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缺老师
    从竹林出来,刘小波边走边擦脸上的唇印,可就是擦不掉。看到前面有个水田,刘小波两步跑过去,捧了清水洗脸,才不唇印擦掉。

    刘小波到了村长家,见刘双双已经招了6个人了,药兔厂虽说面积和种植基地一样大,但平日工作要轻松些,需要不到那么多人,刘双双初定招10个人。

    刘小波从后门走进去,到了刘双双的身后,轻声叫道:“双双。”

    刘双双回过头来,见是刘小波,惊喜极了,连忙过来,问道:“小波哥,你咋来了?”

    “我来找你爸说点事。对了,双双,养殖厂招人给罗雪梅留个名额。”刘小波直接说道。

    刘双双歪着圆圆的脑袋,眨巴着大眼睛好奇问道:“为什么啊?”

    “没为什么,你给她留个名额就行了。”刘小波也不好解释。

    刘双双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小波哥,罗雪梅长得白,而且喜欢和男人睡觉,你该不会是跟他睡觉了吧?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哎哟……”

    没等刘双双说完,刘小波一记响指敲在了她额头上。

    “胡说,你小波哥是那样的人吗?”说着忿忿的转身进屋去了。

    刘双双愣了下,心想:也是,小波哥如果是那样的人,早就和自己那那啥了。竟然不是那样的人,那是为了啥啊?要知道罗雪梅在村里的口碑可不是很好。

    想不明白也就不多想了,刘双双继续招人。

    村长见刘小波来了,高兴地直乐呵,虽然得知刘小波已经吃过了晚饭,还是叫王菊芬炒了两个小菜出来,和刘小波边喝酒吃菜边聊天。

    “小波啊,你来的正好,叔有事跟你说呢!”

    “先烈叔,我来找你也有事情跟你商量。”

    “那你先说。”村长说道。

    刘小波说道:“先烈叔,我想着药材基地和养殖厂在东山上面,平日上山下山非常不方便,加上以后有党参药材还有药山兔大批要运下来,光靠人工的话,费时费力,还特别危险。我想着修一条公路上去。”

    “那是好事啊!”村长一拍大腿说道。

    “我算了下,修一条公路上去造价太高,先不硬化,把毛坯路修出来。不下雨的情况下,货车也可以开上去的。等后面赚了钱,再用水泥硬化。”刘小波深思熟虑地说道。

    “行。小波,东山山腰下面是粮食地。修路肯定会占用粮食地。你今儿来找叔,应该是让叔去村里给村民做工作吧?”

    “知我者先烈叔也,我正是这个意思。”刘小波故意文绉绉地说道。

    “占用粮食地跟占用荒地可不一样,毕竟咱村里人都是靠粮食地生活,这事难度很大。”说到这里,村长忽然抬起头来,说道:“不过,小波,你的事情就是叔的事情,叔一定尽力给你想办法。”

    刘小波心下感动,忙说道:“太谢谢先烈叔了。”

    “小波,我也有一件很急的事情要给你说呢!”

    “嗯,先烈叔,你说。”刘小波专心听着。

    村长咂巴了下嘴,说道:“这不,大年都过了,现在都正月20几了,按理说孩子们该上学了。可是我跑了镇上好多次,都没有把老师调下来。现在村小学楼房是建起来了,没有老师下来上课,孩子们还是上不了学啊!”

    刘小波听着把额头拧成了一条线,点头道:“这可是个大问题,先烈叔,我明天专为这事跑一趟镇里。”

    “嗯。”

    从村长家出来,刘小波回家去了。晚上,练习了半个时辰的导气法决,感应到丹田处的灵力十分充沛,刘小波才满意地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刘小波骑着三轮摩托车朝镇里去。

    镇里是九年一贯制小学校,现在已经开学了。刘小波直接到了学校,去找校长。

    刘小波知道,学校的校长名叫何达庖,是个长得肥头大耳的人。刘小波先到办公室去找,校长办公室里面没有人。刘小波出来见着一个老师,就问他,知道校长在什么地方。

    那个老师挺热情的,说校长这时候应该在教师公寓的屋子里。刘小波谢过了老师,就去教师公寓。

    刚才那个老师告诉刘小波,何校长住在教师公寓302房的,刘小波径直到了302房,正准备敲门,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救命”声。

    刘小波疑惑了,听声音像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而且声音挺急促的,可能正发生着什么事情。

    刘小波可顾不得那么多,凝聚灵力到脚上,重重一脚踹去。这力道大得惊人,连刘小波都有点不敢相信。

    “蓬”一声,刘小波的脚仿如钢铁一般,直接把门踹凹进去一个大坑。与此同时,门也被踢了开来。

    刘小波直接跳进去,听那求救声是从里面卧室传出来的,刘小波立马冲进了卧室。

    这一进去,顿时看惊愣住了。只见一个肥胖的男人正光着屁股把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压在床上。男人的手把女子的外衣扯掉了,露出了里面粉红的罩罩。此刻,男人的两只手正往罩罩上抓。

    刘小波一瞧怒了,卧槽,这是什么鬼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刘小波奔上去一个大脚踹去,正好踹在肥胖男人的大肥屁股上。

    刘小波脚上的力道大得惊人,“嗙”一声,那个男人屁股上多了一个大脚印,从床上滚了下来,摔了个仰翻天,兀自张嘴“哎哟”大骂着。

    “小杂碎,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踹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可是学校的校长!”何达庖气愤愤地“哇哇”大叫着。

    刘小波一听愣了,原来眼前这胖得像是冬瓜的人就是学校校长何达庖啊!刘小波更气了,竟然是校长,怎么能干出如此禽兽行为?

    这时,那个年轻女子哭哭啼啼忙把衣服穿好,躲在了刘小波的身后,身体还瑟瑟发抖。刘小波见这个女子大概就20多岁,长得十分清纯漂亮,跟何达庖的年龄相差好几十岁呢,就算用脚趾头想一下,也知道是何达庖再欺负这个女子。

    何达庖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刘小波很陌生,喝斥道:“小杂碎,你是谁,敢管老子的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小波一点不怕,直接骂道:“何达庖,你身为学校校长,干这么卑鄙龌龊的事情,简直是太贱了,你这样的人不配做校长,不配做人,当个畜生差不多!”

    “什么,你敢骂老子,老子不打得你马满地找牙就不姓何”何达庖说着就掏出手机立马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听到楼梯上传来“嗒嗒”的脚步声,几个长得很壮的男人冲进屋子里,把刘小波围住。

    来的几个男人有30多岁、40多岁的,居然是学校的副校长和主任,还有会计,他们跟何达庖是一丘之貉,是何达庖的爪牙。

    何达庖见这么多人围住了刘小波,一声冷哼,把肥手一挥,凶狠说道:“给老子打,往死里打!”

    几个男人挥着拳头一齐冲了上来,气势惊人,看那模样刘小波非被打得肿成粽子不可。

    躲在刘小波身后的女子吓得瑟瑟发抖,直接大声哭起来。

    哪晓得,忽然听到一阵“嗙嗙”声,几个男人惨叫着全都仰翻倒地。刘小波竖起拳头,拳头上居然闪着奇异的光辉。而几个男人呢,都仰倒在地上,一个眼睛打凹下去,一个鼻梁打断,一个嘴巴打歪,甚至还有一个,额头肿了个大青包。

    何达庖和那女子都看傻眼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