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猪肉降价
    “小波老板,这、这是为什么啊?”屠夫们一头雾水,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刘小波笑着问道:“你们刚才说有人已经提前在你们那里订购了几十斤猪肉。我想,那个人应该是镇上有钱的人,所以不在乎买猪肉那点钱。”

    刘小波说到这里,黯然神伤,“可是镇里的有钱人只是少数,大部分人家庭比较拮据。他们能吃上15块一斤的猪肉,实在是太吃力了。”

    屠夫们听到这里,都明白了些。一个屠夫问道:“小波老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是叫我们把猪肉降价?”

    刘小波不避讳,点了点头,说道:“以往廖德伟家给你们出售毛猪是8元每斤的价格,我现在给你们出的是6元每斤的价格。你们的成本降低了,为什么还卖15元的高价猪肉呢?”

    刘小波说这句话,目光直勾勾朝各位屠夫们看去。

    其实屠夫们早觉得不妥了,只是一时舍不得高额的利润。这时候被刘小波如针见血地说出,个个脸上火辣发烫,不敢和刘小波的目光相遇。

    “那个、小波老板,你说的对,这个价格的确该降下一些,你说说是降好多合适呢……”一个屠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刘小波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我斗垮廖德伟的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咱镇里的猪肉回到原先的价格,要让老百姓能吃得起肉。所以,你们如果还按15元的价格卖出,就违背了我的初衷,所以我的毛猪是万万不能卖给你们的。”

    屠夫们现在可是巴不得刘小波把毛猪卖给他们呢,要知道刘小波家的毛猪价格便宜,品质还十分好,到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啊?

    屠夫们一听刘小波说不卖毛猪给他们了,顿时心下慌乱了。

    “小波老板,我们听你的,你说降多少下来?”带头的一个屠夫直接问道。

    刘小波不仅要考虑老百姓的利益,也要考虑到屠夫们的利润,想了想,说道:“这样,我卖给你们毛猪价格在廖德伟家的基础上少了2元,你们卖出猪肉的价格也少2元,就13元一斤,大家看如何?”

    不料一个屠夫直接站出来大声说道:“小波老板,原先廖德伟家没逼着我们在他家拿毛猪的时候,我们镇上的猪肉卖的是12元一斤。我们大伙儿瞧小波老板实在、心底善良,就响应小波老板的号召,直接卖12元一斤得了。”

    大伙儿稍稍愣了下,随即附和起来,说道:“对对对,我们就卖12元一斤。少赚点,把实惠让给老百姓!”

    刘小波万万没想到,这些屠夫居然主动再让出一块钱。虽然看起来一个个都是粗放的汉子,但心底也是非常善良的。刘小波心里十分感动,眼眶湿润,朝大伙儿抱抱拳头。

    “好,那我就替老百姓们多谢各位大哥了。放心,以后我们就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养猪场的毛猪一定悠闲向你们提供。”

    屠夫们也身受感动了,两方的关系瞬间又拉近了许多。

    于是,刘小波叫来工人,为各位屠夫挑选毛猪。屠夫们都领着自己中意的毛猪走了。当然,这些毛猪,刘小波提前给他们喂食了灵蛇雨露的。

    第二天,镇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全镇的人都传开了。镇上今天所有肉摊上卖出的猪肉全部降价3块,由原先的15块高价降到了现在最最平民的价格12块钱一斤。

    这可是将近10年来的第一次猪肉降价啊!镇里瞬间就沸腾了!集市上一共有10几个肉摊,被来买猪肉的镇民围满了。很多平日家里拮据舍不得买猪肉吃的,今天都挤过来割上两斤猪肉。

    别看只是每斤便宜了3块钱,但是对于贫困的山村人来说,3块钱已经不少了。

    屠夫们也不含糊,在大家购买猪肉的时候一个劲儿宣传,说猪肉之所以降价,是因为卖给他们毛猪的养猪场,也就是九角村的刘小波老板特意要求的。

    这一下,全镇的人都被刘小波感动了。大家口口相传刘小波的善举,说着十分感激刘小波的话呢!

    齐镇长正坐在镇政府的办公室处理公务,一个公务员小伙子跑过去,眉开眼笑地说道:“齐镇长,镇上的猪肉降价了。”

    齐镇长一听,兴奋地站起来,问道:“降了多少?”

    小伙子兴奋地说道:“一斤降了3块,现在猪肉12块钱一斤。”

    齐镇长心里可高兴了,他一心为着老百姓办事,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他激动地搓着手,忽然问道:“还听到有什么风声?”

    小伙子说:“镇里人都在传,屠夫们现在不在廖德伟家买毛猪了,都到刘小波的养猪场买毛猪。之所以降价,也是刘小波要求的。”

    齐镇长心里一阵敬佩,点头称赞:“小波老弟,真是不负我的期望啊!哈哈!”齐镇长说着拿起椅子上的衣服就朝外面走。

    小伙子纳闷问道:“齐镇长,去哪里啊?”

    齐镇长乐呵呵地说道:“走,去集市上看看热闹去,顺便买两刀猪肉回来,不是说刘小波家养猪场养出来的猪肉特别好吃吗,我得尝尝!”

    “好咧!”小伙子特别高兴,一阵小跑追上了齐镇长。

    再说,廖德伟躺在院子里的一张逍遥椅上,但这时候却如何也逍遥不起来。

    他的腿上还绑着石膏,走路还需要人扶着。这时候那模样可悲催了!

    而且最惨的是,噩耗一个个传来。

    “伟爷啊,这段时间,镇里的屠夫一个都不到我们这里买毛猪了。我们厂里的毛猪已经积压了将近一百多头了,再长下去,太肥了就卖不出了。”养猪厂里管事的哭丧着脸汇报工作。

    廖德伟气得咬牙切齿,脸上青筋蹦起,骂道:“日他仙人一个个的,老子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骂着,长得如一头大象的汉子哭丧着脸跑了过来,这汉子正是头一次被刘小波暴打了,又被王林警长抓走了那大汉。他在警卫室被王林一阵好好教训,最后给放了出来。

    “伟爷,不好了,今天镇上的猪肉全部降价了,一下降了3块下来。我们厂里的毛猪以后再没那么高的利润了。”

    廖德伟正在气头上呢,骂那个大汉:“你妈那个巴子,老子厂里的肥猪都卖不出了,还谈什么高利润啊!老子看到你就烦,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大汉吓得脸色惨白,连忙唯唯诺诺滚远了。

    廖德伟现在可是对这个大汉一肚子火气,大汉在镇上收保护费被刘小波打了,还被警卫室抓了,简直把他的脸丢尽了,把他的威风也扫得一干二净。估计现在镇上的人都没人会害怕他了。

    “妈那个巴子,老子今天失势全拜你所赐,老子一定让你没有好果子吃!”廖德伟把拳头攥紧,气愤愤地说道。

    旁边养猪厂管事的人自然知道廖德伟说的是刘小波,眼珠一转,俯下身子说道:“伟爷,我有个办法惩治刘小波。”

    “什么办法?”廖德伟歪着脑袋问道。

    管事的人在廖德伟耳边一阵耳语,廖德伟听得心花怒放,连连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