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抢顾客
    两个屠夫一听,顿时惊得下巴差点掉落下来,“什么?他两兄弟办上养猪厂了?”

    刘大头连忙说道:“是啊,刘小波你们都认识吧?就是九角村那个办种植基地和药山兔养殖厂的刘小波,可有实力了。头次把廖德伟的两条腿都打折了。就是这个刘小波出资和刘得主两兄弟一起合股办了个养猪场。嘿嘿,以后咱们镇上就有两家养猪场出售毛猪了。”

    两个屠夫心里为之一动,刘小波的大名他们哪有不知道的。头次单枪匹马闯入到廖德伟的养猪厂里,把廖德伟的双腿打折了。这还不算,就是平日在镇上威风八面的警卫室警长,也被刘小波拉下了课。

    刘小波可谓是一战成名了,现在镇上哪里还有不认识刘小波的。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现在镇上大部分人心里都知道,刘小波是镇上唯一可以和廖德伟对抗的人。

    “嘿嘿。”两个屠夫一下子就露出了笑容,“大头兄弟,听说你现在在刘小波的药山兔养殖场里当保安,你在刘小波面前说话肯定好使了。”

    这句话可是说到刘大头的心坎里去了,刘大头得意得尾巴都差点翘起来了,点头道:“那是,小波对我可器用了,经常对我委以重用。”

    两个屠夫一听,乐坏了,连忙巴结起来。

    “大头兄弟,你能不能帮咱们问一下刘小波的养猪场毛猪卖什么价格啊?”

    刘大头故意卖关子,眼珠儿一转,问道:“你俩知道镇上其他的屠夫都到哪里去了。”

    一个屠夫说:“还能到哪里去啊?今天廖德伟没出售毛猪,这些屠夫就没有猪肉卖,全跑到廖德伟家的养猪厂去求着买毛猪了。”

    是啊,屠夫们就是靠卖猪肉生活,突然没有毛猪可以杀了,还不是断了口粮啊!

    刘大头一笑,向两个屠夫招了招手。两个屠夫都把耳朵凑了过来,刘大头压低声音一阵耳语。

    再说廖德伟家的养猪厂外面可是围了好多的屠夫,屠夫们站在门外,气冲冲地朝门里面叫道:“我们要见伟爷、要见伟爷。”

    但是任凭屠夫们怎么叫,廖家的养猪厂就是不开门。

    见屠夫们叫得厉害了,估计是廖德伟的一个手下,爬到阁楼上冲下面叫道:“你们别嚷嚷了,伟爷腿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呢,还在养伤呢!哪能出来见你们啊?”

    一个屠夫叫道:“喂,当初伟爷可是承诺我们了的,一定要保证出售毛猪给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卖毛猪了啊?要知道这两天我们的肉摊子都没能开张,全家老少还靠我们赚钱吃饭呢!”

    “就是啊,我们每年给伟爷卖出这么多的毛猪,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伟爷如此对待我们实在是太寒心了。”

    阁楼上那个人听着下面屠夫说的话,心里很不高兴,冷着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伟爷说了,这段时间闹猪瘟,猪不好养,养猪厂里养出来的毛猪数量有限,所以要限量销售。另外这个价格也要朝上面抬一抬。”

    屠夫们最关心的就是毛猪的价格了,听对方说这个价格还要往上面抬,当即就起哄起来。

    一个屠夫叫道:“什么?价格还要抬?要知道邻边的镇子里人家收购毛猪的价格都才6元一斤,伟爷先前把价格抬到8元,猪肉已经很不好卖了。现在还要抬,估计没有人要买猪肉吃了。”

    “是啊,8块钱一斤的毛猪收购价格,猪肉卖出15元一斤,除去内脏什么的,我们根本就没多少赚的了。现在价格还朝上面抬,这卖肉的生意没法做了。”

    “……”

    一时间屠夫们闹腾起来。

    阁楼上那人肯本就不理睬,要知道廖家的养猪厂可是垄断了整个镇子的,一家独大,想定什么价格就定什么价格,如果这些屠夫们不在这里拿猪肉,就没地方可拿了。

    而且廖德伟在镇里势力太大,就算村子里有村民养猪的,这些屠夫也不敢去收购,要知道得罪了廖德伟,在镇上根本是站不住脚的。

    那个人“嘿嘿”一笑,伸出10个手指头出来,扬了扬,很是得意地说道:“伟爷吩咐了,从今儿起,毛猪的出货价格涨到10元一斤,少一分钱都不行。”

    这话一出,那些屠夫们个个被雷轰电掣一般,心沉坠得像是被灌满了冷铅。

    “啊,10元的毛猪价格是天价了,这生意没法做了。”

    “是啊,没法做了。”

    “……”

    所有的屠夫嚷嚷起来,表示抗议。

    阁楼上那人一声冷笑,说道:“大家如果觉得卖猪肉的生意没法做了,可以转行啊!再说,水涨船高,羊毛出在羊身上,大家可以把猪肉的价格卖贵些啊!”

    屠夫们一听,气得不行了。瞧这人说得什么话啊,完全就没将他们屠夫和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镇里猪肉的价格卖到15元一斤,已经有好多人买不起肉吃了。如果再涨上去,可是没人能吃得起猪肉了

    廖德伟真是十足的奸商啊!屠夫们心里气愤不平,纷纷嚷着大闹。

    阁楼上那人完全不理会,由着外面的屠夫闹,自个儿下楼去了。

    和那个人一起下去的还有一个养猪的小喽啰,小喽啰担心地说:“他们在外面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那人胸有成竹地摇头:“绝对翻不起大浪来,要知道现在全镇可就只有廖家在养猪,他们最终没有办法,还是要服气在这里买毛猪的。再说,凭伟爷的威信,这些屠夫不怕吗,就算毛猪价格长到很高,他们还是要乖乖就范的。”

    那个养猪的小喽啰觉得很有道理,连忙点头称是。

    再说外面呢,屠夫们又气又恨呐,吵闹个不停。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两个屠夫跑了过来。

    “嗨,大家不要在这里生气了,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天大的好事啊!”两个屠夫一脸兴奋地说道。

    其余屠夫都愣了下,看两个屠夫说得眉飞色舞的,会是什么好事?

    “喂,什么好事,你俩把话说清楚。”一个屠夫叫道。

    两个屠夫你一句我一句:

    “九角村的刘小波和刘得主两兄弟也开始办养猪场了,现在就有一批猪即将养肥了。”

    “嗯,听说毛猪的价格不错,比廖家的可便宜多了。”

    其余屠夫一听,可欢喜了。刘小波的名号他们可是知道的,前段时间,整个镇子都传遍了,刘小波的威势完全盖过廖德伟的了。刘小波开办养猪场,很明显是跟廖德伟对着干,估计廖德伟也拿刘小波没有办法。

    这样,自己到刘小波家去买毛猪,刘小波肯定会罩着自己,就不怕廖德伟了。

    “你俩说的是真的?”大家十分惊疑地问道。

    “肯定是真的。对了,刘小波派刘大头来今晚要请大伙儿在镇里的酒楼吃饭呢,就是给大家说价格和合作上的事情呢!”

    “是吗?那刘大头人呢?”

    “在镇上等着呢!”

    “那还说什么啊?走,大伙儿一起去。”

    “好、好、好!”屠夫们感觉从来没有过的解气,一溜烟全离开涌向镇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