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校长来要人
    “不还了……不还了……”那个混混龇牙咧嘴地大叫着。刘小波这才把脚松了开来,喝道:“都滚。”

    “好、好,滚、滚……”几个混混吓得半死,连滚带爬逃远去了。

    刘大头愣了好一阵,双膝一曲,跪倒在刘小波的面前,说道:“小波,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刘小波看也不看他一眼,故意转头要走。刘大头连忙把刘小波叫住。

    刘小波回过头,讶异问道:“大头哥,还有什么事啊?”

    “那个,修山路占粮食地的事我答应你了。”刘大头颇为感激地说道。

    “真的?”刘小波立马笑出声来,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啊!刘小波言笑晏晏的,口气缓和下来,说道:“好,大头哥,你竟然这样说了,我也不亏待你,我按4万块一亩的价格补偿,要占你家半亩地,我给你2万块。等下我就要到镇上取钱,到时候你到村委会拿钱就是了。”

    “嘿嘿,小波,那个你要占地占就是了,用不着给钱的。”刘大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要知道刚才不是刘小波,他的一根手指头就被削掉了。刘小波把几个混混痛打了一顿,还帮他免掉了2万块赌债。他哪好意思再要刘小波的钱。

    想着以前处处跟刘小波做对,刘大头挺不好意思的。

    但是刘小波却不干,说道:“那怎么行,我绝对不会白占你的地的,2万块等会你就过来拿!”

    见刘小波态度坚决,刘大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毕竟是2万块巨款,谁见了不动心啊!

    正在心里想着,刘小波忽然说道:“大头哥,钱给你了,你可不能再去赌了,赌博害人,你还是找点正经事情做做。”

    “是是,小波教训的是,从此以后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刘大头点头脑袋如鸡啄米一般。

    刘小波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刘小波做什么事情喜欢雷厉风行,从刘大头家出来,就去镇里银行去了。

    本来一次性取太多的钱要提前预约的,但恰好银行里今天有不少现金,那个坐柜台的小妹儿十分热情,就给刘小波取了。刘小波一共取了10万块回来。

    刘小波提着钱回村去。

    下午,刘小波叫村长在村委会的大喇叭里通知了,凡是涉及到修路占地的村民,下午2点钟到村委会签字领钱。

    一共有10来户村民,不是很多。中午的时候,刘小波和村长、会计就把每家要补偿的款算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10来户村民都来了。大家虽然被占了地,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刘小波的赔偿额度非常高,他们一点不吃亏,还能赚上不少了。

    村长负责让村民核对签字,村里的会计帮助刘小波发钱。村民们少的领四五千,多的领一两万。大家有说有笑,乐呵着一个劲儿给刘小波说谢谢。

    征地工作完成,村长联系镇里路桥工程队的薛队长,很快,薛队长就带着工程队员进了村子。

    跟着工程队人一起来的还有一台挖掘机,一台推土机。挖掘机和推土机“轰隆隆”地叫着,像是两头怪兽一样,什么都能干。村里人很少见过这么厉害的机器,挖土推坡就像是镰刀割草一样简单,把村里人都看傻眼了。

    仅仅一周的时间,到山里的毛坯路就推了出来。接下来就是扩宽也碾平,因为以后有大货车要经常开上来的,所以路基一定要牢实。

    薛队长是个非常严谨的人,在这方面可用心了。

    这天上午,刘小波正在山上查看修路工程情况,忽然裤兜里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刘小波拿出来一瞧,是谢美玉打来的,连忙接听,谢美玉在那边着急地说道:“小波,不好了,村小学来了几个人,好像是找茬的。”

    “什么?”刘小波一听,立马急了,顾不得山上了,揣了电话就朝山下跑。

    很快到了村小学,见村长、谢美玉还有一些村民正围着几个人。看那情况,好像是杠上了。

    刘小波不知道什么情况,连忙走过去。大家看见刘小波来了,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立马闪开一条道来。

    “小波,你可来了?”

    “怎么回事?”刘小波纳闷地问道。

    “镇里的何校长来了,说要把张雪老师带回去呢?”

    刘小波开始还没反映过来,何校长,哪个何校长?很快就反映过来了,应该是镇学校校长何达庖,刘小波的眉头一下子就大皱起来。

    刘小波直接走进去,果然见何达庖带着他的爪牙,也就是副校长、主任、会计几个,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气势汹汹地把张雪围住了。

    “张雪,你一句话,到底跟不跟我们回去?”何达庖阴笑着威逼问道。

    张雪一瞧见何达庖,就想起那天何达庖把自己压住的事情,心里一阵后怕,眼眶都红了,摇头说道:“不、我不跟你回去。”

    “好哇,我作为一个校长,亲自下来请你,你都不回去,你简直是不识好歹!”何达庖露出一脸凶相。

    要知道张雪清纯漂亮,他一眼就相中了,这样的美女教师,本该成为自己身下的玩物,没曾想被半路杀出的穷小子给拐走了。他很不甘心,打听下才知道张雪被穷小子拐到九角村上课了,当即就带了爪牙撵了下来。

    今天,何达庖是铁了心要把张雪带回去的。这么大一块鲜肉,不吃进嘴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对方毕竟是校长,张雪还是有点害怕的,见何达庖露出凶相,心里一阵慌乱。

    “何、何校长,我在九角村上课挺好的……这里的孩子也喜欢我……”张雪抽泣着说道。她不能回去,回去了一定逃不了何达庖的魔爪。另外,她也很喜欢九角村这个地方,喜欢这里的孩子,喜欢这里淳朴的村民。

    “哼,你的决定权在我的手里,不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你竟然考聘到我们学校,那就要听从我的指挥。村里上课几乎都是代课老师,你如果执意要在这里教,我就上报到教育局,说你脱岗,取消你的正式编制。哼,凭我在教育局的关系,没有什么事情办不了的。”

    张雪最怕的就是取消她的编制,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考个稳定工作真的很难。张雪心里像是沉入到寒冰中。

    “何校长,求你别……”张雪再说不下去,一下就哭了。

    见张雪害怕了,哭了,何达庖可得意了。用一对色眯眯的眼睛瞅着张雪,这张雪果然是美人胚子,哭起来都这么好看。如果不是在众人眼目睽睽下,何达庖又忍不住扑上去,把张雪给压住了。

    “哼,怕了吧?怕了就赶快跟我回镇里。”何校长气焰颇为嚣张地说道。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冷声说道:“何达庖,你有种今天就把张雪老师带走,我绝对让你出不了九角村!”

    这话一出,大家伙儿都看过来了。

    是谁啊,口气这么大?瞧见是刘小波,村民们高兴不已。

    何达庖和几个爪牙,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即瞧见正是那天打自己几个的小子来了,立马恨得牙痒痒的。

    几个恨不得立马上前把刘小波按抓一阵狂扁,但看着刘小波阴蜇的面容和威猛的气质,想起那天被刘小波两三下撂倒的情形,个个心里发怵不敢上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