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嚣张的刘大头
    踢死了老鼠,刘小波走近瞧,我的天,这只老鼠的确够大。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啊?”刘小波挠着脑袋想不明白。

    张雪见刘小波一脚把老鼠踢死了,才没那么害怕了,不过还是坐在床上,抽泣不停。

    刘小波知道张雪特别害怕这只老鼠,就抓住老鼠的尾巴,把它提了起来,然后扔到外面去了。

    原来这只老鼠十分胆大,前两晚的时候就偷偷摸摸进来,窸窸窣窣地在屋子里鼓捣着。张雪胆小,睡在床上,听见声音却不敢起来。

    开先,张雪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屋子里鼓捣,直到今晚才发现是只老鼠。

    原来今晚这只老鼠胆儿更大了,很早就溜到了屋子来,一进屋子就钻到蛇皮口袋里偷菜吃。

    张雪吃了一些刘小波拿来的菜,只觉得十分好吃。这种菜有着一种特殊的美味,就算是不放任何佐料,用清水煮出来的,都十分好吃。

    张雪才不允许有东西偷菜呢,抓了扫帚过去要打。但没想到的是,老鼠一下子跑出来,超大的个头当场就把张雪吓哭了。

    张雪哪里见过这么大个的老鼠,被吓到床上蜷缩住不敢下来。而老鼠同样受了惊吓,一溜烟躲到了柜子下面。

    刘小波听了陷入沉思,心下突然生起了一点疑心。要知道,在九角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超大型的老鼠的。有没可能老鼠连续几晚偷吃了蔬菜,而蔬菜又是用灵蛇雨露浇灌出来的,老鼠才长这么大个的?

    但刘小波又想人吃了蔬菜,好像有没见长什么个儿。一时间自己也拿不准是什么原因了。

    不管怎样,现在老鼠被打死了,安慰张雪不要害怕才是对的。

    刘小波瞧着张雪那娇弱发颤的身子,脸上还有泪痕,不由地一阵心怜。走了过去,到床边,柔声说道:“小雪,不要害怕了,老鼠已经被我打死了。”

    刘小波结实的身躯在床边站得笔直的,张雪忽然间抬起头来,仰望间忽然觉得刘小波的身躯好高大。

    想着那只令人毛骨悚然的大老鼠,张雪心里还是后怕,忽然一头扎在了刘小波的怀里,哭起来。

    张雪的发丝轻柔,在刘小波的怀里,有点柔软似水的感觉。刘小波轻轻揽住她的脑袋,安慰说道:“别哭了,小雪,有我在,不说一只老鼠,就算有10只大老鼠,我也会踢死它们的。”

    刘小波说得挺滑稽的,张雪忍不住破涕为笑。平复了情绪,忽然发现自己的脑袋还扎在刘小波的怀里,小脸蛋一下就红了。张雪连忙出了刘小波的怀里。

    “小波哥,谢谢你……”张雪感觉脸蛋发烫,不敢正眼瞧刘小波,轻声说道。

    “没事。”刘小波见张雪不哭了,心里高兴,呵呵笑着。

    “对了,小雪,这几天你的寒症又犯没啊?”刘小波担心张雪的寒症,关切地问道。

    张雪疑惑地说道:“咦,怪了,这几天寒症都没犯过。要是以前,如果没吃药,隔两天就要犯的。”

    听张雪这样说,刘小波放心了。在心里细细琢磨了下,不免惊喜,难不成是灵蛇雨露彻底治好了张雪的寒症?要知道张雪的寒症可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啊,看了好多医生吃了好多药都没有好。

    如果灵蛇雨露真能彻底根治掉张雪的寒症,那就太好了。

    刘小波决定后面再观察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刘小波就起来了,吃过早饭,出门去。刚刚出院子,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长。

    “先烈叔,这么早就过来找我?”刘小波好奇地问道。

    村长一脸惊喜的表情,说道:“小波啊,你家的蔬菜到底是怎么种出来的啊?简直是太好吃了,一吃了就停不了口。昨晚我叫你菊芬嫂子炒了几盘出来,我和双双丫头几下就吃光了。还不够,又叫你菊芬嫂子去炒。又炒了一大盆,我们很快又迫不及待地吃光了。”

    刘小波听了得意笑道:“先烈叔,我就说了,我种的蔬菜特别好吃,你还不信,这下信了吧?”

    “信了、信了!”村长一个劲儿地点头说。

    “那你觉得我这个蔬菜能不能卖高价?”刘小波故意问道。

    村长想也没想,直接说道:“绝对能卖高价!”说到这里眼睛一亮,“小波,难怪你家上好的粮食地不种粮食,反倒是种蔬菜。种这样好吃的蔬菜一定会比种粮食划算得多。”

    刘小波点了点头。

    村长对刘小波已经是心悦诚服,甚至有些小小的崇拜。

    刘小波大学毕业回村,在村里里大展拳脚,种啥都种得好。种党参能种出卖到25元一斤的极品党参,养药山兔也能卖到300块一只的高价。再说这蔬菜,凭着这么鲜美的味道,卖高价是没有丁点问题的。

    再想想自己的党参地,种上三年也卖不了多少钱,到现在几乎是凋敝了。村长不由一阵气馁。忽然灵机一动,满怀惊喜地对刘小波说道:“小波,要不叔把自己几亩党参地全拿来种蔬菜吧?到时候你给叔指导指导,让叔也赚点钱?”

    想着村长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自己也没怎么帮衬村长的。于是,刘小波点了点头,爽快地说道:“行,先烈叔。反正你家党参地已经凋敝了,你就把地犁了,这次和咱家的一个时间种。到时候我到城里联系了买家,可以一起收获了卖。”

    “那太好了!”村长搓着手,心里可激动了。

    村长已经迫不及待了,立马回去忙活着犁地了。

    刘小波准备去刘大头家的,本来想喊村长一起去的,但瞧着村长那激动劲儿,也就不好叫了。

    于是,刘小波一个人朝刘大头家去。

    到了刘大头家,见刘大头家房门紧闭着,估摸着刘大头还在睡懒觉没起来呢!刘小波走过去敲门,叫道:“刘大头。”

    “谁呀,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刘大头叽里咕噜地起来,很不高兴过来把门打开了。

    打开门一瞧是刘小波,刘大头眉头立马就皱起来了。在村里,他最讨厌的就是刘小波,他已经把刘小波列为自己的死对头行列了。所以没好奇地问道:“喂,刘小波,你这么大早敲我的门干什么?”

    刘大头故意把门关成一条缝,他讨厌刘小波,同时也戒备着刘小波。要知道刘小波的拳头他可是领教过了,厉害得不行,

    刘小波今天特意是示好来了,上山的公路必须要往刘大头家的半亩地过,不说服刘大头,上山的公路就修不成。

    刘小波“嘿嘿”笑道:“大头哥,我今天特意来给你说个事情的。”

    “什么事情?你说。”刘大头始终守着门口一条缝,不让刘小波进来。

    刘小波本想进去和刘大头详谈的,看这架势是不行的了,于是只有硬着头皮说了上山公路占半亩地的事情。

    果然不如所料,刘大头一听立马吆喝起来:“刘小波,你以为你是老几啊?修路?占我家粮食地?门儿都没有。”

    刘小波笑道:“大头哥,我不会白占你的地的,我会给你补偿款的……”

    以前都是自己在刘小波面前栽跟头,现在刘小波忽然求自己来了。除了气愤,刘大头心里还有丝得意,立即趾高气扬起来了。

    “去,谁要你的补偿款!老子不稀罕!”刘大头大声说道。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