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立马就批
    刘小波心里很是不爽,拉住小袁说道:“小袁同志,你应该知道大山村里的条件有多么差,多么落后。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我办药材种植基地和药山兔养殖厂的目的就是要带领全村人致富,我是为了改善村子里的条件,让村民都能过上好日子。”

    没想到小袁听了嗤之以鼻,“切”了一声,提高嗓门说道:“骗谁呢?你这样的人我可见多了,自己办厂子赚钱,把污水脏东西排出来污染环境,危害别人,你们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最没良心。”

    刘小波一听小袁居然骂自己没有良心,立马就火了,他的脸一下阴沉下来,牙齿缝里挤出字:“你说谁没良心?有种再说一遍?”

    村里的人就是自己的父老乡亲,刘小波在村里做什么都是把村里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如今,小袁居然说自己没良心,刘小波哪里会不火。

    见刘小波脸上露出阴蜇的表情,样子挺可怕的,小袁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不过他仗着自己的身份,很快把身板挺起来,大着胆说道:“就说你没良心,你想咋地?不信你还敢打我?打国家公务员可是犯重法的。”

    小袁搬出自己的身份,就是想把刘小波吓住。

    但刘小波哪里管你是国家公务员,头次有两名国家公务员都被自己打了呢!刘小波攥紧拳头就要迎上去。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恰好路过这里。那个中年男人拿着个公文包,头上谢顶了的。他一眼瞧到了刘小波,立马“咦”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哦,这不是九角村的优秀青年刘小波吗?”中年男人立即言笑晏晏迎了上来,热情地伸出手和刘小波的手握在了一起。

    刘小波认了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镇长齐根生。齐根生头次被徐县长叫到村里来,跟刘小波互相都认识。

    而且齐镇长知道,刘小波可是跟徐县长关系特别的好。徐县长离开镇子的时候,特意叮嘱了的,刘小波要干什么事,必须要优先照顾。所以,不能有半点的怠慢。

    “齐镇长您好。”刘小波也表现出十分的客气。

    一旁的小袁一瞧,怔住了。“这小子怎么认识齐镇长啊?而且看起来还挺熟的样子?”

    小袁感觉有点不对劲,脸上肌肉不由地抽了抽。

    只听齐镇长问道:“刘小波,听说你在村里办起基地养殖厂了,真是优秀能干啊!年轻人就该这样,干实事,干事业。嗯,我以后得叫你小波厂长了。”

    说着,齐镇长转过脸来瞧了瞧小袁,又回头瞧了瞧刘小波,好奇地问道:“小波厂长,你找小袁同志是要办什么事情啊?”

    刘小波盯了一眼小袁,见小袁的脸已经变成绿色了。“哼”了一声说道:“齐镇长,我准备修路到山上去,连接我的药材基地和厂子,我把申请和规划图纸都拿过来了,小袁同志死活不批呢!”

    “什么?有这事啊?”齐镇长立马掉头,盯着小袁。小袁被镇长一盯,心里更害怕了,忙支支吾吾说道:“齐镇长,他、他修路占粮食地……”

    齐镇长很不满地说道:“不就是占用一点粮食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修路可是利在千秋的事情,会改变乡村贫穷的现状,是大事,你赶快批了!”

    “啊!”小袁顿时一脸懵逼住了。

    见小袁还愣着,齐镇长凑过去,沉声说道:“小波厂长可不是普通人,县里的徐县长都亲自带着礼品登门拜访了的。徐县长对小波厂长可照顾了,你可得罪不起。”

    小袁一听,两个眼珠子立马瞪得铜铃大。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其貌不扬的小子居然能攀上徐县长的关系。

    小袁立马为刚才的莽撞后悔不迭,瞬间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弯。赔着笑说道:“那个,小波厂长,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跟你开玩笑来着了。好好,您等着,我马上给你办。”

    小袁说完,马上拿过刘小波的资料,看都没看,直接签字盖章了。然后,恭恭敬敬交到了刘小波的手里。

    刘小波瞧了瞧,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袁幸亏转变得快,不然今天可有苦果子吃了。刘小波满意地回村去了。

    回到村里,刘小波和村长挨家挨户去做工作。凡是占了坡地的,按照面积给村民补偿征地款。而且树木按棵树补偿,特别是果树,价格更高。

    刘小波和村长商量好了的,给村民的补偿比正常标准更高。别人一亩1万块,他出到1万5。树木赔偿更加高。按照正常标准,普通的树木达到碗口粗补偿100块钱一根,果树挂果了的,300块钱一根。

    刘小波大手一挥,普通树不论大小一律150块钱一根。果树不论是否挂果,一律350块一根。这补偿价格,可是方圆几百里从没有给过的高价格。

    村民们想,反正是坡地,平常也没有什么经济价值,能补偿这么高的钱,村民们哪有不同意的,于是全部点头答应了。

    忙活了一天,刘小波叫村长到自家吃饭。村长说,今晚刘双双要下山来,在家里住一晚,他得回去陪女儿好好吃顿饭。要知道刘双双当上药兔厂的管理领导后,天天忙活得不知黑天白天,索性前几天直接搬到山上住去了。

    药材种植基地和药兔厂这么多工人,每天肯定要吃喝拉撒休息的。刘小波特意在山上建了好几间厂房,专门请了人在山上做饭,还设了床铺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的。工人们吃过饭,可以直接在山上休息。刘双双呢,也是一连在山上住几天才下来。

    “小波,还没吃你拿给我的蔬菜呢!双双丫头下来,今晚我叫屋头那婆娘好好给她做几个菜,让她美美吃一顿。”

    谁知天下父母心,尽是为了儿女。刘小波听了有些感动,于是点头,让村长回去了。

    村长走后,刘小波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二叔家走去。到了二叔家,见二叔刘大文正和堂哥刘四毛一起从田埂里回来。两人都把裤腿挽得高高的,一看就知道在田间劳动了的。

    让刘小波感到讶异的是,刘四毛居然也劳动了的,要知道以前刘四毛可是个好吃懒做的人,一般都不干活的。

    “二叔,四毛哥。”刘小波老远叫道。

    “是小波来了。”刘大文惊喜地叫道。

    “小波,你咋来了?”刘四毛对刘小波的态度跟以前迥然不同了,话语里带着丝亲切。

    刘小波知道是因为自己救过刘四毛,刘四毛对自己改变了看法,态度好转了。

    “二叔,四毛哥,我是来跟你们商量一件事情的。”刘小波非常诚恳地说道。

    “什么事情啊,小波,你就不要跟二叔客气了,直接说呗!”刘大文对这个侄子挺关怀的。

    于是,刘小波把修公路上山要占三分粮食地的事情给刘大文说了。

    刘大文听了立马就犯难了。要知道大山村民主要是靠粮食地生活的,小波修路占三分去,以后每年家里的口粮就要少很多下来。刘大文犯难也是符合情理的。

    “小波,你帮了二叔家这么多,按理说二叔应该同意的。只是粮食地……”刘大文吞吞吐吐说道。

    刘小波没等刘大文说完,打断说道:“二叔,你放心,我不会白占你家的粮食地的。按照以往占地的赔偿标准,粮食地一亩赔偿3万块,我给二叔加1万,4万块,二叔看怎么样?”

    4万块一亩,3分地就有12万。要知道1万2千块对年收入只有几千块的村民们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了。

    四更送上,庆国庆,感谢大家的一直支持,祝大家节日快乐……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