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救不活啦
    要知道安全责任重于泰山,摔死了人这还得了,刘小波惊了一身冷汗,一个箭步就先跑了出去,王小丫惊慌着哭哭啼啼跟着。

    很快就到了刘子学的家里,老远就瞧见一大群人团团围在那里,看情况非常不妙。

    刘子学和王小丫两口子种水稻入股到酿酒作坊赚了好几十万,欢欢喜喜把原先的土房子推掉,建造一栋小别墅呢!

    现在眼瞧别墅主体已经建造好了,今儿就打算给外围贴瓷砖了。没想到一大清早,就出了这档子事情。

    刘小波连忙走近,团团围着的人见刘小波来了,立马闪开了一条道路来。刘小波走近一瞧,见一个男的,大概50多岁,穿着破旧的农民工衣服,蜷缩着躺在地上,脑袋紧挨着地面的火砖上。脑袋上已经摔裂了,流出了一大滩血水了。

    男的面色如灰,嘴角也挂着血迹,看样子已经死掉了。

    但是刘小波不死心啊,一走近就立马蹲下去,把男人胸口衣服拉开,然后双手就使劲按在那男的胸口上,先是一阵急压。从医学上讲,这个方法可以让心脏复苏。

    但是压了好一阵,对方毫无反应。刘小波也顾不得周围有很多人了,直接凝聚了灵力,在掌心沁出了两粒灵蛇雨露,通过按压,沁入到了男人的胸口中。

    忽然,男人的心口明显跳动了几下。刘小波感应到,心里一喜,难不成有救了?

    但瞬间,刘小波的心里就跌到了冰谷。因为,男人的心脏只是跳动了两下,瞬间又死一般沉寂下去了。

    刘小波一急,再次凝聚灵力沁出了两滴灵蛇雨露沁入进去。和先前一样,男人的心口再次跳动了两下,但之后又沉寂了下去。

    刘小波急红了眼,顾不得那么多了,连续沁出了好几次灵蛇雨露沁入进去,期望着奇迹的出现。

    但越是到最后,男人的心口跳动越来越弱。最后一次,索性没有半点动静了。

    而此时,刘小波因为一连沁出了10几滴灵蛇雨露,灵力消耗极大,额头冷汗滚滚,脸色发白,衰弱地瘫坐在了地上。

    很明显了,灵蛇雨露虽然具有神效,但还是不能让人死而复生。如若人还吊着一口气,灵蛇雨露或许可以治愈。但是一口气不剩的,灵蛇雨露也无力回天。

    刘小波十分颓丧,心中感到无比悲伤,见确实救不活这男的了,喘着粗气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站着的人有一半是九角村的村民,也有一半是邻村的村民。他们开先都知道那男的已经死了,但见刘小波急跑过来,近似疯狂的施法搭救,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这时候见刘小波在问,一个村民才说道:“这个男的叫罗麻子,是邻边三清村的人,我们都是刘子学请过来修建房子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干活都好好的,今儿一早罗麻子最先爬上脚手架,突然脚手架从中间断掉了,罗麻子脚一滑,就从二楼顶上跌了下来,不偏不巧,脑袋摔在了火砖上,所以……”

    那个村民说到这里,声色哽咽,说不下去了。

    刘小波大致明白了,修房子贴瓷砖,要先用钢管搭脚手架,工人才可以爬上去施工。

    刘小波随即把目光盯向刘子学,此时刘子学已经吓傻了,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瘫坐在地上,估计是受了惊讶,不知所措了。

    刘小波连叫了两声“子学哥”,刘子学都没有反应。刘小波有些生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刘子学面前,毫不客气在他的脸上拍了两下,刘子学这才醒过神来。

    “小波……摔死人了……咋办啊……”刘子学身子连连颤抖,惊恐害怕地叫道。

    “子学哥,你难道没有检查脚手架吗?”刘小波责备地问道。

    要知道村户要建别墅前,他和村长可是专门把村民们召集过来,特别讲了安全上的事情。刘子学应该特别注意才是啊!

    刘子学很是委屈地答道:“我明明是检查好了的啊!昨天晚上工人们走后,我还特意去一处处看了的,确认没得问题。”

    “那就怪了!”刘小波在心里嘀咕,不过现在也顾不得去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人死为大,先把罗麻子的后事处理了再说。

    “罗麻子家里是什么情况?”刘小波锁紧眉头问道。

    同是三清村的一个村民立马答道:“罗麻子是个五保户,爹妈早就去世了,原来结了傻婆娘,给他生了个傻儿子,后来傻婆娘跑了,就只有他和傻儿子一起生活。”

    “他儿子有多大了?”

    “应该有十四五岁吧,傻呼呼的,也没读书,长得个子挺大,挺强壮的。都是罗麻子平日在外面打零工供他吃穿的。”那个村民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哎,现在罗麻子死了,那个傻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大家听到这里,心里都不是滋味。

    刘小波便先叫人去买了些草纸、香蜡来,就在罗麻子的尸体前烧了。村里人都信这个,人刚刚死了,烧点东西送他上路。

    接下来,刘小波叫村长去找了一副担架,叫了几个大力气的男人帮忙,把罗麻子的尸体抬回三清村安葬。

    死了人是天大的事情,刘小波也没打算把这事情瞒着,半路上就给齐镇长打了个电话。

    齐镇长一听九角村建房子摔死了人,这还得了啊!跟刘小波一样,同样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说“我马上过来”,便把电话给挂掉了。

    刘小波和村长一行把罗麻子的尸体抬到了三清村,立马就被一群人给围堵住了。

    不是别人,正是三清村的村长罗大胜带着一伙彪悍的村民,持着棍子、扁担、锄头,全是气势汹汹的模样。

    “哼,刘先烈,罗麻子是在你们村里干活摔死的,你们就这样草率地抬回来,算是什么事?”罗大胜40多岁,秃顶,一对眼睛贼小,但里面却闪烁着狡黠的精光。

    “罗大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麻子死了,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他的后事,抬回来也就是为了先安葬。后面的情况,我们再商讨怎么办。”村长刘先烈客气地说道。

    没想到罗大胜把手一挥,很武断地说道:“没什么好商讨的,罗麻子是五保户,只有一个傻儿子,没有多余的亲人,他的事情就由我这个村长说了算。”

    罗大胜说到这里,贼眼盯过来,继续说:“哼,好歹是一条人命,至少要值几十万吧,另外他有一个傻儿子,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得赔他后面几十年的抚养费吧!”

    罗大胜说到这里,把大拇指和食指张开,比划了个大写的八字,吐着唾沫星子说道:“先赔80万,再说安葬的事情!”

    罗大胜狮子大开口,张开就要80万,顿时把村长刘小波一行惊了一大跳。

    刘子学和王小丫两口子跟着一起过来的,听到对方张开要80万,只觉两眼一黑,就惊晕过去了。

    幸亏后面跟着九角村的村民,慌忙把他两口子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