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谁敢乱动
    村长皱着眉头,死了人赔钱肯定是要赔的,但也不至于赔这么高吧!现在法律上有规定,工人出了意外根据年龄大小有不同的赔付标准,越是年轻的人,赔付的就越高。年龄大的赔付的就要少一些。

    何况,农村里比不上城里,人家城里工地上死了人,通过打官司什么的一大堆繁琐过程下来,也差不多赔个四五十万吧!

    这个罗大胜心眼也太黑了,张口就要80万,这不是要了刘子学两口子的命嘛!

    同样是村长,平日难免会打交道的。刘先烈自然知道这个罗大胜是什么德行。心胸狭隘,心性狡诈,据说他还为官不正,私吞村里的粮食补贴款。

    只是三清村的村民大多被蒙在鼓里,这些事情也只有各村的干部知道。

    刘先烈懒得理会罗大胜,很是不爽地吼着说道:“罗大胜,你是钻到钱眼里去了吗?能不能先不说钱的事情,人死为大,先让罗麻子入土为安再说。”

    哪知道刘先烈这句话才刚落下,三清村的村民立马气势汹汹地抢前一步,好像今儿没经过他们的允许,谁也不能把罗麻子安葬掉。

    特别是有一个村民,身材不高,长得也不是很壮,跟猴精似的,大家都叫他罗猴子。

    罗猴子跟罗大胜走得特别近,平日里,罗大胜喊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特别听话。

    此时,他像是一只猴子似的蹦得老高,手里挥着一只长长的扁担,扯着鸭公嗓子吼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啊!你们前脚把人埋了,后脚就不认账了。正如我们村长说的,先把80万拿出来再说后话。不然,哼哼,当心我们把罗麻子的尸体抬到你们九角村去摆上**天半个月的,看你们怎么收场!”

    这罗猴子说话实在太歹毒,不让逝者入土为安也就罢了。这么炎热的天,如果把尸体摆上半个月,还不要腐臭烂掉啊!

    刘小波听着就来气,很明显,三清村的人是早故意敲竹杠。看样子今天不交出80万,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刘小波一张脸气得铁青,热血一涌,就要上前教训那只罗猴子。

    年轻人火气重,特别是刘小波,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麻逼三清村的人居然敢欺负到九角村头上来了,不给他们点厉害,以为老虎是病猫呢!

    还是村长比较稳重一些,见情况不对,连忙把刘小波抓住。他知道,若是任凭刘小波出手,那只罗猴子铁定遭殃,当然事情也就会越闹越大。

    毕竟是自己村里修房子摔死了人,如果事情闹大了,传出去,影响太不好。

    “小波,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村长连忙叫道。

    刘小波被村长强行拉住,这才没有冲上前去,不过瞧着罗猴子那贱贱的表情,刘小波就哼得牙痒痒。

    “哼!”刘小波重重哼了一声,目光朝天,根本不屑看三清村的人。

    “哟,他们村里摔死了人,他们还拽上天哦!”罗猴子瞧着刘小波那阵势,故意阴阳怪气地叫起来。好像不把这件事情捅得全镇子都知道,他就不罢休。

    村长也不屑去瞧罗猴子,强忍着怒气对罗大胜说:“罗大胜,你们要80万的数额太大了,不合理。我们是绝对不会给的。”

    “什么?不给?”罗大胜把眼睛一横,直接阴阳怪气地大叫起来:“三清村的村民们,你们可是听见了,九角村草菅人命,还拽得有理。把他们围住,钱没拿来,就不准走!”

    罗大胜煽动人心倒是挺有一套,他话才说完,三清村的村民一蜂窝涌了上来,把九角村的村民围住了。而且个个持着扁担、扛着锄头,全是虎视眈眈的模样。

    因为九角村过来的人比较少,只有七八个人,而这是在三清村大本营,三清村的人多达几十个。从阵势上看,九角村就弱了几倍。

    面对这么多人,村长和几个九角村的村民心里不免有点害怕。毕竟人家人多,又早有准备,打起来的话,自个儿肯定要吃大亏了。

    不过刘小波却是若无其事,双手叉腰,满不在乎,心里正盼着这群人先出手呢!那他就会毫不客气,全部给撂倒。

    眼看双方剑拔弩张,就要火拼上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大声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大家循声望去,见齐镇长来了。不仅是齐镇长,后面还跟了警卫室的王林警长以及两名持着电棍的民警。

    齐镇长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王林警长见情况不对,在腰间一摸,摸出了一根电棍,一脸严肃地叫道:“你们这些人,谁敢乱动!马上把锄头扁担放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王林作为镇上的警长,说话还是很有威信的。三清村的人如何也没有想到齐镇长和王警长会赶过来,心里忐忑,就把锄头扁担放了下来。

    齐镇长当了镇长这么多年,和农民打交道的时间长了,自然能想到周全。挂了刘小波的电话之后,就准备赶过来。但稍微一琢磨,担心村民闹事,就把警卫室的王林警长带上。

    王林警长跟刘小波可是喝过几次酒的,而且十分敬佩刘小波,一听说是九角村里出了事,立马就和齐镇长赶了过来。

    齐镇长走过来,就横档在了两村人的中间。王林警长和两个民警持着黑幽幽的电棍紧跟上。三清村的人再是刁悍,也是农民,瞧了电棍,顿时心里发怵了,便朝后面退了一几步。

    齐镇长可是罗大胜的顶头上司,罗大胜瞧着齐镇长,立马露出了一脸谄笑。

    “嘿嘿,齐镇长,那个,您怎么来了?”

    齐镇长直接给了一个白眼,说:“罗大胜,你要翻天了,我敢不来吗?”

    “翻天?齐镇长,您、您这是说的什么意思啊?”罗大胜装傻充愣地问。

    齐镇长一听就来气,这家伙挺会装啊!

    齐镇长一指三清村拿着扁担、扛着锄头的村民,就质问道:“罗大胜,你给我说说,这些人拿着这些东西是要干嘛?刚才气势汹汹地又要干嘛?”

    罗大胜一脸的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嗫喏了半天,还真答不上来了。

    齐镇长再次盯了这些人一眼,教训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持械斗殴,你们山里人的淳朴善良都到哪里去了?”

    说着,一眼盯向罗大胜,冷声问:“哼哼,罗大胜,要打架的事一定是你挑起来的吧?”

    虽然是自己挑起来的,但是在镇长面前,罗大胜打死也不会承认啊!他立马干笑道:“嘿嘿,那个齐镇长,您说笑了,我哪有这么大的胆啊?”

    齐镇长却懒得理会他,而是把目光收回来,瞧着九角村这边,先看了看刘小波,再把目光落在村长刘先烈的身上。

    “刘先烈,你来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