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借条
    “许洁……你居然合着外人打我……”李坚歇斯底里大叫起来。

    “呸,谁是外人了?你这种垃圾人才是外人。”许洁说到这里朝刘小波看了一眼,直接走过去挽住刘小波的胳膊,撅着嘴说道:“刘小波可是我男朋友。”

    “啊!”剧情反转得太厉害,李坚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许洁再不理他,叫了一声“我们走”,然后亲昵地抱着刘小波的胳膊出茶房去。萧兰也被许洁的话听愣住了,身子一个激灵,连忙跟了上去。

    茶房里留下了傻逼的李坚和一群对李坚嘲笑不已的看客。

    出了茶房,许洁还挽着刘小波的胳膊不放,一直走到萧兰的天籁车上去。

    许洁脸微微一红,把刘小波的胳膊松开了。

    刘小波挺感激许洁的,说道:“小洁,谢谢你刚才帮我。”

    许洁说:“我本来就看不惯那个李坚,以为自己富二代了不起啊,我许洁这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啃老爹的富二代。”

    刘小波点头附和:“就是,要自己赚钱才叫本事,比如说像我这种,绝对是你你喜欢的类型。”

    许洁听着“噗哧”一笑,刚才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刘小波,你对自己挺有信心的嘛!”

    刘小波“嘿嘿”一笑,挽起衣袖,把手臂露出来,稍一运力,一块块腱子肌肉就鼓了起来,十分的强壮。把前排的萧兰都看得小心儿如鹿撞。

    “丑是丑,有肌肉!”刘小波厚着脸皮说道。

    许洁听着有趣,“咯咯”笑了起来,要知道自从许老走后,她还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

    刘小波见许洁开心地笑着,整个人像是盛开的牡丹花一样好看,一时间竟被许洁的美丽迷住了。

    许洁笑着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刘小波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啊?立马停了笑声,装着一本正经地说道:“喂,刘小波,你这样看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啊?我告诉你,刚才我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可是在李坚面前演戏的,你别当真哈!再说,你已经是结婚了的男人,可不能对其她女人有想法啊!”

    刘小波一个激灵回过神,尴尬笑道:“小洁,你说笑了,你这么优秀,我咋敢对你有想法?”

    许洁听着表面上抿嘴一笑,心里却不免有些失落。

    萧兰把天籁车发动起来,问许洁:“小洁,我们现在去哪里?”

    许洁说:“去天成药业厂里吧,我有事情要和刘小波说。”

    萧兰“嗯”了一声,正要开车。刘小波却连忙把萧兰叫住,然后笑着指了指茶房门口的三轮摩托车。

    萧兰眉头一皱,说道:“刘小波,你现在也算是个大老板了吧,少说也有数百万的身价了,再怎么着买辆车开啊,老是骑着一辆三轮车,多**份。”

    刘小波淡然一笑,说道:“不会啊,我觉得骑三轮摩托车方便多了,好路坏路都可以跑,还不怕监控拍照,在城里哪里都可以钻。”

    萧兰顿觉无语,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于是,刘小波下车骑三轮摩托车,然后一路上跟着天籁车。

    三轮车肯定没有小车跑得快,没办法,萧兰只有开一阵然后又停在路边等刘小波。

    许洁坐在后排瞧见了,觉得萧兰今儿怎么有点奇怪啊!刘小波又不是不知道天成药业厂里的路,自己的小车先开回厂子,让刘小波骑着三轮摩托车后面来就是了。干嘛要一路等着刘小波呢?

    萧兰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应该十分了解萧兰的,许洁戏笑着问道:“兰兰,你该不会是对刘小波有意思了吧?”

    萧兰的脸一红,拒死不承认,“小洁,你说什么呢,我就是、就是怕他……走掉了……”

    许洁瞧着心里如明镜似的,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在许洁的办公室里,就只有许洁和刘小波相对坐着。

    刘小波见许洁气色很好,心里高兴,看来许洁已经从许老去世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来了。

    “小洁,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啊?”

    许洁从抽屉里拿了一张折叠的纸张出来,交给刘小波。

    “刘小波,你瞧瞧这个。这是我整理爷爷的书房的时候,从书桌的抽屉里面发现的。”

    刘小波不知道纸张是什么,十分好奇。把纸张接过来,然后打开。

    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还盖了个大红章印在上面。

    “借条:

    今借许天山珍贵中药材共170件,用于县中药界联合协会组织的药博会展览。展览结束,完好无损立刻归还。”

    下面写着借药材的时间和药博会展览的时间,以及落款是县中药界协会盖的鲜红章印。

    刘小波刻意看了上面的时间,见借药材的时间是半个月以前了。而药博会展览的时间则是在后天。

    刘小波一下子明白过来了,难怪那天进许老的放置药材的房间里,一件中药材都没有发现,原来被县中药界联合协会给提前借走了。他们之所以要提前借,主要是因为展览也要提前准备的。

    刘小波记得许老曾经也是中药界里的成员。也难怪,许老收藏的中药材都是极为罕见的珍贵药材啊!不说其它,就说刘小波卖给他的那株千年人参,当是世上少见。

    药博会展览,会有全国各地的药界大佬前来参观,许老收藏的名贵中药材正是镇店之宝。

    刘小波颇为欣喜地点头,有点惋惜地说道:“许爷爷最喜欢中药材了,这次展览,本来他可以露脸风光的,没想到却提前走了。”

    许洁听到这里神色一黯,然后抬起眼眸说道:“刘小波,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面有点担心。”

    刘小波忙问道:“怎么了?”

    许洁说:“爷爷这么多的中药材被借出去了,恰好现在爷爷又不在了。他们有没可能赖着不还我们药材了?”

    刘小波立即说道:“那怎么可能,虽然许爷爷不在了,但是名贵中药应该归许爷爷的亲人啊,他们如果占为己有不还,那就是违法的。”

    见许洁还有点担心,刘小波说:“小洁,这样,后天县城开药博会的时候,我陪你过去,等药博会结束,我们就叫他们把名贵药材还我们。”

    有刘小波一同陪往,许洁这才放下心来。她把借条拿过去小心翼翼地保管着,要知道这可是关键的证据。

    其实刘小波并不知道,许洁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开天成药业的厂子这么多年,对中药界已经十分熟悉了。她知道中药界里面黑幕太多,甚至说太为混乱了。

    刘小波告别了许洁,从大楼里面出来,正准备要走。不料萧兰追着上来,叫道:“刘小波,你等一下。”

    刘小波转过身,瞧着萧兰因跑动胸前晃动的丰盈,眼馋,调侃说道:“兰兰,你追着我是不是要跟我回山村去?”

    萧兰白了刘小波一眼,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刘小波,你可是有媳妇儿的人,说话还那么不正经。”

    此时萧兰已经跑到了刘小波跟前,刘小波故意把嘴巴凑到萧兰的耳边,装着坏笑着说道:“兰兰,你这就不知道了,结过婚的男人最有味道。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给你机会……哎哟……”

    刘小波还没说完,脚被萧兰的高跟鞋狠狠踩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地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