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抓贼
    刘小波这句话一说出,在场的人无不震惊。怎么会有人投毒?

    于是刘小波说了自己的分析,如果是瘟病,会有一个过程的,不可能这么多小猪同时生病。另外,从刚才小猪发病的迹象来看,小猪“哼唧哼唧”的叫着,肚子里很难受,多半是吃错什么东西了。

    大家听了都觉得有道理,都点头附和。

    “小波,可是今天我们都在养猪场里,没看到有什么人进来啊?”刘得主好奇地问道。

    刘小波眉头皱紧,四下打量了下,忽然朝外面走去。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忙跟了出去。

    刘小波走出去,沿着养猪场绕了一圈,转到了养猪场的背后。背后是用砖石砌起来的。由于养猪场的设计必须要透气,棚子朝上面撑起,砖石和棚子之间是空的。

    而砖石的上面明显有人为梭动的痕迹,下面的泥土上还留下了两个脚印,一看就是有人从这里爬到上面去了的。

    刘小波指着这里说:“投毒的人就是从这里爬上去的。当时大家都在前面忙活,没有注意到养猪场的背后,所以被人家得手了。”

    大家都相信刘小波的话了,个个愤怒不已。刘得主气愤地说道:“到底是谁,干这么卑鄙的事情?”

    刘小波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其实心里猜到是谁了。

    “这样……”刘小波把大家都召集围了过来,小声对大家说了一通。大家听着,兴奋地点头答应了。

    晚上,刘小波搂着谢美玉正睡得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刘小波翻身起来接听,“得全哥,怎么回事?”

    刘得全在那边激动地说道:“小波,投毒的贼被我们抓住了。”

    刘小波一听,翻身就起来,连忙穿衣服。

    谢美玉被刘小波搂着正舒服呢,连忙问道:“小波,你去哪里啊?”

    刘小波兴奋说道:“哈哈,我去抓贼。美玉,这是男人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你安心睡觉,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

    刘小波出了院子,打着手电筒朝养猪场去了。

    到了养猪场,见工人们把一个男人五花大绑起来。那个男人脑袋埋到裤裆里去了,一个劲儿求饶。

    “小波,你可来了,就是这个泥腿子在我们养猪场投毒!”一个工人气愤地说道。

    “是啊,今晚我们可是在这里守株待兔的,没想到胆子挺肥,还真来了。”

    “哼,这家伙实在太歹毒了,重重踹了得主哥的瘸腿,得主哥的腿现在可恼火了,已经不能走路了。”一个工人愤怒地说道。

    刘小波一听到这里,心头怒火就蹭蹭蹿了上来,大声喝道:“来人,把这家伙吊在屋梁上!”

    原来刘小波今天白天给大家的一阵耳语,就是猜想这投毒的贼近段时间还要来,叫大家别闲着,做好准备,一定要把贼抓住。

    “啊!”这家伙听着刘小波要把他吊在屋梁上,吓得脸都绿了,把脑袋抬起来,一张肥脸稀泥哗啦的流泪。

    刘小波一瞧,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廖德伟养猪厂里管事那个家伙,是廖德伟的得力手下啊!

    “小波大老板,我、我知错了,求求你别把我吊起来,别把我吊起来啊……”那家伙磕头如捣蒜一样,要知道他长这么胖,被吊起来,那可是比死还难受。

    刘小波早就猜到是廖德伟在里面作怪,现在廖德伟明里斗不过刘小波了,就玩起阴招了。刘小波“呸”了一口,过去两个耳光扇去,顿时扇得那家伙眼冒金星。

    “哼,软蛋,不把你吊起来也可以,你跟我到镇上警卫室,把你今天投毒的事情,还有谁指使你的,原原本本地告诉王警长。”刘小波冷笑着说道。

    “啊,这……”那家伙张大了嘴,愣住了。

    “怎么?不愿意?那好,我现在就把你吊起来,再让大伙儿一个抽你一鞭子,把你打得皮开肉裂再说。”刘小波恐吓着说道。

    “啊,别啊!我、我老实去说还、还不行吗?”那家伙耷拉着脑袋了。

    “哼,这还差不多。”想着现在深更半夜的,去镇上不太方便,刘小波叫工人们把那家伙捆在猪圈里的柱头上,先让他好好享受被猪粪臭味熏的滋味。

    然后,刘小波去查看刘得主的伤势。

    原来刘得主白天听了刘小波的话,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特意守在猪圈后面的。瞧见投毒的贼来了,呼喝着冲了过去,一把就把贼的腿抱住。

    那家伙眼看跑不掉,就狠狠踹了刘得主一脚,不偏不巧,恰好踹到刘得主的断腿上。刘得主痛得大叫,但还是抱着贼的腿不松手。

    就在这时,大伙儿都赶来了,立马把那贼给捉住了。

    刘得主的右腿先前是朝后面弯着,骨头本来就长畸形了。这时候被重重踹了一脚,从原先畸形的地方直接断掉了。现在刘得主的腿直接耷拉着了!

    刘得主痛得汗珠直滚落,刘小波蹲下身子,先把刘得主的裤腿挽起来,用手电筒照着,见刘得主的腿已经肿成了大象腿了。

    刘小波在掌心沁出了一粒灵蛇雨露,然后按在刘得主的腿上,慢慢地揉着。

    奇怪,刘得主先前疼得不行,就在刘小波开始揉的时候,一股清凉之意沁入进来,腿一下就不疼了。

    刘小波继续揉着,估计把灵蛇雨露全部揉进了皮肉里面,这才松了开。

    “得主哥,我刚才用了美玉那里卖的药水给你揉了下,你感觉怎么样?”刘小波故意这样说道。

    刘得主惊奇说道:“小波,是什么药水啊,这么神奇,我的腿不疼了。”

    刘小波咧嘴笑道:“不疼还不行,得把你腿的骨头接上,如果能治好先前的顽疾就更好了。”

    刘得主听了以为只是刘小波的期望,苦笑着摇头,自己腿上的顽疾已经是10几年了,想要治好,根本不可能的。

    第二天一大早,刘小波就捉着那投毒的家伙上镇里警卫室去了。王林警长一见是刘小波来了,立马客气地迎了过来。

    “小波兄弟,这么早你咋来了?唔,还没吃早饭吧?我叫人去给你买来?”

    刘小波连忙谢绝了王林的好意,把这家伙推到了前面,把昨天这家伙故意到自己养猪场投毒的事情讲了一遍。

    王林警长一听,气得跳起来差点把大盖帽惊掉,指着家伙的鼻子叫道:“狗日的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这种违法的坏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不行,我非要把你关在小黑屋,好好惩罚你才行。”

    头次廖德伟手下几个大汉子就被王林关到小黑屋折磨了个够呛,这家伙知道王林整人的手段非常厉害,一听王林要把他关到小黑屋,吓得尿都流了出来,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王警长啊,求你千万别把我关小黑屋。我什么事情都告诉你,都是廖德伟指使我去干这缺德事的啊……”

    王林一听,更是勃然大怒。他知道廖德伟是刘小波的对头,这时候正好巴结刘小波呢,一巴掌重重击在桌子上,大声说道:“来人,把廖德伟抓起来,在小黑屋关上几天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