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再次出招
    刘小波扑上去把谢美玉压住,然后双手很不老实地就朝谢美玉的衣服里摸,谢美玉“啊”声轻叫了一声,故意啐道:“小波,轻点,你妹妹就睡在隔壁屋子里呢!”

    原来刘小波的卧室和妹妹刘小雯的卧室都在二楼上,是屋子挨着屋子的,只有一墙之隔。

    在村卫生所的时候,就算刘小波和自己弄出很大的动静来,她也不怕,因为村卫生所单家独户的,晚上根本没有人听见。

    现在在刘小波家就不一样了,刘小雯住在隔壁不说,刘大明和张晓碧睡在楼下,如果动静稍微大一点,就会被听见。谢美玉想着就觉得尴尬极了。

    没想到刘小波一点不在乎,嬉笑道:“美玉,你咋想那么多。小雯知道今晚是他哥哥洞房花烛夜,有什么动静她也会理解的。”

    谢美玉更羞赧了,娇嗔道:“小雯还是学生呢?让她听见了多不好。”

    刘小波把嘴巴靠近谢美玉的耳朵,“美玉,你别看她年龄小,什么都知道,肚子里坏点子多着呢!”

    刘小波一说话,嘴里的热气就哈出,谢美玉顿时感觉耳朵处一阵痒。恰好刘小波又压在自己身上,胸前的丰盈也被刘小波按住,谢美玉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映。

    微微娇喘,谢美玉的眼眸迷茫起来。

    刘小波瞧见,喜上眉梢,直接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刘小波体力强悍,折腾了大半晚上。早上的时候,刘小波起床了,谢美玉还像是一摊泥一样软在床上。

    刘小波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摸着她的小脸蛋心疼地说道:“美玉,如果身体还软着,你就再睡一会儿吧,我今天还有事情呢,得到东山上去一趟。”

    谢美玉现在十分依恋眼前这个男人了,把玉臂伸出来,环在刘小波的脖子上,撒娇说道:“小波,昨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为什么今早上不多睡一会儿啊?”

    刘小波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美玉,我是男人,得干活呢!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得去寻虫虫,得让你这只小母鸟过上不缺虫吃的幸福日子啊!”

    谢美玉心里欢喜极了,忍不住在刘小波的脸上也亲了一口,理解地说道:“小波,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你去忙吧!”

    刘小波出了屋子,没想到刘小雯也恰好出来。

    刘小波打量刘小雯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好奇问道:“小雯,你的眼睛上面咋有两个黑眼圈啊?”

    刘小雯嘟着嘴用恶狠狠的目光盯了刘小波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怪你,害得我昨晚一晚上没睡着觉。”

    刘小波一时间没听明白,纳闷问道:“你没睡好觉关我什么事啊?”

    刘小雯想直接说出来,昨晚隔壁动静太大,持续到大半晚上,扰得自己一晚上都热得睡不着。但话到嘴边又羞于说出来。

    刘小雯气得“哼”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

    “喂,小雯,你的两位同学呢?”刘小波在后面追问道。

    “你关心你的娇美娘去吧,关心我的同学干嘛?昨天她俩坐许洁的车回城去了。”刘小雯头也不回地说道。

    刘小波“哦”了一声,昨天的确太忙了,不能面面俱到,有可能怠慢了一些客人,今儿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得知徐珊珊和杨晓会已经回城了,刘小波心里松了一口气。

    吃过早饭,刘小波上山到了药山兔养殖厂,找到刘大头。刘大头笑着调侃道:“小波,昨晚洞房花烛夜,你难道不累啊,这么早就爬起来了?”

    刘小波说:“大头哥,别开玩笑了,我上来是找你有事情的。”

    见刘小波一本正经的样子,刘大头连忙正了正色,问道:“小波,什么事情啊?”

    “大头哥,镇里的那些屠夫,以前跟廖德伟合作的,你熟不熟悉?”

    刘大头颇为得意的说道:“不是我刘大头吹,镇里的屠夫没有一个我不熟悉的。”

    原来刘大头先前可是跟着廖德伟混的,对镇里的屠夫都很熟悉。因为那些屠夫都在廖德伟家里买毛猪的,所以久而久之就熟悉了。

    “小波,你问那些屠夫干嘛啊?”刘大头十分纳闷地问道。

    刘小波朝刘大头招了招手,示意刘大头把耳朵凑过来,一副神秘兮兮地样子说:“大头哥,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小波,有什么事你就给我说,我能帮到的一定帮到。”刘大头十分仗义地说道。

    刘小波说:“我再给你拿3000块钱,你到镇上把那些屠夫都请到镇上的酒楼里吃喝一顿,就说我刘小波和刘得全两兄弟在九角村办了一个养猪场。廖德伟卖给他们8块钱一斤的毛猪,我卖给他们只要6块钱。现在镇里很多人都知道刘得主两兄弟卖的猪肉特别好吃,那些屠夫也都是知道的。如果他们到我的养猪场买毛猪,猪肉一定好卖。”

    刘大头明白过来,兴奋地点头:“是啊,小波,头次你叫我到镇上去散播消息。镇上的人都认为你的气势已经把廖德伟给压住了。大家伙儿都偏向了你。当时我瞧那些屠夫已经开始犹豫了,这时候如果再说你有毛猪卖,而且价格这么低,一定会到你这里买毛猪的。”

    刘小波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对,就是这样。”

    “嗯,放心,小波,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刘大头表态说道。

    “好。”刘小波给刘大头数了3000块钱,然后给刘大头请了一天假,刘大头揣着钱就下山去了。

    今儿镇上就没有几个屠夫在卖猪肉的,刘大头到镇上瞧了,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就找了一个以前比较熟的屠夫问是什么情况。

    那个屠夫摇头叹气地说道:“廖德伟说这段时间闹猪瘟,他家的养猪厂毛猪数量减少,卖不出这么多毛猪。”

    一旁又走来另一个屠夫,听了这话,没好气说道:“廖德伟说假话呢,明明这段时间就没有闹猪瘟。他故意不把毛猪卖出来,就是为了坐地抬价。”

    先前那个屠夫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恨恨说道:“廖德伟太黑了吧,先前把毛猪的价格抬到了8元一斤,现在还要抬价,还叫我们这些卖肉的活不活啊?”

    “是啊,我们8块钱收购毛猪,杀了除去毛和内脏,卖15块钱一斤,还能赚什么钱啊?”

    屠夫点头,“加上人家刘得全两兄弟不知道到哪里收购来的毛猪,猪肉才卖10块钱一斤,镇里人都到他那里买,我们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两个屠夫说着一阵摇头丧气,感觉前景已经十分渺茫了。

    刘大头见时机成熟,连忙把两个屠夫拉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两位大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刘得主和刘得全两兄弟不会到镇上卖猪肉了。”

    两个屠夫一听,顿时愣住了,惊讶问道:“为什么啊?”

    刘大头说:“因为他两兄弟和刘小波合股办了家养猪场,以后只卖毛猪,不卖猪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