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到咱村任教
    刘小波惊诧地看了看手中的拳头,这力道又增加了不少啊!

    何达庖愣了好半天,恼羞成怒,抄起一张木凳就朝刘小波的脑袋砸来。刘小波直接送拳出去,坚硬的拳头把木凳击碎,力道不减,“砰”一拳击在了何达庖的胸膛上。

    何达庖感觉胸膛一闷,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出来,被打仰倒在地上。

    “啊,老子、老子吐血啦……哇……”何达庖平日高高在上,这时候栽了跟头,顿时惊恐地大叫起来。

    刘小波打得还不过瘾,本来还想上去补几拳的,不料那个女子已经十分害怕了,拽住刘小波的衣角,把刘小波朝门外拉。

    没办法,只有先饶了这几个畜生。

    刘小波和女子出了教师公寓,女子害怕地哭起来。

    “完了、完了,学校领导都被打了,我还咋个在学校教书啊……呜呜……”女子急得眼泪珠子一连串滚下来。

    刘小波愣了下,忙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女孩子名叫张雪,是今年刚刚考到乡镇学校的特岗老师,也是今年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十分年轻,才22岁。

    张雪长得清秀漂亮,清纯可爱,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她来这个学校,并不知道这个学校的校长何达庖就是衣冠禽兽。

    何达庖,又名何大炮,平日里风流成性,仗着权威,专欺负学校漂亮的女老师。好多女老师刚来都没逃过他的魔爪。

    他见着张雪第一眼色心就起来了,假装叫张雪到宿舍来汇报工作,趁机非礼张雪。

    一般汇报工作都在办公室的,何达庖却叫张雪到公寓宿舍,张雪有怀疑过,但想着学校是一方净土,也没多加考虑,就直接去了。

    没想到何达庖衣冠禽兽,直接把张雪推到……幸亏后面刘小波过来了。

    刘小波听到这里,拧起拳头一个重拳砸在墙头上,何达庖真是连畜生都不如啊,早知道刚才就直接把他打残废了。

    如果张雪继续在学校呆下去,不仅会被何达庖等爪牙刁难不说,而且后面还有更大的危险。

    刘小波忽然眼睛一亮,对张雪说道:“张老师,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到咱们九角村上课。今儿本来我就是来找何达庖要老师的。”

    “到村里?”张雪怔住了,她是从外县考到这个县的,分到这个镇里来的时候,她觉得这个镇子特别偏远,交通也不好,来的时候心里都委屈了两分。

    镇上条件都这个样子,那村里的条件还不知道咋样?

    张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半晌吞吞吐吐说道:“可是、可是我是分到这个学校的,我的聘任关系都在这个学校啊!”

    刘小波笑道:“张老师,你放心,九角村属于镇子管辖,你在村里上课,聘任关系同样生效。”

    “可是,我下去村子了,何校长取消了我的聘任合同怎么办?”张老师还是十分担心,要知道大学生毕业能考到一个稳定的工作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张雪不想自己辛辛苦苦考的特岗编制,被取消掉了。

    刘小波对特岗教师还是比较了解的,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自己也想去靠教师呢,但最终没有去。

    刘小波笑着说道:“张老师,你想多了。你们特岗招聘是省上统一招聘的,由省上直接拨款发工资,关系也是由省上委托和本地教育局直接签署的。所以他何达庖区区一个校长,是没有任何权利取消你的特岗编制。”

    张雪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担心说道:“万一他到教育局说我坏话怎么办?”

    刘小波把眉毛一竖,喝道:“他敢!他敢去我就敢打残他!”这句话说的凶狠狠的,再配上刘小波凶恶的表情,把张雪都吓了一跳。

    见张雪被自己吓住了,刘小波挺不好意思的,神色一缓,说道:“他如果敢使坏,我就去找关系,让他分分钟钟下课。呵呵,再说,就算国家不给你发工资,你只要到咱九角村来上课,我每个月给你发工资!”

    听着刘小波这番豪气冲云霄的话,张雪可好奇了,目光直愣愣打量刘小波。见刘小波长得挺黝黑,穿的衣服也土里土气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啊!

    他这样的,应该就是农村种地的吧,用什么给自个儿发工资啊?

    不过张雪心里也知道,自己再留在镇里学校,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干脆就跟刘小波先到村里吧!再说,刚才不是刘小波救她,她已经被何达庖侮辱了。她心里感激刘小波呢!

    于是,她闪动着眸子,朝刘小波点了点头。

    刘小波一见她同意了,可高兴了,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十足的阳光。与此同时,伸出手掌,爽朗地说道:“你好,张雪老师,我叫刘小波,比你大,以后你就叫我小波哥吧!”

    今儿真是不虚此行啊,打了一架过了手瘾不说,还带回了个美女老师。

    在回村的路上,刘小波一边骑着三轮摩托车,一边高兴地哼着曲子。张雪还是第一次到村下面来,看着村子里的情形,可新鲜了,转着脑袋四处看。一会儿问这,一会儿问那。比如说,看见农民在田里插秧,惊喜地说道:“啊,那就是插秧啊,我们吃的米饭就是这么来的吧?”

    “咦,那牛怎么长着弯弯的角,身上还是青黑色的。书上说的不都是老黄牛吗?”

    “……”

    张雪一骨碌问了好多问题,问的都是农村里很常见的事情。刘小波讶异地嘴巴张大得像是鸡蛋,半晌问道:“张老师,你家住城里的吧?”

    “嗯,我家住在d县县城的。”张雪点头说道。

    “难怪啊!”于是,刘小波把张雪问的所有问题都耐心给她解答了一遍,张雪非常专心地听着。见刘小波这么有耐心,对刘小波也有了好感。

    三轮摩托车在泥巴道路上颠簸着,刘小波已经习惯了,张雪可不行了。到了九角村学校的时候,张雪一下车就呕吐起来,呕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刘小波瞧见,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连忙用手去拍她的后背。往往这样拍拍,会好受一些。

    正拍着,谢美玉过来了。村卫生所和村小学本来就相距不远,刘小波骑三轮摩托车“哐当哐当”的声音,谢美玉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一听就知道是刘小波。

    现在她可是全身心系在刘小波的身上,立马出来找刘小波,哪晓得一出来,就瞧见刘小波十分爱怜地用手拍着一个清纯小美女的背。

    谢美玉心里立马生起了酸意,不过当着外人的面,谢美玉也不好发作,而是“咳咳”了两声。

    刘小波瞧见了谢美玉,并没有觉得拍着美女的背有什么,而是急切地说道:“美玉,还愣着干什么啊,这位张老师是来咱村任教的新老师,晕车呢,快去倒杯热水来。”

    “原来是新来的老师啊!”谢美玉心里那点酸意立马被惊喜取代了,这下好了,老师来了,村里的孩子可以上学啦!

    谢美玉“哦”了一声,忙不迭跑到卫生所去倒热水。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