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受伤的小雪
    刚才刘小波胡乱把刘小雯的睡衣套在了身上,但这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小雯居然将睡衣脱掉了。身上只有那三个点,其余全是白皙如玉的肌肤。

    少女的身上有着独特的清香,飘进刘小波的鼻中。刘小波的脑海里瞬间就联想翩翩了,身体也有些不由自主起来。

    但是刘小雯始终是自己的妹妹啊,自己绝对不能乱来的。刘小波连忙凝住心神,使自己清醒过来。

    刘小波用了点力气,把刘小雯的手臂拿开,干笑着说:“小雯,说好了不越界的,你怎么……”

    “从小我就喜欢搂着哥哥睡,长大了还是喜欢搂着哥哥睡。”刘小雯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不一样……”

    “就是一样!”刘小雯就是不放手。

    “我是你哥哥……”

    “又不是亲哥哥……”刘小雯没头没脑冒出一句。

    刘小波只觉脑袋一阵眩晕,没办法,只有被小雯搂着睡了一夜。

    刘小波战战兢兢睡了一晚上,见天蒙蒙亮,就忙不迭爬起床来了。暂且不说这鬼丫头说的到底有没有眼镜蛇,但刘小雯刻意赖在自己屋里睡觉,明显就是存心的。

    吃过早饭,刘小波就朝溪头边走过去。昨天见村长已经找人把钢筋混凝土都拉过来了,今天就要浇筑桥墩了。

    刘小波和村长还有郭队长的设计是,修建简易桥,不需要花样的造型,但一定要坚固耐压,因为以后黑森林变成了有机蔬菜种植基地,每天都会有大货车进出运输蔬菜的。

    走到溪头边,见郭队长把工程队的人分了两拨。现在,田埂路上的凉亭已经建造好了。所有的工人都到这边来了。所以,分成两拨完全没有问题的。

    一拨人硬化毛坯路,一拨人开始浇筑桥墩。

    刘小波瞧着工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也就放心了。离开的时候,刘小波刻意朝对面的黑树林望了一眼,见今天的黑树林上空没有什么雾气了,好像那种神秘诡异之感也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小波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就是那只独眼狼应该是死掉了。

    由于当时情况比较紧急,刘小波也没有看清楚那条细长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但通过后面慢慢的回忆,以及以前自己碰到的怪异事情,刘小波能断定那细长的黑影就是一条蛇。

    而且是一条剧毒无比的蛇,所以在咬了一口独眼狼之后,独眼狼才会迅速地倒下去,而且全身中毒,多半死翘翘了。

    想着独眼狼已经死掉,刘小波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就叫村长和郭队长抓紧工期,争取尽快开垦黑树林。

    刘小波从溪头回来,就朝村里的大水池走了过去。

    溪头离大水池没有多远的距离,刘小波很快就到了。

    刘小波关心着水池里面的泥鳅呢,自己把大水池承包过来,也就是为了能靠养殖泥鳅赚上一笔呢!

    刘小波直接顺着石梯下去,到了水池临近水的地方,仔细朝水底瞧了瞧。忽然瞧见一群黑糊糊的东西从水底游过呢!

    刘小波十分惊喜,这些东西不正是泥鳅吗?而且看那身形,长得挺肥壮的,比最先从水底涌出来的时候肥硕多了。

    看来灵蛇雨露真的太具有神效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泥鳅长得这么肥硕了。

    不过,刘小波还没有大面积看见泥鳅出来活动。想必水底的泥鳅数量还是有限。

    刘小波算着日子,还有几天就到这个月的15号了,到时候,水底还能不能涌出泥鳅,就看那一天了。

    刘小波在心里期望着,就爬上石梯离开了。

    谢美玉回了娘家还没有回来,这两天也是给村长请了假的,所以村卫生所就关上两天。

    刘小波路过村卫生所的时候,见一个熟悉的倩影正站在村卫生呢!刘小波一瞧,顿时一阵高兴,连忙走了过去。

    “小雪,你这会儿没有上课啊,怎么到村卫生所来了?”刘小波叫着说,那倩影正是张雪老师。

    张雪老师瞧着是刘小波,非常高兴,甜甜叫道:“小波哥哥,你怎么来了啊?”

    “我正路过这里呢!”刘小波瞧了瞧张雪,好奇问道:“小雪,你到村卫生是找你美玉姐有事吗?”

    张雪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点了点头,说:“嗯,我膝盖受了点伤,过来找美玉姐买点云南白药擦擦。”

    刘小波一听,可担心了,连忙走上前问道:“小雪,怎么膝盖受伤了?你美玉姐回娘家去了呢,这会儿还不会回来,快让我给你瞧瞧吧!”

    刘小波有村卫生所的钥匙,直接把门打开,把张雪扶了进去。

    刘小波好多天都没有到村小学来找自己,张雪的心里可想念了。这会儿被小波哥哥一扶,心里就一阵暖暖的,眼眶也有些红了。

    自己离开父母来到九角村,这里没有亲人在身边,把自己最重要的给了小波哥哥,就已经把小波哥哥当作亲人了。这会儿被小波哥哥贴心地扶着,小雪的心里哪有不感动的。

    刘小波扶着小雪坐了下来。由于是六月天,小雪虽然穿的是一条长裤,但也是很轻薄那种。刘小波蹲下身子,轻易就挽起来。

    挽起来一瞧,刘小波顿时心疼得要死啦!见张雪的膝盖摔破了皮,血糊糊的呢!

    “小雪,你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摔成这个样子了?唔,是什么时候摔了的啊?”刘小波心疼地问道。

    张雪被刘小波轻轻按着膝盖,就疼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恩啊”叫了一声,说:“是昨晚……就摔了……”

    刘小波“啊”了一声惊讶说:“什么?昨晚就摔了,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拿药啊?看这周围都发炎了。”刘小波一边心疼,一边埋怨地说道。

    “昨晚我就来找美玉姐了的,看村卫生所门关着了,我又回去了……”张雪楚楚可怜地说道。

    刘小波听着,不由地一阵怜惜,说:“你美玉姐不在,你就该给我打电话啊?小波哥可是把你当心肝宝贝,你这样子小波哥会心疼的……”

    刘小波说得言真意切的,张雪听了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小心儿更暖了,眼眶却是更红了。

    其实张雪昨晚也想着给刘小波打电话的,但想着刘小波这段时间开垦黑树林肯定又累又忙的,犹豫了下还是没有给刘小波打。自己把伤口洗了下,贴了创膏贴。

    哪知道根本没起什么作用啊,今儿伤口反而是更严重了。

    见张雪不说话,刘小波贴心地说:“小雪,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小波哥打电话听到没有?”

    张雪像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孩子一样,使劲点了点头。

    刘小波这才放心,用手继续轻轻按揉了下张雪的膝盖处,主要是查看里面骨头有没有受伤。

    哪知道这一按,张雪再次轻声嗯吟起来,整个人都疼得花枝震颤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