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捅鸟窝
    到了药山兔厂,见刘双双、罗雪梅以及工人都到林地深处给药山兔洒党参片去了。只有刘大头肩上托着小雪在林地边上巡逻。

    刘小波走了近处,叫道:“大头哥。”

    “小波,你来了啊!”刘大头瞧着刘小波非常高兴,连忙迎上前来。

    不仅刘大头见着刘小波高兴,他肩上的小雪瞧着刘小波也十分高兴,龇牙咧嘴地“呱呱”直叫。

    刘小波也好久没有看见小雪了,把手伸出来,叫道:“小雪。”

    雪貂极具灵性,纵身一跃,就跃到了刘小波的怀里,脑袋在刘小波的胸膛上蹭来蹭去,十分的亲热。

    刘小波用手轻轻抚摸着雪貂身上柔润的毛发,笑着问道:“小雪,近段时间跟着大头哥又有没有立下大功啊?”

    小雪似乎是能听懂刘小波的话,把头抬起来,两只眼睛放出光亮,兴奋地“呱呱”直叫,好像是在给刘小波汇报呢!

    但小雪毕竟是不能说出人话的,它“呱呱”一阵叫,刘小波还是不能理会它叫的是什么意思。

    这时,刘大头帮着说道:“小波,小雪真是太厉害了,光是这一个月就接连三次咬死5头到林地偷吃药山兔的野狼。你不知道那野狼长得身躯庞大,非常凶恶,但跟小雪对阵,分分钟败下阵来!”

    刘小波听着惊奇道:“这么厉害?”脑海中回想小雪以前和自己到原始深山中跟猛兽搏斗的情形,不由地十分佩服。

    看来小雪真不是普通的兽类啊!

    “小雪,你真是好样的!”刘小波向小雪竖起了大拇指,表扬说道。

    小雪似乎能听懂表扬似的,欢喜极了,在刘小波的怀里不停地蹭呀蹭,然后把脑袋伸出来,伸出舌头在刘小波的手掌中舔呀舔。

    刘小波旋即就明白小雪做出这样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了,小雪是嘴馋着自己的灵蛇雨露呢!

    刘小波每次上来,只要是单独和小雪在一起,就一定会给小雪喂食灵蛇雨露。而小雪在吃食灵蛇雨露之后,变得更加聪慧,更加敏捷了。

    只是现在不行,因为刘大头在面前,如果刘小波沁出灵蛇雨露,岂不是就露馅了。

    刘小波用手抚摸小雪的脑瓜子,示意等一会儿。小雪似乎能心神领会,便乖乖地趴在了刘小波的怀里。

    “四毛哥,这几天斑鸠的情况怎么样?”这是刘小波上来的目的,也是最关心的事情。

    刘大头高兴地说道:“小波,跟你预想的差不多。现在有两批斑鸠每天都会飞到林地里。上午来一批,下午来一批,每一批都不下数百只。它们每一次飞进来,就钻到蟠桃树丛中去了,一直要逗留几个小时才会离去。”

    刘小波听着非常高兴,一是飞来的斑鸠数量多,二是飞进来在蟠桃树丛中逗留几个小时,说明正是在蟠桃树上寻找红菌虫吃。

    这时,听刘大头纳闷说道:“小波,真是奇怪了。每天都有两大批斑鸠飞到蟠桃树林中吃红菌虫,按理说也就一两天,就可以把所有蟠桃树上的红菌虫吃干净的。但是我和双双发现,这些红菌虫头天被吃干净后,第二天树上又会长出新的红菌虫。这些红菌虫好像永远吃不尽似的。”

    刘小波听到这里并不感到奇怪,因为自己早就料想到了的。

    红菌虫是一种真菌虫子,生长率是非常高的,一般的太小肉眼几乎看不见。而在蟠桃树的林地里,却能长成肉眼可看见的大个儿程度,主要是因为红菌虫也吸食了灵蛇雨露的养分。

    党参片是用灵蛇雨露灌溉长出来的,而药山兔吃了党参片,排除了粪便,蟠桃树吸收了粪便中的养分,树干上也有了灵蛇雨露的养分,红菌虫就是吸食了树干上灵蛇雨露的成份长成这么大个的。这是一种生态链循环啦!

    刘小波想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如果照着这样的生态链,那斑鸠吃了红菌虫,岂不是也会获得灵蛇雨露的奇效。那这些斑鸠就不是普通的斑鸠了,和药山兔一样,也会有很高的价值啊!

    这些斑鸠一定会变得肉质鲜美,十分富有营养,捕捉下来去卖,一定会卖个好价钱的。

    但是这个念头只在刘小的脑海里一闪即逝,因为刘小波认为绝不能这么做。一是自己要靠着这些斑鸠吃蟠桃树上的红菌虫,二是斑鸠属于重点野生保护动物,是不能随意捕杀的。

    “那个,大头哥,或许这些红菌虫的繁殖能力非常强,所以我才让你引诱这些斑鸠,让它们形成条件反射,能长期定时地飞进来吃红菌虫!”刘小波眼珠转动地说道。

    刘大头深信不疑,敬佩地说道:“小波,你的眼光看得真是太长远了。”

    “走,我们去蟠桃树林地深处去看看!”刘小波提议道。

    “嗯,好。”刘大头兴奋地答道。然后两人一起朝林地深处走进去。

    现在林地里面已经长了不少的杂草了,一路走进去,都可以看见地面上隔一段距离就洒了不少的党参片,而且草丛中不乏有药山兔奔跑的踪影。

    这些药山兔实在太过敏捷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能蹿出老远。刘小波知道药山兔越是机灵,就说明品质越高。

    看来刘双双养殖药山兔是越来越有经验了,不说其他,以前用大音箱放音乐,把药山兔吸引到固定一个地方喂食党参片。而现在把党参片分散洒在林地不同的地方,药山兔就会自个儿去找食党参片,这就更增加了药山兔的活动量,长出来的肉质也就会更加鲜美。

    刘小波不由地在心里为刘双双点了个赞!

    刘大头负责管理林地的安全,每天都扎头在林地中,对林地里的每一处地方都十分熟悉了。所以,他走在前面带路,刘小波跟在后面。

    刘小波并没有忘记给雪貂儿的承诺,眼瞧刘大头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便悄悄地在掌心沁出了一粒深蓝色的灵蛇雨露。雪貂儿一瞧,喜出望外,用舌头一舔,将刘小波掌心处的灵蛇雨露卷食了干净。

    然后兴奋地“呱呱”两声叫,就从刘小波的怀里跳了下去,一眨眼,欢快地跑得没踪影了。

    刘小波在心里“咦”道:“小畜生,你一直躺在我怀里,就是为了得到灵蛇雨露啊!这会儿吃了灵蛇雨露就抛弃了我,撒腿就跑了。哼,真是一只白眼狼啊!”

    刘小波心里又气又笑,便不去理会雪貂儿了,跟着刘大头继续向前。

    一路走过来,眼瞧每一棵蟠桃树都重新焕发生机,长得十分茂盛葱郁,甚至有的有要开花结果的势头了,刘小波心里无比的高兴!

    解决了蟠桃树林地的病患,刘小波总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正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刘小波和刘大头连忙走近,一瞧,是刘双双和罗雪梅,还有好几个工人用一根棍子朝一棵很高的蟠桃树上面捅,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双双,你们是在干嘛呢?”刘小波好奇地问道。

    刘双双瞧见刘小波来了,顿时高兴地像一只小麻雀,兴奋说道:“小波哥,这棵蟠桃树上面有好大一只鸟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