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可恶的蚂蟥
    不仅如此,最恼火的是,自己的花容月貌上面也沾了稀泥。何丽一下就懵住了,手一滑,鲈鱼也落到水里去了。

    刘小波瞧见哭笑不得,忙把一脸委屈的何丽扶上了田埂上坐下。

    “何姐,给你说了,抓鱼可不是那么好抓的,这下被鱼欺负了吧?”刘小波戏笑着说道。

    何丽也没想到会这个样子,这时候心里有点后悔了。要知道现在可是在人家村子里,身上的衣服弄脏了,哪有换穿的啊!

    何丽叹了口气,“不抓了,小波,你说得对,这鱼不好抓。”

    瞧着何丽一身稀泥的模样,刘小波说道:“何姐,你身上的衣服全是泥,穿在身上难受,我家里有妹妹的衣服,要不去换一套先穿着?”

    何丽是城里大酒店的老总,如果穿着这一身回城去,面子一定挂不住。于是她点了点头。

    哪知道刚要站起来,何丽忽然“啊”一声惨呼,又重新坐了下去。

    刘小波和王经理都吓了一跳,刘小波连忙问:“何姐,你怎么了?”

    何丽面呈痛苦的神色,说道:“我的脚……痛……”

    “啊!”刘小波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蹲下身子,把何丽的一只脚抬起来,只见脚心的位置,有一个小血口,而且血口的周围肿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被田里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划伤了?

    这时候一个有经验的村民走过来瞧见了,吃惊地说道:“不好,何总的脚里面钻了蚂蟥进去了。”

    “什么?蚂蟥?”大家都惊了一大跳。

    山村里的人对蚂蟥十分熟悉了,蚂蟥有一个学名叫水蛭,生长在稻田里面,专门吸食血肉。而且它一咬开皮肉,就一个劲儿地朝皮肉里面钻,直接钻进人的脚里、腿里。

    何丽听说脚里面进了蚂蟥,想着就一哆嗦,吓得脸色都变了。刘小波见何丽吓得不行了,定了定神,说道:“何姐,你别害怕,我马上想办法把它弄出来了。”

    刘小波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蚂蟥弄出来。毕竟蚂蟥钻进皮肉里了,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弄出来啊?

    何丽哪有不怕的啊,忽然间身子一颤,惊恐地叫起来:“啊……它在我的脚里面动……是在朝里面钻……好疼啊……好像钻到腿上面来了……”何丽带着哭腔,平日的高冷形象瞬间荡然无存了。

    刘小波听着头都大了。这时,村里的刘子学说道:“听说蚂蟥钻进腿脚里面去了,要用烈火烤,才能把它烤出来。”

    这话一出,何丽直接吓得眼泪掉下来了,何丽不敢想象把自己白嫩的小脚架在烈火上烤是什么惨烈的情景。

    这时,年龄稍大的刘家云摇着头说道:“不对,蚂蟥怕酒气,把脚淹在烈酒里面熏,然后使劲地拍,就能拍出来。”

    刘家云毕竟年龄大些,种田的时间长,有经验。刘小波觉得它说的有道理,想着这个地方没有烈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何丽扶起来,背着就朝田埂外面跑。

    王经理瞧见了一愣,额头汗珠滚下,连忙跟上。要知道,自从他认识何总以来,可是从来没有看见有哪个男的跟何总有过这样的肌肤之亲啊!

    何丽属于典型的丰腴少妇型。臀部浑圆,胸部高耸,别看是个女的,也有100斤左右。刘小波身强力壮,虽然背100斤不在话下,但是何丽是个大活人,可不像是背普通东西那么简单。

    何丽的身子朝下面坠,刘小波无奈之下只有伸出双手,反手抓到何丽丰润的臀部上。

    何丽虽然30好几,但是保养得特别好,臀部十分有弹性。刘小波抓上去,感觉好紧实。而何丽呢,突然被刘小波抓住了屁股,身子剧烈一颤,樱桃妙嘴惊得张开了。

    而且更加尴尬的是,何丽胸前两坨丰盈直接挤压在刘小波的背上。

    刘小波能感受到那里的柔软伟岸,心里十分慌乱。但这时候却顾不了那么多,忙不迭跑。

    从田埂路上去,恰好是村卫生所。谢美玉正在卫生所里,瞧着刘小波背着一个漂亮的女人马不停蹄地跑,十分地纳闷,连忙从卫生所里出来,冲着刘小波叫道:“小波,你这是在干嘛?”

    刘小波一瞧见谢美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立马背着何丽蹿进了村卫生所。

    谢美玉一眼就瞧见了刘小波的双手抓住人家女的屁股蛋儿上,心里的醋坛子打翻,正要生气质问呢!定睛一瞧,这女人咋是丽人酒店的何姐啊?

    自己和小波结婚,人家何姐还送了祖传的玉镯子呢!当着何姐的面,自己可不能表现得太小家子气了。

    谢美玉把气压制住,好奇地问道:“小波,何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小波把何丽放到了椅子上,喘着粗气说道:“美玉,不好了,何姐的脚里面钻进去了一只蚂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弄出来?”

    谢美玉听着也吃了一惊,但她是医生,对这方面的知识比较了解的,说道:“不要着急,先用酒熏,再用手拍,就能把蚂蟥弄出来。”

    啧,跟刘家云说得一模一样。

    谢美玉说完,立马转身到了药柜旁,很快拿出了两瓶碘酒出来,把两瓶碘酒全部倒在木盆里,让何丽把脚放进去浸泡住。

    紧接着,谢美玉蹲下身,把何丽的裤脚挽上来。

    “何姐,你要忍着。”谢美玉说着,就用手使劲在何丽的腿肚子上拍。大概拍的有20几下,何丽忽然感觉脚底一阵生疼,像是什么东西挤出来了。连忙把脚挪开,见一只乌黑的蚂蟥挺长了身子仰翻在了碘酒里面。

    何丽瞧着蚂蟥全身滑溜溜的,两头尖,中间粗,模样可恶心了。想着这玩意儿刚才钻进自己的脚里面,就忍不住一阵恶心。连忙别过头去,差一点就呕出来了。

    王经理忙跑过来,忙把木盆端着去倒掉了。

    “何姐,蚂蟥已经拍出来了,现在没事了。”刘小波长出一口气地说道。

    何丽缓过神来,十分感激地对谢美玉说道:“美玉妹子,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今天就完蛋了。”

    谢美玉淡然笑道:“何姐,看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对我和小波关照不少,帮你的忙都是应该的。”

    何丽心里挺感动的,想着刚才刘小波背着自己跑的情形,刘小波的双手可是抓住自己的屁股蛋上,而且谢美玉肯定看见了。何丽顿觉不好意思,忙解释道:“美玉妹子,刚才小波情急才背我的,你别……”

    没想到谢美玉笑着直接打断说道:“没事,我才不会乱想的。哦,对了,何姐,你的衣服上全是稀泥,卫生所里面就有我的衣服,你如果不嫌弃先换上一套穿?”

    刘小波一拍脑门,“是啊,美玉这里不是有衣服吗?”于是诚恳地说道:“何姐,你就先换美玉的衣服穿吧!”

    何丽点了点头,于是去里面屋里换谢美玉的衣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