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请求当师傅
    张浩锋也没有想到峰辉集团的高端酒铺会赚这么多钱,不过想着九角玉琼的品质,就算是价值上万,也是值得的。

    张浩锋立马握紧刘小波的手,激动地说道:“小波老弟,太好了,老哥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张总,你说谢谢,就太见外了。”刘小波客气地说道。

    张浩锋特别高兴,竟然以认识刘小波而感到荣幸。此时,看刘小波是越看越喜欢啦!

    张浩锋紧紧拉着刘小波的手,像是如获至宝一样,热情劲儿简直是甭提了。

    “走,小波,跟老哥坐在一起,中午,老哥可得尝尝你的乡土腊味。另外,咱哥俩好好喝几杯九角玉琼!”

    这时,饭菜已经入座,张浩锋招呼大家都坐了上去。

    刘小波被张浩锋拉着的瞬间,用眼角的余光瞧见了张千和薛康两人。见这两个嘟着脸,生着气,可能是因为自己被张浩锋看重,而感到十分不爽。

    不过刘小波的心里可得意了,脸上故意露出得色,瞟着两人呢!

    张千和薛康瞧见了,更气了。特别是张千,恨得牙痒痒,心里愤愤地道:“不就是个农村种地的嘛,得意啥,哼,非得给你一点厉害尝尝!”

    于是,大家都入座吃午餐了。

    此时餐桌上面已经摆上了许多丰富的菜肴,只是小波拿过来的乡土腊味还没有加工成熟。

    不过,当大家都坐下之后,何妈就端上了两大盘腊味上来。何妈为了在短时间做熟刘小波的乡土腊味,所以用了非常简单的方法,直接用高压锅压熟。

    压熟之后,用餐盘装上,便端了上来。也就是说没有添加任何的佐料以及用任何的烹饪手段。

    何妈在端过来的一路上,两只眼珠子紧紧盯着盘子里的腊味,喉咙间忍不住蠕动了好几下,好像是在吞口水一样。

    大家都好奇,何妈怎么会有这么异常的表现啊!

    不料,就在餐盘端上桌子的一瞬间,一股浓浓的咸香味道扑鼻而来,立马吸引住了餐桌上的每一个人。

    “啊,这腊味怎么这么香?”王秘第一个忍不住说道。

    “是啊,这种香味太奇特了,好像能攫住人的心神,让人的口水一下就流出来了!”张秘和王秘坐在一起的,也忍不住说道。

    张浩锋、薛丽花都被香味吸引了,十分惊奇,忍不住拿起筷子就夹了吃。先夹了土猪肉,一吃进嘴里,两人瞬间就惊愕住了。

    “小波老弟,这……这不是简单的美味,而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绝品美味啊!”张浩锋忍不住赞叹说道。

    像他有这样资产的人,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啊!但是吃过的好多珍馐美味,跟眼前的小波乡土腊味比起来,都远远不如。

    张浩锋赞叹完后,迫不及待再去夹了一块咸香稻花鱼、药山兔,吃过之后,只觉瘦而不柴香而不腻,比起丽人酒店、丽佳酒店新鲜的药山兔和稻花鱼,更有着独特的味道。

    “实在太好吃了!”张浩锋再次赞叹一声,顾不得自己是老总的身份了,直接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而这时,再看薛丽花和两位秘书都矜持不下去了,几乎是抢着夹桌上的腊味了。

    但是他们却是抢不过两个人,有两个人虽然对刘小波十分不屑,但这乡土美味却是让他俩馋得直流口水。

    这两个人就是张千和薛康。两个出手非常快,嘴巴里还嚼着呢,但手上筷子又夹了去。

    特别是薛康,实在是太夸张了。到后面直接用手去抓了,直接抓了一只药山兔腿子吃起来。

    张千和薛康可谓是狼吞虎咽,把桌上的腊味吃完,几乎肚子就已经饱了。两人俨然是小孩子一般,吃过之后抹了抹嘴上的油,然后就准备溜下桌子。

    张浩锋早已经看出了两人打的什么主意,大声喝道:“张千、薛康,你俩哪里都不准走。就算是吃饱了,也得陪着大家一起吃。”

    张浩锋说话十分严厉,两人心里害怕,没有办法,只有嘀咕着乖乖继续坐在席间。

    这时,张浩锋已经迫不及待叫了张秘把刘小波送过来的九角玉琼开了,然后,几个大男人就喝起来。

    王秘和张秘可还从来没有喝过九角玉琼,刚才听张浩锋给予高度赞美,早已经迫不及待了,连忙端起酒杯喝上了,只是喝了一口立马就陶醉了。

    这酒十分醇香,的确是要赛过茅台五粮液等名酒好多倍啊!能批发到2000块的价格,完全是物有所值。

    王秘和张秘都向刘小波竖起了大拇指!想着刘小波以后能长期给新源地产公司供应九角玉琼,以后就能经常喝到这样的美酒,两人心里都高兴无比!

    张浩锋喝得高兴,特意给刘小波倒上了一杯,然后敬酒道:“小波老弟,你老实跟老哥说,你是不是会医术啊?要知道老哥带着你大娘可是跑了许多的知名大医院,都没能缓解她身上的寒症。但是你刚才只是轻轻揉了几下,就让你大娘神色大为好转。实在是太过惊奇了吧!”

    刘小波已经喝了好几杯九角玉琼了,喝得开心,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说道:“张总,我的确会一些独特的中医法门,刚才我给大娘按揉了几下,我敢打包票的说,大娘不仅气色会好转,而且很快就会说出话来!”

    “什么?说出话来?”刘小波这一句话可是让张浩锋惊得差点要跳起来。

    刘小波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最迟明天,大娘一定会说出话来的!”

    瞧着刘小波胸有成竹的样子,张浩锋和薛丽花有了七八分的相信,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这时候,只听张千很不屑地小声“切”了一声,“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人家那么多知名医院都看不好我奶奶,你就是按揉几下就看好了?哼哼,打死我也不相信的。”

    一旁的薛康脸上也露出鄙夷的神色。不得不承认,刘小波拿过来的乡土腊味特别好吃,但是他和张千还是超级看不起刘小波。

    薛康也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表示不相信刘小波会有那么厉害的中医手段。

    但是张浩锋却非常相信刘小波,忽然眼睛一亮,对刘小波说道:“小波老弟,老哥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刘小波笑着说道:“张总,你可别跟我见外,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了,不论如何我都会帮到的。”

    张浩锋听见高兴地说道:“太好了!”说着手指张千,忿忿地说道:“我养的这个丫头实在是太不成器了。从小就贪玩好耍,而且刁蛮任性,忒不听话。我可是托了很多关系,才把她送到省里的医科大学读书的,没想到她大学还没毕业就不读了,辍学回来,然后跟着我这个同样不成器的外侄子整天不误正业,偷着去学赛车,你说像什么话啊!”

    张浩锋说到这里,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张千没想到老爸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气得把嘴巴嘟起,但是却不敢顶嘴。

    薛康没想到姑父把自己也说进去了,感觉可难堪了,把脑袋几乎埋到桌子下面去了。

    这时候,忽然听到张浩锋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奢望我这个独生女儿能飞黄腾达,我只希望她这一辈子能简简单单、快快乐乐,能有一个轻松稳定的工作,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也是当初我叫她去学医的原因。”

    张浩锋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小波老弟,我看你对医术有一定的造诣,能不能让张千拜你为师,跟你学习一些医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