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有意刁难
    下了山,刘小波连忙赶到村委会,没想到只有村长一个人在那里。刘小波好奇问道:“先烈叔,环保局人呢?”

    村长说:“是位科长,姓曾。好像跟村里刘大头有关系,到村委会来站了会,就朝刘大头家去了。”

    村里的痞子刘大头,头次调戏谢美玉,这次又和罗雪梅在草垛里啪啪啪的那个。刘小波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

    早听说刘大头有个远房亲戚在城里哪个单位做事的,难不成这位曾科长就是刘大头的远房亲戚?在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十分支持刘小波的工作,偏偏刘大头对着来。主要是头次打了他,他一直怀恨在心呢!

    村长也猜到了曾科长和刘大头家有关系,见刘小波的脸色变的不对,忐忑地问道:“小波,那个曾科长该不会刁难你吧?”

    刘小波现在还不能确切地知道是什么情况,说道:“走,先烈叔,先去见一下这个曾科长再说。”

    于是,刘小波和刘先烈一起朝刘大头家走去。

    到了刘大头家,见一个40岁左右的光头男人,小眼睛,尖下巴,穿的倒是体体面面的,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正和刘大头有说有笑呢!两人聊得十分开心,看来真是亲戚啊!

    刘大头见刘小波来了,脸一下就马了下来,给那个曾科长使了使眼色。曾科长会意,很快停止了笑声,变成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刘小波看出来情况有点不对,曾科长神色变换得太快,里面有猫腻,有很大可能刘大头在里面使了坏。

    但没办法,刘小波还是硬着头皮笑容满面迎上去:“是曾科长啊,欢迎到村里指导我的工作。”刘小波伸出双手握上去,十分客气地说道。

    曾科长倒是伸出手,和刘小波握了握,但语音很冷,说道:“你就是刘小波?我姓曾,名得建,专程奉命下来审察你基地和厂子的环保情况的,我们闲话少说,直如主题,你带我上山去吧!”

    曾得建,真的贱,这名字取得真好。刘小波和村长都是一愣,特别是村长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好的。”刘小波倒是忍住了,忙带着曾科长一起朝东山上去,村长不放心,也一路跟了上来。

    半道上,刘小波从兜里拿出两包软中华烟交给了曾科长。曾科长一见,眼珠儿一亮,也不客气直接收下了。竟然收下了,估计曾科长也不会怎么刁难自己的。

    刘小波和村长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谁料到,曾科长到了山上,瞧见工人们开荒正在砍树,立马眉头就皱了起来。又到上面养兔子的林地走了一圈,他走了下来。然后,对刘小波说道:“你这样不行啊?这面大山,绿树成荫,自然环境这么好,你大肆砍伐树木,是在破坏生态啊!而且这山脚下就是一条小溪,你在山上养兔子,粪便不直接就排到下面溪流里,这是污染环境的。”

    曾科长一边说着,一边小眼睛眨着,一看就是事先就算计好了的。他把秃顶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说道:“不行、不行,你这个审查不能过关。”

    他说得比较坚决,好像是有理可据,理直气壮。

    刘小波和村长一听就愣住了。开荒种地,不砍树斩荆棘怎么能行,该不会是把药材种在树脚下吧?再说开荒后,种上药材,药材根同样能抓住土壤,不能造成水土流失的。

    至于药山兔养殖厂,刘小波已经在申请书里面特别注明了,采用在林地放养的方式,药山兔的粪便能直接被林地消化的,根本不会排到下面小溪的。

    工商局的人都明白这点,很快申请就下来了。按理说环保局的人也看过刘小波的申请书,下来环保审查,不过是走走过场,没想到这曾科长反倒故意刁难啊!

    刘小波忍住心中的火气,很是客气地说道:“曾科长,我在申请书里面已经写了我办基地和养殖厂的举措,对环境绝对没有影响的。您看是不是能重新审查一下?或者是通融一下呢?”

    没想到曾科长一下把一对小眼睛瞪大,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什么可审查的,我说不通过就不通过。”

    曾科长说着也不跟刘小波多说,转过头趾高气扬下山去了。

    刘小波愣了好一会儿,村长在一旁焦急问道:“小波,审查不过,怎么办啊?”

    刘小波咬了咬牙说道:“现在工人都招了,已经在开工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审查不过也得想办法过才行。”

    稍稍思索了下,刘小波对村长说道:“先烈叔,你先下山,想办法不让曾科长走,我马上打电话找人。”

    村长忙“哎”一声,忙不迭下山去了。

    刘小波则掏出苹果手机给许洁打了个电话。

    许洁在那边笑盈盈地问道:“刘小波,是不是审批下来了,你要感谢我啊?”

    刘小波却急着说道:“许洁,不好了,我的环保审批没有通过。”

    肯定是出乎意料,要知道许洁给工商局朋友打了招呼的,城里的机关单位,各局之间互为通气的,按理说工商局这边申请下来,环保局那边的审查也是没有问题的。

    许洁“啊”了一声,惊讶道:“不会吧?”

    “真的,我没有骗你。现在那个曾科长还在咱村没走呢,我正想着办法把他拖住呢!”刘小波着急地说道。

    许洁说道:“对,先把他拖住,只要他没把结论带回局里,事情就好办。让我理理里面的情况,明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怎么会出岔子呢?唔,刘小波,你不会是得罪谁了吧?”

    刘小波老实说了曾科长和村里刘大头的关系,特意说了刘大头跟自己有过节。

    许洁一拍脑门道:“对了,问题肯定出在这里,你别急,我先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行。”

    许洁说着挂了电话。拿着手机,许洁本打算给工商局朋友打电话的,但想了想,虽然他们局与局之间有联系,但有的时候,也不能左右别的局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许洁觉得这事还是从上面往下压才行,于是许洁拨通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的归属地显示是省城的。

    春节这段时间,丽人酒店的生意可算是特别火爆。美果飘香兔更是达到一票难求的状况,价格也是一路高歌猛进,现在涨到5000块一道了,偏偏还没有货。

    年后刘小波就没有送药山兔过来了,何丽知道刘小波在忙厂子的事情,她也希望刘小波的厂子能快点建起来,到时候药山兔就没这么紧缺了。

    突然想了解刘小波建厂的进展情况,何丽给刘小波拨了个电话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