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疯狗一样的女人
    由于开发廊,张佳丽平日的打扮比较前卫,头发染了两种颜色,衣服和裙子穿得比较短。加上张佳丽人长得十分漂亮,整个人看起来很有姿色。

    刘小波走在她后面,不禁意就瞟着她那双雪白的美腿。美腿朝上面延伸,很短的裙子只是把翘臀包住,可以想象再上去一点里面是什么风光。

    刘小波感觉喉咙有点发干,连忙别过目光去。

    这个口面的面积不是很大,但是有厨房有厕所。外面本来是直通的,被张佳丽隔了开。外面是发廊,里面是张佳丽睡觉休息的地方。

    如此,张佳丽吃住工作都在发廊里,省了在外面租房子的钱。

    发廊的装修颇为简单,刘小波看了上面标着的收费不是很贵,洗剪吹才10元钱。如果在其它店,至少得20块。

    “小波哥,我先给你洗头,洗了之后再剪。”张佳丽柔声说道。

    “好。”

    张佳丽让刘小波躺在洗头床上,然后自己坐在旁边,开始为刘小波洗头。

    张佳丽的手法十分好,轻柔且能按住穴位,在刘小波头上不同的穴位揉着,揉得刘小波特别的舒服。

    刘小波感觉身心都舒展开来,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

    揉了好一阵,刘小波睁开了眼来。但是瞬间就惊大了眼球。因为张佳丽俯着身子的,胸前一对丰盈倒垂着已经离自己的嘴巴只有咫尺的距离了。

    张佳丽的衣服穿得比较透,如果隔得远,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是此时离刘小波非常近,透过纱衣,刘小波看见了里面黑色的性感内衣将一对丰硕包裹着。

    张佳丽虽然年龄要小些,但是发育已经十分成熟了。该挺的挺,该翘的翘,而且富有青春活力,有着独特的风味。

    刘小波毕竟是热血男儿啊,瞧着这风光,身上一团火焰就蹿了起来。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于是强行将身体里的火焰压制住了。

    刘小波连忙把眼睛闭上。

    张佳丽又十分细心地给刘小波按揉了一番,不光是头,连脸部,肩膀手臂都按摩了下,非常舒服。

    洗头完毕,刘小波坐到镜子面前,张佳丽开始给刘小波理发。

    张佳丽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跟萧兰身上的香味比起来,要淡不少,但是配着张佳丽,恰好相宜。

    刘小波知道,张佳丽做这份工作,形象是很重要的,应该是在身上喷了香水的。

    张佳丽理发的手法还不怎么娴熟,毕竟学的时间不太长。刘小波不着急,不催,任由张佳丽慢慢儿理。

    理完了,刘小波头上有残留的碎头发,张佳丽叫刘小波到洗头床上帮忙冲洗。不料正在冲洗着,忽然听到外面一个尖利的女人声音叫道:“张佳丽,滚出来!”

    张佳丽听着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她叫刘小波在洗头床上等着,自己出去一下就进来。

    刘小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头才冲洗了一半,还淌着水呢,不能出去,便点了点头。

    没想到张佳丽出去一分钟时间不到,就听到外面吵闹了起来,声音挺大的,好像有动手的趋势。

    刘小波顾不得头还没有洗完了,抓了条毛巾两三下把头发上的水擦干,然后冲到发廊外面看究竟。

    一看顿时气得脑袋都炸了,只见几个中年妇女把张佳丽的头发死死抓住,大声叫嚣着骂张佳丽不要脸。

    刘小波一个箭步上去,直接抓住几个妇女的头发,把她们拖开。

    几个妇女头皮差点被扯掉,立时耍赖一般大叫起来。

    这时候,街道里又赶来一个两个女人,这两个人袖子上带着红标,写着是居委会的。其中一个50几岁女人估计是居委会的主任,一张脸黑得像是包公脸一样,责问道:“又怎么了,大白天的,打什么架?”

    开先一个妇女扑上去把张佳丽的腿死死抱住,气愤愤地叫道:“罗主任,你看到没有,这个小妖精又把野男人带到发廊里去了。唔就是这个男人,刚才还扯咱们头发。”

    罗主任一张脸铁青,听了妇女的话把目光投向刘小波和张佳丽的身上,但是咬着牙却没有说话。

    另一个妇女指着张佳丽的鼻子,恶狠狠地说道:“我们这条街原来可是十分干净的,自从这个狐媚子来了,表面上开发廊,暗地里做见不得人的生意,把我们这条街的风气都带坏完了。罗主任,你得给我们做主啊,一定要把这个狐媚子撵走。”

    “是啊,撵走、撵走!”几个妇女同声附和起来。

    罗主任还是一言不发,但是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估计她也相信几个妇女口中所说的。

    张佳丽听着她们的风言恶语,又气又急,心下委屈,眼眶一红,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就滚落下来了。

    “我没有……我就是给大家理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你们是在诋毁……”张佳丽哭着辩解说道。

    “呸,你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为什么天天都有男人进出你的发廊啊,而不是女人进出啊?”

    “就是,你瞧你穿那样,露屁股露胸的,一看就不是正经的货,还知不知道羞耻啊?自从你到街上来了,这条街上的男人眼珠子都朝你身上看。”

    抱着张佳丽腿的妇女听着这句话,近似抓狂了,因为就昨天,他家的男人还特意钻进了张佳丽的发廊,好半天才出来。她在心里断定,张佳丽一定勾引了她的男人。

    “啊,你个贱货,臭婊子,不要脸的,老娘今天跟你拼啦!”那个妇女用脑袋使劲撞张佳丽。

    “他们只是来理发,我跟他们什么事也没有……”张佳丽急得大哭起来。

    “贱货,你说的话鬼信啊!”妇女大叫。

    刘小波在旁边全听明白了,这几个妇女都是住在街上的人,因为张佳丽在这条街上开了发廊,加上张佳丽穿着比较前卫,而人又长得漂亮,街上的男人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自然理发就来照顾生意了。

    刘小波相信张佳丽绝对不会和那些男人做什么的,就像今天自己一样,也只是过来理发而已。

    见几个妇女满口脏话,还要打张佳丽。刘小波心里也火了,人家张佳丽才20岁不到,你们几个老女人欺负人家,还诋毁人家清白,光是这点就不容原谅。

    刘小波一点不客气,伸出大手,抓住那个妇女的衣领,一用力就把那个妇女拖了开。

    这下不得了了,捅了马蜂窝了。妇女死缠烂打,哭天喊地的嚎啕大叫:“哎哟,不得了了,有人嫖娼,还帮着贱货打人啦……”

    妇女的嗓门特别大,估计是练过高音的,一叫起来不可收拾,把街坊邻居全都叫出来了。

    刘小波彻底怒了,女人怎么着,遇着不要脸的女人我也不客气,刘小波“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扇过去,立马把妇女打闭了嘴。

    妇女愣住了,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刘小波,她不敢相信刘小波敢打她。一旁的几个妇女见状也愣了下,随即扑上来,准备把刘小波缠住。

    刘小波扬手而起,又是“啪啪啪”数下,几个重耳光相继扇在其她妇女脸上。几个妇女顿时像是一群懵逼,被打傻愣住了。

    “你……你敢打、打我们!”一个妇女捂着脸惊恐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