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打你大掉牙
    何丽对刘小波还是比较欣赏的,打通了电话,就亲切地问道:“小波啊,养殖厂现在建成什么情况了啊?”

    刘小波那头正急得猴跳呢,立马把环保审查没通过的情况告诉了何丽。何丽挺关注的,很快了解了情况,然后说道:“小波,你别急,何姐给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人!”

    何丽说着就挂了电话。

    虽然说许洁和何丽都说给刘小波找人,但刘小波心里还是没谱,毕竟他不知道许洁和何丽背后都有什么人。

    正急切着,妹妹刘小雯突然上山来了。刘小雯知道哥哥的基地在开工了,特意跑上来看情况的。瞧着十几号人在荒地里忙活,干得热火朝天,刘小雯可激动了。呵呵,哥哥现在真算是当上了老板了啊!

    殊不知,这个老板可不好当。刘小波现在可是急得不行了,见着刘小雯,刘小波眼睛一亮。小雯的同班好朋友徐珊珊的老爸不是县长吗,徐县长在南城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找他帮忙,说不定这事就成了。

    再说,那次徐县长专门到村里看过自己,说自己在村里干事业,一定会十分支持的。

    刘小波可兴奋了,连忙冲刘小雯招手叫道:“小雯,快来,哥哥给你说事情。”

    见是哥哥叫自己,刘小雯可高兴了,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就过来了,“哥哥,你叫我呢,什么事啊?”

    刘小波就把环保审查没过的事情说给了刘小雯,问刘小雯可不可以找下徐珊珊的县长老爸。

    刘小雯一听,这还得了,哥哥的事业遇到难事,自己必须要帮忙才行啊!刘小雯马上拿出ate9保时捷手机就给徐珊珊打了电话。徐珊珊一听是刘小波的事情,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下来,说立马就给老爸打电话。

    找了徐珊珊这条线,刘小波心里才踏实下来,忙着下山去了。

    打电话问村长在哪里,村长说在刘大头家呢!刘小波连忙赶到刘大头家去。曾科长还没走,现在是中午了,估计要吃了午饭才走,这时候正和刘大头互相打着烟在抽。

    刘小波正要走过去,不料村长气冲冲走出来,二人恰好撞上了。

    “先烈叔,你咋出来了?”

    村长气呼呼地说道:“小波,你不知道,这个曾得建,真是品德跟名字一样啊,真的贱!你不知道,刚才我一路跟着他身后下来,见他到了刘大头家,和刘大头窃窃私语,说的全是你的坏话。原来,刘大头给他说好了,一定要捅你的篓子。他是刘大头的远方亲戚,故意替刘大头整你呢!”

    刘小波虽有料到,但听村长亲自说出,还是气得不得了,对村长说:“走,我们再去会会他。”

    刘小波说着大步朝刘大头家院子走去,村长也跟了去。

    刘小波走到刘大头的院子里,刘大头一眼就看到了刘小波,立马摆出十分得意的神色,用嘲笑的口吻说道:“刘小波,怎么了,你不是很牛逼吗,又是搞基地又是办厂的,怎么环保审查没通过啊?呵呵,我刚才听我曾舅说了,你搞这些会严重破坏环境的,是违规的。我劝你还是别折腾了,好好种地得了!”

    刘小波心里气愤,冷声说道:“刘大头,你别冷嘲热讽的。我的申请方案是合法合规的,也不会破环环境。我知道这里面是你在搞鬼。”

    本来以为刘大头不会承认,没想到这厮实在是太嚣张了。他一下把烟头掐灭掉,然后扔在地上踩熄,翻着眼睛说道:“是我搞鬼又怎么样?你不是牛皮哄哄的吗,当初打我的时候咋没想到有今天啊!告诉你,想要搞基地办厂,门儿都没有!”

    刘大头说到最后,还特意“哼”了一声。一旁的曾得建其实是刘大头老妈娘家那边的人,虽然不是刘大头的亲舅舅,但却是堂家的人,也就是说和刘大头的外公是本家的。再加上小的时候和刘大头老妈一起玩着长大的,算是青梅竹马了,这些年对刘大头老妈一直关照着呢!

    曾得建到了村子就听刘大头说刘小波打了他,可是气得不行了。算起来,刘大头还是自己的外甥侄子,刘小波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刘大头,这口气非得出了不可。于是曾得建才故意刁难刘小波。

    这时候见话说开了,曾得建也不含糊了,直接说道:“刘小波,谁叫你敢打我外侄子,你不知道我特别疼爱大头吗?你打了他就等于是打了我,环保审查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通过的。”

    没想到堂堂国家公务员,居然干出这样的行径,说出这样的话,这是**裸的公报私仇啊!刘小波听了气得七窍生烟,指着曾得建的鼻子说道:“你们公务员不是为人民服务吗,公报私仇,信不信我到城里去告你?”

    曾得建根本就不虚刘小波,反而一脸不屑地说道:“好哇,你有种就去告我啊?看你能不能把我告下课!”

    对方很明显瞧不起刘小波,而且严重地挑衅刘小波,刘小波心里的怒火腾地就烧起来了。

    于是,刘小波重复问道:“你真要公报私仇,对我审查不过?”

    曾得建不耐烦了,很大声说道:“说审查不过就审查不过。”

    刘小波突然把拳头攥紧,准备直接把曾得建打趴下。刘小波一般不轻易出手,但把自己惹火了,可不管你三七二十一,先收拾了你再说。

    刘小波双眼喷出火来,一步步朝曾得建逼近。

    曾得建瞧见刘小波凶狠的模样,心里有点发虚了,但他自恃是国家干部,刘小波打了干部,可是犯了重法。所以他把腰杆挺直,喝斥道:“怎么,你要打我不成?我可是科级干部,你打了我,就犯了大罪,我分分钟把你送进大牢……哎哟……”

    哪晓得一句话还没有说话,刘小波的拳头“呼”地送进,打在他的腮帮上,立马把他嘴巴打歪了,而且飞落两颗门牙!

    “啊……你麻逼的真干打我!”曾得建吐了一口血水惨叫出来。自己是科长,平时在单位,手下也要管十几号人的。平日手下的人对自己恭恭敬敬,哪有被打的。

    曾得建感觉受了奇耻大辱,决定不给刘小波点颜色看看,他就不姓曾。他气呼呼大叫着,立马拿出手机来,准备先给环保局打电话,立马把刘小波环保审查不通过的结论报上去。再接着,就是打110,警队里他有个熟人,非要把刘小波抓进去好好惩戒一番不可。

    哪知道刚刚掏出手机,还没拨号打出去,手机先响了起来。曾得建一愣,拿起来一看,是局里副局长打过来的。曾得建不敢怠慢,连忙接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