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惩罚
    原来,刘小波跟唐小云打电话的时候,刘小波故意把“李氏药业卖假药”几个字咬得很重。唐小云心思机敏,当时稍稍一思索就明白过来了。刘小波是故意叫她过去帮忙呢!

    后面挂了电话之后,刘小波特意给唐小云发了一条文字微信,叫唐小云路过车站地摊的时候买一支假人参来。

    如果是其他人叫唐小云做这样的事情,唐小云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但刘小波不一样,不知道为何,刘小波说的话让她不能拒绝。她只能在心里这样认为。

    她能傲视天下,全都是刘小波的功劳啊!她如此做,也是为了回谢刘小波。

    李氏药业在南城搞垄断,把药价抬的很高,她早就看不下去了,趁此机会挫一下李氏药业的威风又何尝不可!

    所以,唐小云毅然决定帮助刘小波了。

    堂堂的公安局局长居然帮刘小波干打假的事情也是让人醉了,萧兰和几个小妹子更加领略到了刘小波的超强魅力!

    当晚,刘小波自然是住在萧兰的家里的。

    人家都说屁股大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高,事实的确如此。萧兰这一晚故意半遮半掩地撩着刘小波。

    刘小波的灵力已经全部恢复,精力旺盛,自然正果了这只小妖精。

    之后,萧兰满足地躺在了刘小波的怀里,用白嫩的小手戳着刘小波。

    刘小波搂着她说道:“兰兰,现在好了,那家天成大药房已经被我干掉了,以后再没有什么阻拦,你就放心地发展咱们的大药房。以后生意火爆了,赚了钱,我给你发高额奖金!”

    萧兰听了心里欢喜,娇声问道:“刘总,你给我发多少奖金啊?”

    刘小波“嘿嘿”笑道:“这个得看你的业绩,另外我也得和小洁商量一下。不过,你放心,小洁不仅是你的老总,还是你的大学同学,绝对是不会亏待你的!”

    萧兰听着感动,一改玩笑神态,言真意切地说道:“小波,你是我最爱的人。而小洁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大恩人,我能为你俩做事情,我心甘情愿,不要奖金也行。”

    刘小波见萧兰这么大义,更喜欢她了,把她搂得更紧。

    “不行,奖金还是要发的。”刘小波郑重其事地说道。不论职位大小,不亏待员工,是刘小波当老板的风格。

    见刘小波一再坚持,萧兰像是温柔的小女人说道:“嗯,小波,我都听你的。”

    “唔,对了,小波,我看你跟小洁走的挺近的,是不是之间、有点什么啊?”萧兰忽然问道,不过言语中表现出有些不好意思。

    刘小波没曾想到萧兰冷不防丁问这个问题,立马答道:“兰兰,你怎么会这么问啊?我跟小洁可是清清白白的。”

    萧兰一听着“清清白白”四个字,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羞涩地说道:“小波,其实你和小洁有什么,我也不会介意的。小洁是我的闺蜜,是我最好的朋友……”

    刘小波听到这里直接就愣住了!晕,这小妮子在想什么啊?

    “兰兰,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小波故意这样问道。

    “啊!”萧兰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道歉:“小波,没什么意思,我自己瞎说的……”

    “说错话了不是?那得小小惩罚你一下。”刘小波坏坏地说道。

    “怎、怎么处罚啊?”萧兰一紧张,脸蛋都红了。

    刘小波的目光一下子盯在萧兰的身上,坏坏说:“过来,我要家法伺候!”

    “啊,真要打我啊?”

    “当然。”刘小波强调说道。

    萧兰没有办法,只能走了过去。

    此时的萧兰半靠在床上!腰部呈一条优美的曲线,好似要把身板拉成一张弓似的。凹凸有致,性感十足,瞧得刘小波身上火焰一下就燃了起来。

    “啪!”刘小波轻轻一掌拍去,击起千层浪,好有弹性啊!

    “错了没……”刘小波假装生气的问道。

    “嗯……”萧兰被拍得心神荡漾,羞涩的回道。

    刘小波被这娇滴滴的声音弄的骨头都酥了,哪里能忍住,整个人直接扑向了这只小妖精……

    第二天,刘小波到人民医院停车场取了自己的三轮摩托车,然后骑着三轮摩托车回镇上去了。

    “小波老板!”强子见着了刘小波,连忙跑了过来汇报道:“两天时间,我们已经包装了差不多500瓶九角玉琼了。现在,九角玉琼完全可以销售了。”

    刘小波一听,十分高兴,没想到食品包装厂的速度这么快。刘小波连忙和强子去查看包装好的九角玉琼。

    只见500多瓶陈放在一起,密密麻麻的,看起来颇为壮观。刘小波特意拿了一瓶起来,仔细查看这包装。

    嗯,不错,包装大气上档次,完全可以跟那些名酒的包装相媲美。而且,这酒经过包装之后,档次立马显得不一样了。不知道的,光是看这包装,还真以为是什么名酒呢!

    刘小波一下子提了4瓶酒,然后出了食品加工厂。

    放了两瓶在自己的三轮摩托车上,刘小波提了两瓶朝镇政府走去。

    刘小波打算送齐镇长两瓶包装好的九角玉琼,建食品加工厂的时候,齐镇长可是帮了不少的忙。

    以前给齐镇长送的都是散酒,虽然品质跟包装后的是一样的,但感觉完全不同了。现在的九角玉琼可是有商标权的,光是一瓶就能卖到2000块。

    很快到了镇政府大院,刘小波到了齐镇长的办公室,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轻轻叫了两声“老哥”,却不见答应,于是刘小波推门走了进去。

    乡镇上这种老式的房子房间都修得比较大,光是一间就有50多个平方。所以齐镇长的办公室被隔了两间,外间用来办公,里间用来休息,主要是办公中途累了的时候,可以小憩一会儿。

    刘小波刚刚走近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异样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