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是男人就跳
    在回去的路上,刘小雯高兴地问:“哥哥,刚才打刘建民的脸打得爽不爽?”

    刘小波立马说:“爽,太特么爽了!这种人,装大尾巴狼,就应该把他的尾巴拽下来!”

    说到这里,刘小波和刘小雯都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谢美玉毕竟还是有些心软,说:“刘建民刚才已经很惨了,你们俩还在背后嘲笑他?”

    刘小雯把嘴一撅,说:“活该,谁叫他一回来就像疯狗一样咬着哥哥不放呢!”

    谢美玉想着刘建民一回村就处处故意针对刘小波,觉得也是,这样的人就该好好教训出出气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谢美玉早早就进房间了。刘小波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主要是因为小雯这鬼精灵丫头回来了,还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名堂来。

    于是,刘小波要睡觉之前,故意去找刘小雯,准备给刘小雯打一剂预防针。

    刘小雯正在洗漱呢,不过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而且下面很短,几乎就把屁股蛋儿抱住,雪白娇嫩的小美腿露出来。别说,女大18变,妹妹的腿长得真漂亮。再朝上面一瞧,只见小雯胸前挺拔突兀,真是成熟了。

    刘小波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但很快就把目光移过去了。小雯可是自己的妹妹,自己这样实在太突兀不对了。

    “喂,哥哥,你不去陪嫂子睡觉,跑到我房间来干嘛啊?”刘小雯带点戏谑的口吻问道。

    刘小波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嘿嘿”一笑,问:“小雯,今晚你的屋子里该不会有眼镜蛇吧?”

    意思是今晚你不会编造借口,故意来敲自己和美玉嫂子的房门吧!

    没想到刘小雯眼珠儿一转,怪笑着说:“今晚我的房里肯定没有眼镜蛇的,不过你的房间里肯定会出现一条蛇。”

    刘小波听到这里吓了一跳,狐疑地问:“你说什么呢?我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蛇呢?”

    刘小雯笑得越发古怪了,也不说话,就是瞧着刘小波一个劲儿地笑,差点把眼泪笑出来了。

    刘小波瞧着她一脸戏谑的表情,很快就明白过来,顿时觉得恼羞成怒!这、这丫头怎么这么奇葩啊!才多大年龄啊,满脑子琢磨啥呢!

    “你、你……刘小雯,你咋这么……黄……啊!”刘小波终于还是愤怒地说出来。

    刘小雯却不以为然说:“哥哥,你说啥呢!什么黄不黄的啊,人家这个年龄正情窦初开,对青春期充满好奇呢!”

    刘小波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转过身就气哼哼地回自己房间去了。

    “美玉,今儿在镇上招聘种菜的人,招聘了多少啊?”一阵巫山**后,刘小波搂着谢美玉问道。

    谢美玉说:“还行吧,一共招了12个人,有5个男的,7个女的,都是咱镇上的人,家也没多远。我叫他们回家里收拾2天,然后就过来。恰好再过两天,蔬菜种植基地的厂房就建好了,他们也就可以长期驻扎在这里。”

    刘小波听着一惊,挺惊讶地说:“这么快就招了12个人?要知道在蔬菜种植基地干活可是要长期驻扎的,平日基本上是不能回家去的啊!”

    谢美玉说:“是啊,他们最先在意的就是这个问题。主要是都是农村人,哪家没得一些庄稼啥的!犹豫了好一阵呢!不过后面听说我们一个月开3000块钱的保底工资后,他们就答应了。”

    刘小波点了点头,农村人老老实实种庄稼,种上一年还不一定能赚上3000块钱呢!在自己的蔬菜基地一个月就能赚上3000块,哪边划算他们还不会算账啊!

    “工人是招到了,可是这负责管理的人却不知道在哪儿找啊?”刘小波想到这里就犯难了。

    谢美玉也跟着犯难,的确,村里已经人尽其材了,还真挑不出这个合适的管理人才啊!

