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通知分红
    谢美玉不愧是做会计的,算账的速度十分快,而且非常精细,几乎是不会出错的。就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把全村每户该分红多少钱给算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刘小波很早就起来了。先去找村长,叫村长先去村委会的大喇叭通知一下,让全村的人都到村委会来开会。

    村长好奇问道:“小波,今天开什么会啊?”

    刘小波高兴地笑着说道:“先烈叔,叫大家伙儿来领钱呢?”

    “领钱?领什么钱啊?”村长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小波说道:“还有什么钱啊?当然是酿酒作坊分红的钱。”

    “啊,今天才10多号,这么快就能分红了?”村长明显有点不信。酿酒作坊就算是提前把酒酿出来,但是并非一次性就能全部卖出去。何况,仅仅是10多天,能卖出去多少酒啊?

    刘小波瞧着村长一脸疑惑的神色,说道:“先烈叔,虽然才10多号。但是我已经提前把酒卖出去了,所以说才会叫大家分红。”

    “那……卖了多少钱啊?”村长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要知道头次刘小波可是允诺全村人了的,平均每户要分红20万啊!如今才10天的时间,小波能卖多少钱,估计20万这么高的目标根本是达不到了。

    没想到刘小波呵呵一笑,说道:“先烈叔,我刘小波可是说话算数的。我说过平均每户分红20万,自然就能达到。”

    “什么?真能分20万?”村长惊得嘴巴都张圆了。

    “肯定啊,我取了一麻袋钱呢!先烈叔,快去通知一下。”刘小波有点着急了。

    “哦,好!”村长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喜不自胜连忙跑去村委会通知了。

    于是,一大清早,九角村的大喇叭就响起来了。

    “父老乡亲们,你们这个月入股酿酒作坊有了成效了!小波通知大家,请大家现在、马上就到村委会来分红。”

    这个通知一出,村里面立马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

    “你们听到没有,村长通知的,小波说的,叫大家现在就到村委会去分红呢!”

    “是啊,大喇叭上是这样说的啊!”

    “不是说的月底分红吗?今天才10号啊,怎么这么快就分红了啊?”

    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呢,相继出了院子互相询问,确定大家都是听到了,根本就没有错。

    “小波上次允诺大家的,说是平均每户要分20万。这才短短10天,应该不会卖这么多钱吧?”一位村民疑惑地问道。要知道他头次可是非常相信刘小波的话,还盼着刘小波分红下来改建自家的房屋呢!

    另一个村民摇了摇头,说道:“我猜测小波说的20万分红估计是做不到了。你们想想啊,咱们村可是有20多户人家,按照平均每户20万计算,就要400多万。刘小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哪里卖得了400多万啊!”

    大家听了都觉得有道理,400多万金额太庞大了,如果10天时间就能卖到这么多钱,那刘小波就是一个神话了。

    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决定先到村委会去看看再说。

    哪知道刚刚走在半路,村里的大喇叭又响起来了,还是村长的声音。村长在大喇叭上半开玩笑地说道:“各位村民朋友们,你们出门了吗?刚才忘了说了,你们得拿一只结实的大袋子来。如果口袋不结实,怕是装不了那么多钱!”

    到底是要装多少钱啊?还要拿一只结实的袋子?村民们听到这里都愣了一下,随即取而代之的是激动和兴奋。

    难道小波真的要给大家分红20万?

    大家都激动得不行了,忙不迭回去提了结实的大袋子出来,朝村委会赶。

    很快,大家伙儿都赶到了村委会。不管是在小波基地和厂里干活的,还是没有去干活的,都到了村委会。

    这时候,谢美玉把奔驰车直接开到了村委会的大坝子里,然后叫了两个有力气的,把重重的麻袋从奔驰车的后备箱拖了出来。

    大家的目光都被大麻袋给吸引住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大麻袋。当大麻袋打开的那一瞬间,大家伙儿瞧见了里面崭新的一叠叠红票子,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哇,这么多的钱啊!这可是村民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啊!小波没有说错,真是要给他们分这么多红利。

    村委会的大坝子上顿时沸腾起来,这种盛况可谓是空前。大家想着即将分到数十万的高额红利,想着自己的小洋房就要盖了起来,无不欢呼雀跃。

    这时,刘小波站到了台子上面,向着大家挥了挥手,示意大家不要激动,先安静下来。

    此时,大家伙儿哪有不听刘小波的,要知道刘小波此刻在他们的心里,那就是神话。

    就在一瞬间,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刘小波的脚下放着一瓶有着精致包装的瓶装酒。只见刘小波把瓶装酒抱了起来,举过头顶,向着大伙儿问道:“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一小部分人知道,但也有大部分人不知道。很多人都摇头。

    刘小波兴奋地说道:“这酒名叫九角玉琼,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它就是我们村里人种植出的粮食酿造出来的,然后我对它申请了商标,然后加工成了瓶装酒。”

    大家一瞧,咦,这还挺稀奇的。大家开先都以为粮食酒酿造出来是以散酒的形式卖出去的,没想到刘小波竟然把它加工成了这么漂亮的瓶装酒。

    “小波,是不是加工后的瓶装酒要比散酒贵一些啊?”刘保全老实巴交地问道。

    刘小波“呵呵”一笑,说道:“保全哥,你说的对,不过也有不对的地方。”

    “我哪里说的不对啊?”刘保全抓挠了一下脑袋,好奇地问道。

    “瓶装酒的确是要比散酒贵,但却不是只贵了一些,而是贵了很多啊!”刘小波说着目光看向大家,把九角玉琼又举高了一些,脸上展露出得意之色,大声问道:“乡亲们,你们知道九角玉琼多少钱一瓶吗?”

    刘小波说着用另一只手比划出两个手指。

    二叔刘大文瞧见,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小波,咱们的粮食酒散酒在镇上卖的是10块钱一瓶,瓶装酒该不会是卖20块一瓶吧?”

    大家听到这里顿时就笑了起来,刘四毛叫道:“老爸,你可真会算账啊!如果是卖20块钱一瓶,小波能赚回一麻袋的钱吗?”

    “就是、就是……”大家都笑了起来。刘大文以前就是在镇上小商铺买的10块钱一瓶的烧酒。

    “那、那该不会是200块钱一瓶吧?”刘大文声音有点发颤,明显很是吃惊了。

    要知道200块钱一瓶的酒对于村民们来说价格已经是很高了。全村好多人喝了半辈子酒,都还没喝过超过100块钱一瓶的酒呢!

    而且让他们惊讶的是,粮食酒散酒只能卖10元钱一斤,而加工成瓶装酒后,就能卖到200块钱一瓶。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这利润一下就翻了好多倍。

    “对、对,铁定是200块钱一瓶了。”大家都互相点头断定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