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我收留你
    许洁去开车了,刘小波喜滋滋跟上去。哪知道许洁坐上车后,立马就把车门锁住了。

    刘小波拉了半晌没拉开,纳闷问道:“小洁,不是去你家借宿吗?你咋不让我上车啊?”

    许洁先是捂着嘴偷笑,随即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说道:“小波,你想多了,我不习惯两个人住在一套房子里。那个,听说你好像是住在宾馆里的,还是回宾馆去吧!”

    许洁故意调侃,说着就把车子发动起来。

    “哎……小洁,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啊?不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

    许洁狡黠笑道:“我是小女子又不是君子,嘿嘿,本姑娘困了,要回家去睡觉了,撒有拉拉……”

    许洁说着朝刘小波挥手,车子立马开动起来。刘小波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车子经过萧兰的身边,许洁伸出头说道:“兰兰,别忘了,送小波老板去宾馆哈!呵呵……”许洁笑着开着奔驰车去远了。

    刘小波站稳身形,气呼呼的,“哼,小洁,你敢坑我,有你的……”

    瞧着刘小波狼狈的模样,萧兰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

    “哈哈,刘小波,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活该!”萧兰故意这样说道。

    刘小波正在气头上呢,白了萧兰一眼,“喂,兰兰,有这么跟老板说话的吗?”

    萧兰却叉着腰理直气壮地说道:“在工作的时候,你是我的老板,私下里啥也不是,别拿官帽子压我了!”

    “你……反天了……”刘小波装出气呼呼的模样说道。

    萧兰不吃这一招,到街边把天籁车发动了,冲刘小波说道:“喂,怎么,还不上车,想要露宿街头啊?”

    刘小波把三轮摩托车放在大药房的,如果这会儿萧兰把车开走了,他可麻烦了。没办法,刘小波只有上前,钻到了萧兰的车里面。

    “兰兰,去世纪宾馆。”刘小波上车就说道。世纪宾馆正是张佳丽住的那个宾馆,在那宾馆的房间里,还有刘小波的地铺呢!这时候没地方可去,只有回那里了。

    “好哇!”萧兰答道,然后发动车子,载着刘小波开走。

    车子开了一阵,刘小波发现有点不对劲儿啊!萧兰这也不是往世纪宾馆去啊,开的这条路线有点陌生。

    “喂,兰兰,你是不是走错了啊?”刘小波纳闷地问道。

    萧兰抿嘴笑了笑,腮帮涌出两片红云,只是在晚上,刘小波看不见。

    “小波,去我家吧,我也是一个人在家……”萧兰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但是刘小波听力超常,听得清清楚楚,立马就魔怔住了。“兰兰,你愿意收留我?难道你不怕我对你……”

    “哼,我才不怕你呢!”萧兰撅着小嘴说道。

    刘小波心里一阵感动,脱开说道:“兰兰,还是你对我好啊,小洁,真是……太伤我心了……”

    其实此时的萧兰心里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呢!就在发动车子的那一瞬间,她做出了这个决定。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就好像当时忽然着魔了一样。

    “哼,小波,我可对你说。我收留你可是有条件的。”萧兰撅着嘴巴说道。

    “兰兰,你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我一定满足你。”刘小波信誓旦旦地说道。

    听到“满足”这个字,萧兰的心里忽然间一荡,顿时感觉羞得不行了。呸呸呸,脑子想什么呢!

    “我要你再送我3瓶香水。”萧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刘小波还以为什么条件呢,原来是香水啊,真是太小儿科的事情了。于是拍着胸脯说道:“兰兰,你太见外了,怎么能只要3瓶呢,我下次直接给你带10瓶香水。”

    刘小波表现出十分的大方和耿直。

    果然,萧兰一阵激动,失声叫出来:“真的,说话要算数。”

    刘小波说道:“一定算数。”

    萧兰很快稳定了情绪,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条件,那个、晚上你可得老实,不得乱来……”

    说完这句,萧兰的脸一下子发烫起来。

    “嘿嘿,放心,我可不是一个乱来的人哦……”刘小波正儿八经地答道。

    萧兰买的房子是在新修的小区,a4栋11楼,电梯公寓的黄金楼层。

    萧兰带着刘小波乘着电梯上去。

    萧兰家面积挺大的,装修采用的是时尚风格,富有年轻的格调。

    刘小波参观了一番,说道:“兰兰,挺厉害的,买这么大套房子?”

    萧兰说:“都靠小洁,我毕业就跟着小洁,小洁开了公司。我买房子的钱都是从小洁手上挣过来的。”

    “非常完美,不过有点可惜……”刘小波故意摇头晃脑地说道。

    “什么可惜?”萧兰好奇地问道。

    刘小波一阵坏笑:“你一个大美人住这么大一套房子,都没得个男人陪,你说是不是可惜啊?”

    刘小波说得直接,萧兰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啐道:“没得正经!”

    由于平时间是一个人住,所以次卧没有被子,萧兰抱了一床崭新的被子到次卧,对刘小波说道:“今晚你就住次卧,我在主卧有洗漱的地方,你自个儿早点洗了休息吧!”

    萧兰的声音很小,显得颇不自在,说完这话,就匆匆进了主卧,反手把房门关上了。

    不一会儿,主卧房间里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想是萧兰在洗澡了。

    刘小波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听着水声,脑子里不由地一阵乱想。要知道他可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啊,这样孤男寡女处在一套房子里,哪有不乱想的。

    萧兰跟张佳丽不一样,像是一块成熟的肥沃土地,需要开垦。

    刘小波会乱想,估计萧兰也会乱想,不然她紧张啥呢!

    说实话,萧兰还是挺漂亮的,比起许洁的性感来说,她又有着独特性感的一面。譬如,身材凹凸,爱穿职业装,有着都市职场上的丰韵。

    刘小波的脑海里立马闪现萧兰一丝不挂地冲洗着,想着想着,金字塔又修建起来了。

    “哎,这都是什么事啊……”刘小波心想再乱想下去肯定会出事的,连忙去卫生间洗澡,把身上的火焰浇熄灭。

    “哗啦啦!”

    萧兰洗了出来就听到外面卫生间传来很大的水声,她知道刘小波正在洗澡呢!不知道为何,萧兰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个男人什么也没穿的情形。

    萧兰面红耳赤,连忙把那污秽的思想打住。

    躺在床上,那水声哗啦啦不绝于耳,无时无刻没有牵动她的心。她觉得好烦躁,钻进被子里,把耳朵捂住。但是,那水声却好像长着翅膀一样,透过她的指缝飞进她的耳朵。

    她实在受不了了,一下把被盖掀开,才发现外面根本没有水声了。

    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萧兰呼出了一口气,重新躺下来。月色从窗外透进,映照在两米宽的大床上,萧兰瞧着,心头涌起几丝孤独与寂寞。

    被盖上还残留着刘小波送的香水的味道,非常好闻。轻轻翻身的时候,睡衣褶皱的地方不禁意触到了胸前。

    那是最敏感的地方,能唤起人强烈的原始冲动,萧兰的心里一荡,忽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愿望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