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萧兰风情
    萧兰好像得了魔症一样从床上起了来,鞋子都没有穿,蹑手蹑脚走到了门边。

    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房门,不过只是留了一条缝。萧兰透过缝隙朝外面看去。

    外面灯光熄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异动。萧兰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有一丝孤独落寞涌在心头。

    刘小波次卧的灯已经关掉了,估计已经睡了。萧兰重新把门关上,轻轻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床睡觉。

    就在回头那一瞬间,萧兰忽然看见窗户处出现了一张脸,黑乎乎的一张脸,还在晃动,很恐怖。

    萧兰哪里见过这样诡异的东西啊,吓得“哇”的一声大叫起来。

    声音刺耳,直接传到了隔壁刘小波的耳朵里。

    刘小波特别机警,知道萧兰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翻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几步过来,顾不得其它,抓住主卧房门的门把一拧。

    没想到主卧房门没有反锁啊,刘小波旋即把房门推开。原来萧兰刚才因为紧张忘记了反锁房门。

    “兰兰,怎么了?”刘小波大声问道。

    “啊!有鬼!有张鬼脸!”萧兰一下子扑了上来,直接跳到了刘小波的身上,双臂紧紧环着刘小波的脖子,光着腿夹在刘小波的身上。身子不停颤抖,估计被吓得不轻。

    “有鬼?”刘小波愣了一下,忙问道:“哪里?”

    萧兰把脑袋埋在刘小波的怀里,头也不抬,手指窗户处。

    刘小波顺着那里看去,果然看见窗户外面有一个椭圆的黑乎乎的东西,还在轻轻晃动。

    刘小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直接把房间的灯按开了。

    就这样抱着萧兰走过去一瞧,晕,哪里是什么鬼脸啊!而是一张毛巾,估计是从楼上掉落下来。因为萧兰房间的窗户有防护栏,所以挂在了防护栏上,夜风一吹,就轻轻飘动。

    刘小波把毛巾抓了过来,见比较干净,估计是刚刚掉下来的,哑然失笑:“兰兰,你睁开眼睛瞧瞧,这不是鬼脸,是条毛巾啊!”

    “毛巾?”萧兰从刘小波的怀里抬起头来,朝刘小波手上看去,不是么,还真是一条毛巾。

    “怎么会是一条毛巾?”萧兰想着刚才的一幕,都心有余悸。

    刘小波解释说道:“这条毛巾刚刚从楼上掉下来,恰好挂在了你家的防护栏上,黑乎乎的一团,风一吹就晃动。在没开灯的情况下,乍一看去有点碜人。不过,我怎么瞧它也不像是一张鬼脸啊,你是怎么看出它是鬼脸的?”

    萧兰听到这里,脸上红霞攀飞,“这……”萧兰总不会说自己刚才做贼心虚,所以胡乱臆想了。

    萧兰的脸蛋越来越红,说不出话来。忽然身子一震,才意识到自己正抱在刘小波的身上呢!而且双腿交错,把刘小波的腰身夹得紧紧的。

    由于萧兰是穿着睡衣的,春夏的睡衣本来比较薄,比较短。只见她白玉双腿什么也没有穿,摆着这样的姿势。

    而且刘小波的一只手正牢牢拖住她身子。

    刘小波见萧兰支支吾吾回答不出,低头看去,恰好瞧见萧兰的脸蛋红得像是苹果,可好看了。不过,更好看的还在下面呢!刘小波很快瞧见了一片另男人向往的雪白山峰。

    实在白,比起村里罗雪梅的那对还要白!

    恰好两人处在这么一个诱惑的姿势,刘小波的身上立马就有了反映,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兰兰,你好漂亮……”刘小波不自禁赞道。

    萧兰羞赧,但也被刘小波身上浓浓的男子气息迷住,她的手触在刘小波身上结实的肌肉上,羞红着脸,娇嗲嗲地说道:“你……好man啊……”

    哇,挺潮的,一句“好man啊”直接扎到刘小波的心窝子里去了。

    “一个人的日子是不是很阴冷……”刘小波喉咙吞动。

    萧兰咬着嘴唇点头。

    “那我给你阳光!”刘小波再也忍耐不住了,抱着萧兰直接放倒在床上去了。

    一阵狂吻,从上到下,近似疯狂。萧兰的身子轻颤着,蜷缩着,享受着从未有过的紧张、舒服和刺激。

    一夜的激情。

    刘小波把萧兰搂在怀里,此时的萧兰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紧紧依偎在刘小波的怀里。

    “兰兰,你会怪我吗,我可是结了婚的男人。”刘小波抚摸着萧兰细滑的肌肤问道。

    萧兰的身子缩了缩,缩在刘小波的怀里更紧,说道:“我不会怪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嗯,兰兰,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我相信你。”

    “……”

    感受到春日和煦阳光的萧兰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由一个冷冰刁蛮的职场女变成了温柔如水的小家碧玉。

    萧兰很早就起床来了,给刘小波做可口的早饭。

    刘小波起床来,瞧着萧兰走路有些异样,知道昨晚自个儿太猛了。有点自责,心里一阵怜惜,就在厨房里,从后面把萧兰搂住。

    两只手恰好按住萧兰胸前那团丰盈,而且轻轻揉动。

    萧兰没有阻止,任由刘小波造次。

    “小波,以后到了城里,没地方住,就到我这里住,我有多的钥匙,给你一把!”萧兰贴心地说道。

    “好,兰兰,听你的。”

    吃过早饭,萧兰开着天籁车载着刘小波一起去了天成大药房。萧兰上班去了,而刘小波则骑了自己的三轮摩托车回村里去了。

    一回到镇上,刘小波连忙给村长打了个电话。

    “小波,有什么事需要叔效劳的啊?”村长乐呵呵地说道。

    刘小波说:“先烈叔,你帮我联系下头次给村小学建楼房的工程队,镇里的食品加工厂手续下来了,可以开建了。”

    村长知道刘小波要在镇里办一个小型的食品加工厂,听着可以开建了,很是高兴,连忙说道:“小波,你放心,叔马上联系。对了,村民入股的麦子都放到村委会来了,你叫大货车来拉。”

    刘小波说道:“好咧。”

    挂了电话,到酿酒作坊叫了王自才,让王自才到养猪场去找大货车,然后去村里拉小麦。

    王自才没想到这么快村里又有粮食了,高兴万分,酿酒作坊正愁没粮食了呢,于是忙着就去叫货车了。

    那个工程队是郭队长带队的,郭队长听说是刘小波要建厂,扔下手里的其它活儿,带着队员就到了镇上。

    刘小波带着郭队长到了那块荒地,大致讲解了建厂的一些注意细节。郭队长拍着胸脯说:“小波老板,你放心,我一定带着队友把工程建好。”

    刘小波相信郭队长,就让郭队长开干了。

    骑着三轮摩托车从镇上到村上,骑在半路,忽然手机“叮”响了一下,刘小波停下来,把手机拿出来看。

    见是萧兰发的微信:“小波,你安全到村了吗?你一走我心里就空落落的,好想你啊!”

    刘小波想着萧兰昨夜的风情,不禁意乱,连忙回复:“乖乖兰兰,我已经到了,等两天我就上来,到时候再……嘿嘿……”

    萧兰发了几个羞羞的笑脸过来,然后又打了一段文字:“嗯嗯,来的时候别忘了带10瓶香水……”

    “放心,一定带来。”

    刘小波把手机重新装进了裤兜,想着萧兰的关心,心里暖暖的。

    女人和男人不一样,把身子给了男人,心也就给了男人。而男人把心给了一个女人,还有可能把身子给无数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