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吃一个月素
    刘小波听着觉得有趣,调侃说道:“小云,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想着你以前一副太平公主的模样,多寒碜啊!现在多好,一对篮球甩来甩去,足可以和地球媲美,多有成就感啊!”

    唐小云没想到刘小波这时候还说风凉话,气呼呼说道:“刘小波,你什么意思啊?现在在局里,我手下的人暗地里都说我装了一对假的。如果再长大,我就没法出来见人了!”

    唐小云咬了咬牙,蛮横霸道地说:“不行,你得想办法让它不要再长下去!”

    刘小波一听还真被难住了,在使用灵蛇雨露以来,只是用于生长,没用过阻止生长啊!

    刘小波挠了挠脑袋,“嘿嘿”笑道:“小云,这个有点难度啊!”

    “什么难度啊?你是怎么让它长起来的,就怎么让它缩回去啊!”唐小云着急上火了。

    刘小波故意说:“万一不小心,又让它缩回到原来的样子怎么办?”

    吓得唐小云把身子一缩,慌忙把胸前捂住,说实话,虽然现在有烦恼,但也不希望缩到原来的样子。她刚刚领略到了做女人的骄傲,再也不想回到解放前了。

    “刘小波,你是不是故意耍我啊!”唐小云羞愤地说道。

    刘小波“嘿嘿”一笑,朝唐小云勾了勾手指,坏笑着说:“过来。”

    “干嘛?”唐小云警惕问道。

    “你不是想不再生长吗,得先让我看看。”刘小波说。

    “就在这里?”唐小云机警地四下打量,确认没有人进院子来,防贼一样走近。

    刘小波瞧着她那一副样子就想笑,哪像一名局长啊,倒像是做贼心虚的小贼一样。

    “不看也可以,摸摸也行……”刘小波坏笑着,一把把唐小云拉到了怀里,然后两只大手毫不客气地抓按在了唐小云的两坨浑圆上面。

    “啊……”唐小云叫出来,叫到一半,连忙沉声,转变成了嘤咛,整个人已经羞赧得不行了,恨不得就在脚下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大而坚挺,手感相当的好!刘小波忍不住多抓揉了几下,说道:“小云,你这个也不是无药可解,少吃有营养的东西,对了,尽量不吃荤食,吃一个月素,保准不会再长了!”

    唐小云听着下巴差点惊掉,什么?吃素?虽然说自己是个女的,但毕竟是公安局局长,随时都战斗在一线上,光吃素怎么能保证体力啊?

    “刘小波,你是开玩笑吧?”唐小云不相信地问道。

    刘小波的双手仍然抓在那里不放,一本正经地说:“我说真的,小云,信不信由你了。”

    唐小云犯难了,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咬了咬银牙,决定为了让自己不变成个怪物,就坚持一个月吃素。

    就在这时,忽然大门口闯进一个民警进来。正是给张佳丽做笔录的那个民警。

    “唐局长,笔录已经做好了,是不是……啊……”民警一眼就瞧见刘小波把唐局长搂在怀里,而且两只手还在唐局长的两坨浑圆上抓按不停。

    “这……”这个民警还是比较机警,随即鞠躬哈腰说:“唐局长、小波英雄,是我冒昧了,那个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俩继续……嘿嘿……”

    民警逃也似地跑了出去,估计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去给其他的同事八卦去了。

    “啊!”唐小云刚才被刘小波抓按着身子都发软了,这时候猛然回过神来,慌忙从刘小波的怀里挣扎出,狠狠盯了刘小波一眼,娇嗔道:“死刘小波,你欺负姑奶奶是不,哼,考驾照的事没戏了!”

    唐小云说完扭头就走,并且是埋着头的,心里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说也奇怪,芳心悸动,竟然有丝异样的甜蜜涌过。

    刘小波听驾照没戏了,还真担心,连忙叫道:“别啊,小云……”

    唐小云理也不理,直接带着民警,抓着张家伟等一干团伙,开着大队警车,呜呜呜呼啸着回局里去了。

    刘小波和张佳丽站在街头,目送大队警车远去。

    “小波哥,你额头和肩部受伤了,要不去看看医生吧?”张佳丽关心地说道。

    刘小波回头瞧向张佳丽,见她如花似玉的俏脸上也有几处青肿,说:“用不着看医生,买点云南白药,回宾馆喷一下就好了。”

    张佳丽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就在附近的药房买了一瓶云南白药喷剂,然后骑上三轮摩托车回宾馆去了。

    张佳丽这段时间没地方住,一直住在刘小波给他开的宾馆里。

    回到宾馆,张佳丽帮着拨开刘小波的头发,见额头边沿处有好大一个血口呢!此时,还在流着鲜血,但是没有先前流得多了。

    张佳丽瞧着心疼,忍不住心下一酸,眼泪又流出来。“小波哥,都是我不好,门店没找好,还给你惹事了。”

    刘小波笑着说:“没事,不是说的失败是成功的妈么?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佳丽同学,你可不要气馁!”

    得到刘小波的鼓励,张佳丽十分感动,使劲点头,“小波哥,我记下你的话了,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好好回报你的。”

    “呵呵,不用回报我,回报你自己就可以了。”刘小波淡然笑道。

    接下来,刘小波叫张佳丽给自己的伤口喷了一些云南白药。

    张佳丽瞧刘小波的衣服上有血迹,就叫刘小波把衣服脱下来,帮着去洗了。这个宾馆较为高档,配的有烘干机,洗出的衣服在短时间就能烘干。

    刘小波心想着光是云南白药根本不能让伤口快速愈合,便趁张佳丽洗衣服的时候,在掌心沁出了一粒灵蛇雨露,然后按揉在了额头的血口处。

    刘小波明显感觉到一股清凉沁入到了额头中,驱除了痛意,伤口快速地愈合起来。

    “咦,小波哥,你的衣服里面是什么啊?”张佳丽一边洗着一边从刘小波的衣服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玻璃瓶,拿着问刘小波道。

    刘小波瞧见,那正是自己从花瓣上收集的露珠。昨天晚上,一共收集了两瓶。今天在化妆品店里被女老板打碎了一瓶,现在还剩下一瓶。

    刘小波正要给张佳丽说这是一瓶很贵的香水呢,不料还没有开口,张佳丽“啊”的一声,玻璃瓶掉落在洗脸盆里,洗脸盆里接了一盆热水。玻璃瓶倒是没有摔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里面的露珠一感应到温度,忽然起了一层烟雾,好像是在玻璃瓶里面沸腾起来。

    “扑”的一声,气雾冲破了瓶盖,露水跟洗脸盆里面的露水顿时融合在了一起。

    一股奇异的香味顿时从盆中蒸腾起来,张佳丽一下子就被香味给迷醉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