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烂人无处遁形
    见罗虎穿得破破烂烂、身上脏兮兮的,刘小波叫美玉带他去洗澡,先换一套自己的衣服穿。

    别看这小子才15岁,但因为长得蛮壮,差不多和刘小波一样高了。穿自己的衣服应该蛮合适的。

    当然,后面有空了,得带罗虎去买几套衣服。这小子现在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不穿得体体面面怎么能行?

    就在这时,刘小波兜里的手机响起来,刘小波掏出来见是齐镇长打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连忙接听。

    “齐镇长,什么事?”

    齐镇长的声音显得有点低沉,说:“小波老弟,你赶快到刘子学家里来一趟,我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什么细节啊?”刘小波想不明白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

    齐镇长说着就挂了电话,好像有点急的样子。

    刘小波不敢耽搁,把手机揣好,就出了院子,忙不迭朝刘子学家里去了。

    到了刘子学家里,远远瞧见齐镇长和王林警长爬到了高高的脚手架上面,恰好就是罗麻子失足摔落的地方。

    刘小波没想到齐镇长爬这么高,急忙叫道:“齐镇长,太危险了,你赶快下来!”

    齐镇长却是一脸严肃,不仅不下来,还叫刘小波上去。

    刘小波叮嘱村长和村民不要上去,自个儿顺着钢管爬上去。

    也爬到齐镇长站的那个位置,齐镇长指着脚下位置说:“小波老弟,最先我以为罗麻子是脚踩滑了掉下去的,现在一看完全不是。”

    “嗯。”刘小波也朝那里看去。

    齐镇长指着说:“你瞧这里,钢管焊接的地方完好无损,而在这钢管的中间位置,居然齐整整地断掉了。”

    刘小波定睛一瞧,这不是吗?钢管中间齐整整断掉,像是被一把锯子齐整锯开的。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刘小波当场就惊愣住了。

    “齐镇长,这……”刘小波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很明显,这是有人事先把钢管锯了一大半,罗麻子走过来,没注意,一脚踩上去,钢管断掉,就摔了下去!”王林警长在一旁十分断定地说道。

    刘小波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很明显,真实情况就是这样的。

    “刘子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小波严厉地大声叫道。

    刘子学吓了够呛,连忙挥手说道:“小波啊,我也不知道钢管怎么会被锯掉。昨晚上收工的时候,我明明上去检查了的,没发现有被锯开的地方啊!”

    刘子学委屈叫起来,要知道刘小波和村长原来可是一再强调了的,要注意安全。刘子学是一秒也不敢放开警惕。

    昨晚细细检查,确认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子学哥,你能保证昨天收工的时候,这根钢管没有问题?”刘小波语气放缓了点问道。

    刘子学点头如鸡啄米一样,打保票地说道:“小波,我敢对天发誓!”

    刘小波的眉头瞬间锁紧,看向齐镇长和王林:“很明显,这根钢管应该是昨天晚上有人故意过来锯开的。”

    齐镇长和王林也皱紧了眉头,点了点头,赞同刘小波的猜测。

    如果罗麻子是不小心跌落下来摔死的,事情另当别论。但是有人故意动手脚,相当于蓄意谋杀。这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很明显,这件事情升级了。齐镇长马上对王林警长说道:“王警长,干这事的人太歹毒了,你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人揪出来!”

    王林被调到镇上来,还没碰上什么大案呢!早就心痒难耐了,立马表态说道:“齐镇长,你放心,我一定把这恶棍揪出来!”

    齐镇长点了点头,很明显已经很愤怒了。

    王林向刘子学两口子问道:“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刘子学和王小丫连忙摇头。刘子学说:“因为我们先前的土房子被全部推掉了,新的楼房还没有建好。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寄宿在别人家里的。”

    恰好刘保全在这里,立马站出来说道:“不错,我能证明。因为我和子学是本家,这段时间,子学和小丫都睡在我们家里的。”

    刘保全的家离这还挺远,自然是不能听到这边的声音。

    王林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晚上工地上根本没有人,难怪有了让坏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只是黑天摸地的,大家要都在睡觉,到底是谁过来做这恶事的,都不知道。

    王林顿时有点犯难了,把目光看向刘小波:“小波老弟,你怎么看这事?”

    刘小波摇了摇头,说:“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敢打保证,这事情绝对不是咱们九角村的人干的。”

    刘小波看了一眼下方的村民,说道:“咱们九角村的村民一向团结和睦,绝对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下方可是有不少九角村的村民,大家都关心这事,所以手中的活儿都没顾得做,围过来看情况。

    刘小波这话一说,顿时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大家伙儿立即表态:“对对,小波说得对,这烂事咱们九角村的人做不出来!”

    王林托着下巴思忖:“竟然不是九角村做的,那就只有外村人干的了。不知道你们昨晚有没有看见有外村人进村子。”

    刘保全说:“因为我们建房子,请了不少外村人进来干活。但是下午6点钟收工后,所有的外村人都回去了啊!至于后面又有没有外村人进来,我们就不知道了。”

    刘小波听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有了!”

    “什么有了?”齐镇长和王林好奇问道。

    刘小波兴奋说道:“外村人进来,必须要经过离村头很近的村卫生所。因为前段时间我收购了草药,就囤在村卫生所的。而晚上美玉又要回家,没人照料。我就在村卫生所装了监控的,那监控对着的位置恰好能看见村道公路边。”

    大家听了心里惊喜,齐镇长激动叫道:“小波老弟,还说啥啊,走,调监控!”

    于是,一行人立马赶到了村卫生所。

    谢美玉这会儿不在,刘小波自个儿有钥匙,就把门打开了,然后就调出了监控。

    村卫生所里从来没有挤进这么多人过,大家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幕,看着监控回放,生怕错过一秒似的。

    从下午7点钟的监控一直瞧到凌晨0点钟的时候,卧槽,监控上还真出现了一个人。

    只见这个人瘦瘦的身材,却是十分机灵,鬼鬼祟祟地从村道公路上经过,方向正是向村里而来。

    而最明显的是,这货腋窝里夹着个物件,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正是一把钢锯啊!

    大家瞧到这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愤怒。

    因为这货不是别人,正是三清村的罗猴子。

    很明显了,这烂事是罗猴子做的。难怪他今天跳得比谁高,煽动村民围堵九角村村民要赔偿钱呢!

    “呸呸,这泥腿子,没想到丧尽天良的事情是他干的!”顿时九角村的村民愤怒大骂起来。

    而刘小波,一腔怒火已经燃烧到头顶了,叫了一声:“草泥马!”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