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咬得好
    男孩子不服气,露出一脸愤怒,像是一头蛮牛朝虎娃冲撞过来。

    没想到虎娃虎头虎脑也一头撞过去。

    “哎哟!”那个男孩子一声大叫,就被虎娃撞翻在了地上。

    刘小波瞧得清楚,两个孩子是一同撞上的,但是非常明显,虎娃的脑袋要硬上不少,那个男孩子斗不过,立马就吃了大亏。

    “啊,妈……”那个男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同样在广场上一个长相富贵的女人正在和谁打电话呢,突然听到这边的哭叫,转过头来看,这一看就气得全身颤抖起来。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男孩子的妈了,今天周末,带儿子到广场上来骑平衡车。没想到就接电话这功夫,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被人家给欺负了。

    要知道,宝贝儿子长这么大自己都没舍得打一下啊!这还得了,女人瞬间愤怒地暴走了。

    她把电话一挂,就怒气冲冲地奔了过来,见虎娃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骂道:“哪里来的叫花子,敢打我儿子!”

    女人说着,毫不客气地扬起巴掌就狠狠朝虎娃的脸上扇来。

    没想到虎娃这会儿好像一点都不傻了,伸手出去,就把女人的手臂抱住了,然后张开大嘴,朝着女人雪白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啊,小杂种!”女人尖叫起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叫花子敢咬她,扬起另一个巴掌,朝虎娃的另一边脸扇去。

    眼看要扇上了,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小伙子冒了出来,把虎娃朝后面一拽,就让虎娃躲过了女人的巴掌。

    女人巴掌扇了个空,顿时恼羞成怒。再一瞧自己的雪白的手臂,被那个小叫花子咬了一个大血圈。

    “你个小杂种,是狗变得不成,张口就乱咬!”女人恶毒地谩骂。

    那个年轻小伙子自然是刘小波了。

    刘小波瞧着虎娃张嘴咬女人,当场就惊愣住了。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虎娃会张嘴咬女人,而且咬得那么果断,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刘小波惊讶之余,连忙把虎娃拽了回来,以至于那个女人的耳光扇空。

    毕竟是虎娃先踩烂了人家的平衡车,然后又推了人家,这事还是自己不对。但是女人张口闭口一个“小杂种”,也让刘小波非常反感。

    但是刘小波还是忍了忍,皱着眉头说道:“大姐,小孩子家不懂事,你就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对了,那个平衡车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了。”

    女人挑着一双凤眼,早把刘小波上下打量了个遍,见刘小波和那个胖小子都穿得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农村里来的土鳖子。女人怒气冲冲地骂道:“乡巴佬,土鳖子,打了我儿子,咬了我,难道一句道歉,赔点钱就可以了?哼哼,这事没完!”

    刘小波听女人说话实在难听,心底也生起了一团怒气,沉声问道:“你想怎么样?”

    女人“哼”了一声,说:“叫那小子过来,给我儿子磕头赔礼道歉,才算完。”

    女人的气焰实在是太过嚣张,刘小波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阴沉得吓人了。

    刘小波不再给女人客气了,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生冷的字:“我看你就是一个泼妇,今儿老子把话撂下了,老子不仅不道歉,还一分钱也不赔你,有种你就上来,看老子不撕烂了你的臭嘴!”

    刘小波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声音中带着寒意,当场就把那女人给震住了。

    女人气得够呛,但瞧着刘小波那副凶狠模样,心里忐忑,也就不敢上前了。

    “你……你骂我泼妇……”女人气得脸色发白,直接说不出话来了。

    刘小波却懒得理她,冷哼了一声,拉过虎娃,转身直接扬长而去。

    而那个女人已经气得花枝乱颤了,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又不敢追上去,只有在心里把刘小波的十八代祖宗全部咒骂了一遍。

    刘小波拉着虎娃一边走一边教训说道:“虎娃,刚才就是你不对了,怎么能去抢别人的东西?抢东西不说,还打人家,还咬那个女人……”

    刘小波本来十分严肃地数落着,哪知道说到咬了那个女人的时候,刘小波没能忍住,笑了出来。

    还别说,虎娃二话不说,张口就咬,实在太率直了,跟自己的果断个性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刘小波笑了两声,就打住了,继而又变成了一脸严肃教训说:“虎娃,不能无缘无故咬别人……呃,但是别人先找茬欺负你,那就另当别论了…就像刚才那个泼妇,你一口咬得太好啦!”

    刘小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教着教着就变样了,如果照这样教下去,指不定孩子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这事就算过去了,刘小波带着虎娃去阿迪达斯服装店选购衣服。

    进了店里,营业员倒还算热情,一个劲儿地介绍,但刘小波总觉得这些衣服的样式有些非主流了,也就是太潮了,虎娃穿上不太好看。就带着虎娃出来了。

    紧接着刘小波瞧见不远处还有一家耐克店,又带了虎娃进了耐克店。进去之后一瞧,没想到现在新鲜的款式都是这样的。倒是耐克店要好一点,有几套还算说得过去。

    刘小波在农村里呆的时间要多一些,所以根本不了解城里孩子们现在都流行穿什么。见这些款式太新潮,短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不过,这家耐克店的服务态度十分好,是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男的,根本就没有因为刘小波和虎娃穿得土气而瞧不起人,非常有礼貌地、细致地介绍每一款衣服。

    刘小波觉得这个营业员员不错,就打算在这里买了。

    刘小波正准备叫营业员把上面几套都拿下来试一试呢,不料就在这时,门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了,就见刚才那个富贵的女人带着她儿子走了进来。

    想必女人趁着周末,也是过来给儿子买衣服的。没想到冤家路窄,双方在这店里遇见了。

    女人没想到刘小波也会到这店里来,再次用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刘小波和虎娃,直接嗤之以鼻讥讽说道:“两个乡巴佬也好意思来逛耐克店?真是自不量力。在没了解清楚价格的情况下,赶快滚出去吧,免得等会儿给不起钱,丢死人了!”

    刘小波脸色变得铁青,问道:“你骂谁是乡巴佬?”

    女人这会儿胆子又大了些,阴阳怪气地尖声叫道:“这里还有谁长得像乡巴佬啊,就凭你俩这样的货色,买得起耐克里面的衣服吗?”

    女人说着,拉着男孩子,故意扭着屁股走了进来。

    自己是女人,从气力上肯定比不过对方,所以刚才就显得弱了些。但现在不一样啊,现在比的是财力。凭着自己的家业,难道还比不过两个土鳖子吗?

    估计自己随便拿点零花钱出来也能压得这两个土鳖喘不过气来。女人顿时找回了自信,变得趾高气扬、高高在上的模样。

    那个营业员不知道双方有什么过节,不希望他们在本店里闹出什么事情来,十分机灵,连忙上前笑呵呵地转变话题:“这位女士,您是要给孩子买服装吗?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我马上拿下来帮忙给您的孩子试穿。”

    女人得意非凡,故意挺了挺胸,眼睛贼尖,故意朝货架上瞧去,然后挑中了一件最贵的运动服装。

    女人表现得异常阔气,指着那件运功服装故意问道:“那件多少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