    第二天早上,刘小波吃过早饭就朝蔬菜种植基地走去,打算去瞧瞧通往蔬菜基地的公路硬化好没有、以及桥梁加固和厂房的建造情况。

    哪知道还没走到溪边呢,就见刘保全急匆匆跑了过来。

    刘小波一愣,刘保全这么一大早,急匆匆在跑啥呢!

    刘保全正是奔刘小波而来的,一跑着一边喘着粗气说:“小波,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刘保全一连说了好几个“大事不好了”,就是没把重要的说出来。

    刘小波连忙说:“保全哥,你别急,慢慢儿说。”

    刘保全又喘了两口粗气,这才说出来:“刘建民那孙子要跳溪寻短见呢,这会儿正站在溪边,我们好多人都劝不回来呢!”

    “什么?跳溪?寻短见?”刘小波大愣了一下。要知道九角村的溪头是整条溪流最深的地方,如果刘建民跳下去了,说不定真爬不起来了。

    刘小波一听急了,连忙问道:“村长呢?雪梅嫂子呢?”

    刘保全说:“都在溪头呢,这会儿劝着刘建民呢,刘建民横竖不听,把大家都急得团团转了!”

    刘小波连忙说:“那还等什么,快去啊!”

    “哎、哎!”

    刘保全答应着,连忙跟着刘小波就朝溪头跑。

    很快就到了溪头,瞧见已经有不少村民围着那里了。

    刘建民一脸的凄凉,站在溪边,两只脚几乎是悬出去了,就差一点就要跳下去了。

    罗雪梅这会可害怕了,哭得稀里哗啦的,一个劲儿劝刘建民别跳。

    “呜呜呜……刘建民,求求你千万别跳……”

    刘建民一脸哀痛,眼睛里露出怨恨,大声嚷嚷:“罗雪梅,你个臭婊子!你自个儿摸着良心说,老子这些年对你怎么样?现在老子赚不到钱了,那方面不行了,你就嫌弃老子了!老子给你说,老子今天跳溪,就是你给逼的。唔,等老子死了,化作厉鬼,天天晚上都要回来找你!”

    罗雪梅本来就害怕,听着刘建民这样一说,全身顿时一颤,吓得“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村里人听着,都大皱着眉头。刘建民的嘴怎么这么毒啊,好歹罗雪梅也是他的婆娘啊!他竟然这样说他的婆娘!

    村长听着大皱眉头,立马大声喝道:“刘建民,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咱们村几百年来,也没听说有哪个男人要寻短见的。遇着点啥事,就要死要活的,你说你还有没有男人的丁点骨气啊?赶快下来,下来!”

    刘建民却把身子一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我没骨气咋了?反正今儿我跳溪是跳定了,你们谁也别拦我!”

    刘建民说着就摆出一个要跳的姿势,这一下把周围的村民吓了够呛,特别是有的胆小的女人直接吓得尖声惊叫起来。

    原来刘建民昨晚被刘小雯狠狠打脸之后,恼羞成怒,晚上一急之下就把罗雪梅压在了床上。

    哪晓得压上去之后,他那兄弟却仍是不给力,顿时被罗雪梅好一顿羞辱,并且还骂着要跟刘建民离婚。刘建民想不过,今天就嚷着来跳溪寻短见。

    刘建民摆了个要跳的姿势,把大家伙儿吓了一跳之后,却并没有跳下去。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大声叫道:“刘建民,你他妈的如果是个男人,现在就立马跳下去!”

    这话一出,全场骇然。就连刘建民全身都打了一个激灵,差点脚下一滑,跌落到溪里面去,吓得他一阵“哇哇”大叫。

    大家循声瞧去,见刘小波一脸铁青地走了过来。

    刘建民一见刘小波,顿时心头的怒火就“蹭蹭蹭”往上冒,大声叫:“刘小波,老子跳溪,也算你一份。你把老子婆娘拐到你那个破药山兔厂子去,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耍的什么心眼儿,你是觊觎老子婆娘的美色呢!哼,老子死了,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你索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