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忌那方面
    刘小波和刘大明把大南瓜特意摆放在院子里显眼的位置,一是为了做纪念,二是让自己每次看见能感受到那种自豪和成就感。



    特别是刘大明,隔一会儿就会去仔细瞧瞧大南瓜,好像那不是南瓜,而是一件世间稀有的宝贝。



    白天的时间又过去了,张晓碧在地里摘了不少蔬菜回来,加上刘小波有了养猪场,冰箱里随时都放着吃不完的新鲜猪肉。张晓碧切了肉,和蔬菜一起炒了几道小菜出来。



    饭菜已经端在桌子上了,谢美玉还没有回来。刘小波瞧了瞧夜幕已经垂下了,心里担心,就给谢美玉打了个电话。



    谢美玉很快接了电话。刘小波担心问道:“美玉,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老爸老妈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咱们就等你回来一起吃晚饭。”



    谢美玉说:“小波,你和爸妈先吃吧,卫生所里还有两个病人呢,我得给他们看了才回来。”



    谢美玉因为要急着看病,所以没有和刘小波多说,就挂了电话。



    见谢美玉没有回来,刘小波也就没有心思吃饭了。他叫老爸老妈先吃,把他和美玉的饭菜先留着,他去村卫生所看看。



    刘大明和张晓碧也担心谢美玉,毕竟天已经黑了,谢美玉又是个女孩子,在回来的路上怕遇到危险,就嘱咐儿子早去早回。



    刘小波拿了手电筒出门,走上田埂路,直接朝村卫生所走去。



    远远瞧见村卫生所的灯光亮着,刘小波走近,居然见村里的刘子学正陪着他老婆王小丫在村卫生所看病。闪舞小说网www



    刘子学一脸焦急的样子,问道:“谢医生,我老婆的肚子里面没有什么事情吧?”



    谢美玉说:“这是内分泌失调,导致月经紊乱,所以每次月经来的时候肚子就要痛。我先给开点药吃吃,平日里要忌生冷,忌干重活,唔,还要忌……”



    谢美玉说到这里一滞,瞧了一眼刘子学,把嘴巴凑到王小丫的耳边小声说了下。



    很明显是不让刘子学听见的,刘子学不明白,在一边把眼睛瞪得像是铜铃似的。



    王小丫听了红着脸点头,谢美玉又说:“如果吃了药还不行,可能就要到上面医院去检查了。”



    刘子学听了“啊”一声,要知道他家里本来就没多少积蓄,一听要到上面医院去检查,一去可是要花很多检查费的,自己哪里拿得出来。



    刘子学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好,以前刘小波挖水渠的时候,还刻意讥讽刘小波了的。谢美玉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子学哥,你媳妇儿的身体可得要你照顾,你不好好照顾,后悔的是你自己。”



    谢美玉说着,从柜台里找出了一袋子党参出来。一共有10根党参,正是刘小波药材基地种植出来的极品党参。刘小波有时候刻意留下一些中药材放在村卫生所,就是为了备不时之需。



    凡是有村民身子虚弱的,谢美玉就可以在他们的中药里面加上这些中药材,帮助他们调理。



    刘小波把九角村的人都当作自家人,从来没有例外过。



    “小丫姐,这一袋党参你拿着,炖肉吃泡水喝都可以,拿去调理身子吧!”



    王小丫知道刘小波种植出来的党参十分值钱,见谢美玉居然一下子给自己拿出10根,尴尬地说:“美玉,我、我没这么多钱……”



    谢美玉却把党参一下子塞到王小丫的衣兜里,笑道:“小丫姐,送给你的,不要钱。”



    王小丫感动得眼眶都湿润了,红着眼眶说:“美玉,你和小波都是大好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没事。”谢美玉爽快地笑着,帮助别人,她心里也高兴。



    刘子学和王小丫提着党参和药品走了,刘小波闪身进了村卫生所。



    谢美玉忙完才有时间喝口水,没想到刘小波招呼也不打,忽的闪身进来,吓得她一口水呛住,不停咳起来。



    刘小波一瞧急了,慌忙上去给她拍背,谢美玉才缓过来。



    “小波,你吓死我了!”谢美玉娇嗔地埋怨道。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老公的错,今晚老公回去跪遥控板。”刘小波半开玩笑地道歉。



    谢美玉听着有趣,“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哼,谁说让你跪遥控板了?”



    “那不跪遥控板跪什么啊?”刘小波好奇地问道。



    谢美玉拉着刘小波的手,温柔地说道:“什么也不跪,凡是跪老婆的男人都没有出息,我可不想我的男人变得没出息。我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是做大事的。”



    刘小波听着心里一热,忍不住把谢美玉揽在怀里。手恰好放在谢美玉的翘臀上,那里好有弹性,刘小波的心一下子又痒痒起来。



    “美玉,你刚才为什么不给刘子学继续说下去啊?”



    “他是一个男的,我好意思说下去吗?”谢美玉答道。



    “呵呵,我瞧刘子学刚才瞪大了眼睛,特别想听似的。这下他不能在小丫姐身上折腾,他一定会憋坏的!”



    谢美玉挥着绣拳轻捶刘小波的胸膛,红着脸说:“什么憋坏啊,你们男人就是不正经……”



    把村卫生所门关了,刘小波和谢美玉一起回家。张晓碧见儿子儿媳回来,忙着去热饭菜。



    第二天,吃过早饭,刘小波到山上药山兔的林地查看砍树的情况。



    走在半道上,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刘小波拿出一瞧,见是何丽打过来。刘小波连忙接听。



    “何姐,你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已经把我忘记了啊?”刘小波故意开玩笑地说道。



    何丽在电话那头笑吟吟地说道:“小波,姐把谁忘记了,也不会把你忘记的,这不,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过来了。”



    刘小波听着挺受用的,知道何丽不会无缘无故给他打电话,连忙问道:“何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何丽在电话那头有点埋怨地说道:“小波,你哪里都好,就是这点不懂情调的样子不好。每次给你打电话,说不着两句你就会直奔主题。”



    刘小波听着“嘿嘿”笑道:“何姐,你知道我是干实事的,已经习惯了。”



    何丽说:“罢了,我就直接跟你说事情吧!头次我不是跟你说了合股新开一家酒店的事情吗?新区修的那栋大楼我已经和政府谈好了,政府直接把大楼卖给我。这栋大楼一共有7层,共有2000个平方,政府给我打到最低折扣,售价是1200万。”



    刘小波听到“1200万”,吓得差点没滚下山崖去,惊声叫道:“天啦!要这么多钱?”



    何丽开先料到刘小波会惊讶,但没想到刘小波会这么此惊讶,解释说道:“小波,1200万买下7层大楼,已经是很便宜的价格了。如果不是先前的开发商烂尾,县政府也不会这么便宜卖给我的。这个价格,我们可是捡了大便宜。没想到你还嫌贵?”



    刘小波吐了吐舌头,说道:“何姐,你可是家财万贯,不在乎这些钱,我的财力实在有限啊!我听到这个价格自然要嫌弃贵了。”



    刘小波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何姐,县政府难道没有对大楼进行拍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