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镇长赶来
    刘小波一听,更加高兴,铲土机和挖掘机可是修路的利器啊,这样子,可是大大的节约时间啊!

    “好,就按着这样办!”刘小波一拍手,高兴地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刘小波就匆匆起床了,然后就到村头的溪边去了。

    原先的村道公路就是通到这里,然后转到东山去了。连接黑树林的公路就必须从这里连接。

    刘小波起来的早,但郭队长和村长起来的还早。

    村长已经到各村各户去协商占地的事情了,郭队长则带了队员把推土机和铲土机开了过来。

    村长的速度真快,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村长高兴说:“小波,村民们听说你要占地,二话不说,当即点头,没有一个不同意的。而且,大家伙儿还表明,溪边本来就是荒地,你随便占用就是了,不需要赔款。”

    刘小波听着心里十分感动,还是正色说道:“荒地也是集体地,该赔还得赔,先烈叔,到时候占了多少荒地,你量下来,就按荒地的价格,把总数算出来,到时候把赔偿款按人头给村民分发下去。”

    村长知道刘小波的个性,不会占村里一丁点便宜,另外认准的事情说啥也没有用。

    村长没有办法,只有点头答应了。

    见村民没有任何意见了,郭队长大叫了一声开工,铲土机和挖掘机便轰隆隆地叫起来,开始工作了起来。

    刘小波瞧着正式开工了,心里一阵兴奋。这时,许多村民吃过早饭也聚集了过来。见着刘小波开垦黑树林的工程开工了,也为刘小波感到高兴。

    不料就在这时,忽然村头飞快驶过来两辆车子。开头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后面紧跟着一辆面包车。

    两辆车开得飞快,眨眼间就到了溪头边上来了。

    大家伙儿都不知道这是谁的车子,都好奇地盯着。

    “刺拉!”两辆车子都是一个急刹,停在了众人的面前。先是小车门打开,下来两个人。紧接着面包车的们一下子拉开,顿时一骨碌钻出了五六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刘小波先是瞧着小轿车下来的两个人,顿时一下就愣住了。其中一人太过眼熟了,不就是林业局的副局长张启成吗?

    张启成此时正怒目相向呢,他身边还有个年轻男的,刘小波不认识,应该是科员小王,这会儿一脸为难的神色。

    刘小波瞧着张启成,心里就“咯噔”一下,这鳖孙能撵到九角村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果然,张启成一眼就盯着了刘小波,以及正在挖路推土的机器,立马叫嚣道:“停下来,停下来,马上停下来!”

    郭队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现场情况有点不对,只有叫两台机器停了下来。

    这时,张启成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瞧着刘小波,冷声说:“刘小波,谁他妈给你的权利,让你开垦黑树林的?”

    刘小波知道这货今天过来是故意找茬的,一点也不慌乱,恰好文件放在腋下夹着的公文包里的,就拿了出来,说:“我手里有审批的文件,盖了林业局鲜章的,我就有资格开垦黑树林。”

    张启成一瞧,一把抓过来,看也不看,当场就把文件撕成了碎片。然后跳着脚叫骂:“他妈的这文件根本就没经老子的手,老子是局长,专门管这个的,现在宣布,这文件作废!你他妈如果继续开工,别怪我手下的护林员不客气!”

    话音一落,从面包车上下来的五六个强壮男人顿时怒气腾腾上前来。好像如果刘小波继续开工,立马就要过来把刘小波给按住。

    这个张启成不仅把文件给撕了,还一口一个“他妈的、老子”,刘小波听着当即就怒了,才不管那么多,大步上前,“啪啪”就是两个耳光甩在了张启成的脸上。

    张启成的脸被打得火辣辣一阵痛,只觉得难以置信,瞬间就懵逼了,回过神来,跳着脚指着刘小波的鼻子大骂:“你、你他妈敢打我?”

    “老子打的就是你。”刘小波毫不客气地说道。

    张启成气得一张脸胀成了猪肝色,立马咆哮起来:“妈的,你们还愣着干嘛啊,把他给老子按住,抓起来、抓起来!”

    一般护林员都长得比较强壮,有两下子的,不然执法的时候顶不了事情。五六个护林员不知道刘小波的厉害,立马扑了上来。

    哪知道还没要刘小波出手呢,周围的村民一蜂窝就涌了上来。有的拿锄头,有的拿扁担,有的拿木棍,将张启成一行团团围住了。

    村民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的,只要张启成和手下的护林员敢乱来,绝对会上来,把他们踩成肉泥。

    村民人多势众,护林员虽然强壮,但毕竟人数太少,瞧到这阵势,还真不敢动了。

    张启成也没想到这里的村民这么拥护刘小波,顿时惊愣住。小王心里害怕,拉了张启成的衣角说:“那个、张局长,形势不对,要不我们先退?”

    张启成一听说“退”,旋即就不干了,强自给自己壮了壮胆,说:“没想到你们这里的民风这么刁悍,哼,简直是一群刁民、刁民啊!”

    “你骂谁是刁民?”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句,顿时所有的村民怒气冲冲上前一步,张启成瞧见,吓得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后退一步。

    “哼哼,你们想干嘛?”张启成心里有点慌了。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村道公路上响起了车子喇叭的声音,很快,一辆比亚迪轿车就开了过来。

    原来是镇里林业所的邓所长和齐镇长听到了消息,连忙从镇上赶了过来。

    两人一下车,就瞧到现场情况不对,两方几乎是剑拔弩张了。万一两方打起来了,可就大大不妙了。

    齐镇长慌忙叫道:“慢着、慢着,都停下来,不准动。”

    齐镇长连忙挤进去,邓所长也跟着挤了进去。

    齐镇长在中间站定,着急地说:“你们都干嘛呢,有事好商量,动手干嘛?千万不能动手!”

    村民们还是很听齐镇长话的,听齐镇长这样说,就暂停了下来。

    齐镇长这才转过身,热情地伸出手,打算和张启成握手。张启成见镇里的当官的来了,村民肯定不敢造次了,胆子也就大了些。索性摆起谱来,居然不伸出手来。

    齐镇长顿时尴尬,心里也闪过一丝愠怒。按理说自己作为一镇之长,跟县局长的级别差不了多少。而这个张启成不过是林业局的副局长,居然这么摆谱。

    齐镇长就把笑意收了起来,淡淡说:“你好,我是原山镇的镇长,张局长有什么事情先给我说说啊!”

    张启成根本就没有把齐镇长放在眼里,“哼”了一声,问:“齐镇长,刘小波非法开垦林地,犯了法律,你说该怎么办?”

    齐镇长听得一愣,纳闷说:“张局长,怎么能说刘小波是非法开垦呢?他可是写了申请,而且你们林业局也审批了的啊?”

    这事可是齐镇长亲自给林业局的熟人打了招呼,明明是审批下来的。这会儿怪了,张启成居然说是非法开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