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有人指使
    刘小波直接冲向三清村,他凝聚了灵力在双腿,跑起来就像风一样,很快就跨过山头,到了三清村。

    此时已是傍晚了,三清村的村民忙完了罗麻子的后事正准备各回各家。忽见刘小波阴沉着一张脸,目光像是要杀人一样,风风火火地冲进村子,个个吓得够呛。

    再说罗猴子正抽着香烟,在田间闲逛呢,瞧见刘小波的样子,心里直犯嘀咕,暗叫不妙,撒腿就跑。

    罗猴子形如猴子,身子十分敏捷,几下就蹿了几条田埂。

    但是他再快也没有刘小波快啊!刘小波的身子完全变成了一条魅影,“呼”地一下就到了罗猴子的身前。眼瞧罗猴子还要跑,刘小波狠狠一脚踹出去,正踹中罗猴子的屁股。

    “哎哟妈耶!”罗猴子大声惨叫,就从田埂上滚到了稻子田里,糊了一身稀泥。

    刘小波这会儿只想把罗猴子抽筋扒皮,可不管其他了,直接跳下稻田,把罗猴子给揪了上来。

    “啪啪!”刘小波连甩两个大二刮子过去,打得罗猴子龇牙咧嘴。

    “草泥马,烂人!”刘小波恨恨地骂道。

    “刘、刘小波,你凭什么打我……”罗猴子惨声叫道。

    刘小波怒火直冒,叫骂道:“老子打的就是你!”

    忽然看到罗猴子手上还拿着吸了一半的香烟,刘小波不管上面还冒着火星呢,一把抓过来,将半截香烟塞进了罗猴子的嘴巴里。

    罗猴子急忙用手去掏,想掏出来。说也怪,越掏,香烟越往里面跑,很快就到了喉咙处。

    罗猴子立马感觉喉咙处像是被火点燃起来,一阵巨咳,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刘小波不管这货的死活,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他从田埂上拖到了旁边一个大坝子里,扔在围过来的村民面前。

    三清村的村民此时一个个吓傻了眼,他们还从来没有看见有谁像刘小波这样暴走,出手这么狠的。想着刚才围堵人家的事情,幸亏当时刘小波没有出手啊!想着心里不禁一阵后怕!

    半截点燃的香烟被塞到了罗猴子的喉咙处,罗猴子连挠带扣,弄出了半截,但仍然有半截吞到肚子里去了。

    罗猴子一张脸胀成了猪肝色,眼泪珠子哗啦啦朝外面滚,难受得在地上直打滚。

    凭着刘小波此刻心中的愤怒,只想直接弄死这货。他一个大脚踩到罗猴子的脸上,恶狠狠地问道:“烂人,老实交待,是不是你半夜摸到咱村里锯断钢管的?”

    罗猴子虽然难受得要死,但还是咬牙不承认:“刘小波……你冤枉老子……老子要去告你……”

    一句话还没叫完呢,刘小波脚下就狠狠用力,罗猴子的脸蛋一下变成瘪了的皮球,杀猪般惨叫起来。

    “草泥马,还嘴硬,是不是你?”刘小波声如雷霆喝道。

    这一下踩得不轻,罗猴子感觉脸颊骨要碎裂似的,如果再踩下去,自己脑袋就碎了。

    罗猴子一下嘴硬不起来了,惨叫承认:“哎哟……别踩了,是我,就是我啊!”

    这话一出,三清村的村民一阵唏嘘。搞了半天是罗猴子做的坏事啊!三清村的人再也不念同村情义了,纷纷指责起罗猴子来。

    这时,齐镇长、王林警长还有村长刘先烈带着九角村的村民赶了过来,老远就听到罗猴子一个劲儿地承认了,顿时气得个个鼻子都冒烟了。

    齐镇长气得跳着脚指着罗猴子的鼻子叫道:“狗日罗猴子,你他妈不是人,就是一头牲口!”

    大家纷纷骂起来:“简直是畜生啊,把人家罗麻子害死了,是杀人凶手!”

    王林站到前面一步,同样是指着罗猴子的鼻子说道:“罗猴子,你蓄意杀人,已经犯了刑法,现在我就要把你抓起来。”

    罗猴子一听要把他抓起来,吓得魂儿都丢了,心里后悔得要死,哇啦啦大哭起来。

    “哭个锤子,日你闲人,老子废了你两只手!”刘小波更加愤怒了,从地上操起一块砖头,“啪”一下就砸在罗猴子的右手上,顿时把罗猴子的右手砸得血肉模糊。

    “啊!”罗猴子大叫,痛得要晕过去了。

    村民们瞧见,惊得嘴巴睁得大大的。刘小波被惹怒了完全就变成了疯子啊!这简直太野蛮残暴了吧!

    但偏偏齐镇长和王林警长假装没看见,村长刘先烈却是知道刘小波的个性,担心刘小波把这货给打死了,连忙上前拉刘小波。

    刘小波愤怒没消呢,才不罢休,抄起砖头,准备把罗猴子的左手也砸成肉泥。

    罗猴子瞧见,吓得要死,只感觉裤裆里一阵燥热,尿吓出来了。

    “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啊……”罗猴子全身已经颤抖起来了,“都是罗大胜指使我做的啊……啊,是罗大胜啊……”

    这话一出,全场没有哪一个没被惊住的。原来罪魁祸首是三清村的村长罗大胜啊!

    这简直是太出人意料了吧!罗大胜作为三清村的村长,没有理由要害罗麻子啊!

    齐镇长怒得像要杀人一样,走上来问道:“罗猴子,罗大胜为什么要蓄意害罗麻子?”

    罗猴子哭着说:“罗大胜不是要害罗麻子,是想整九角村啊!哪知道罗麻子倒霉,第一个上去,就摔下来了!”

    刘小波以及九角村的村民听到这里,恍然大悟,感到一阵心惊!

    “我们九角村和他无冤无仇,而且和三清村一向和睦,咱们村里修房子还请三清村的村民过来打零工挣钱,他为什么要整九角村?”村长立马站出来问道。

    罗猴子哭得稀里哗啦,说道:“罗大胜瞧见镇里直接把幸福美丽新村第一名给了九角村,心里不服气,眼红那60万奖金,所以怀恨九角村,才整九角村的。他给我说,九角村村民正在建房子,随便去动点手脚。只要九角村出了事,就得不到幸福美丽新村的称号,也就得不到奖金了……”

    大家总算是明白了,原来罗大胜眼红奖金肆意报复!

    齐镇长、王林、刘先烈个个气得鼻子都歪了。四处张望看,见这里围了不少三清村的村民,但就是没有罗大胜的影子。

    刚才给罗麻子办后事的时候,罗大胜都还在,怎么这会就不见踪影了。该不会是知道自己事情败露,逃之夭夭了吧!

    齐镇长“哼”了一声,下命令说道:“大伙儿分头行动,非得把罗大胜揪出来不可。”

    于是,王林带了两个民警去了一路,村长带着九角村的村民去了一路,刘小波把罗猴子交给齐镇长看着,独自一个人去了一路。

    于是,三清村立马变得像是打仗一样热闹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