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老子说多少就是多少
    客户经理对刘小波愈加热情起来,连忙笑着说道:“小波老板,您尽管把斑鸠蛋放在我这里就行了,我一定给您保管好,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刘小波“嘿嘿”一笑,说道:“我可是数了的,一共有1万2千8百零5枚,如果少了一枚,我都要找你麻烦!”

    客户经理听着怔了一下,我擦,小波老板做事真是精细啊,把数字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自己一定得小心翼翼照管了。再说,这些斑鸠蛋可不是普通的鸟蛋啊,价值不便宜,一枚就能卖上30元呢!

    客户经理立马打保票地说:“小波老板,您尽管放一百个心,接下来我亲自照看,绝对不会少上一枚的。”

    刘小波听着这才放心了。

    于是,客户经理就带着刘小波和刘建民,把两只箩筐搬到了尚美超市的仓库里。

    “咦,小波老板,这塑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啊?”客户经理看见了装着蟠桃的袋子。要知道蟠桃在这边销售很少的,所以客户经理一时还没认出来。

    没等刘小波回答呢!刘建民跳出来调侃说:“这是仙桃呢,零售价至少要200块钱一个,你可别偷吃啊!”

    “啊,仙桃?200块钱一个?”客户经理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了,不知道刘建民说的话是真是假。

    刘建民故意吓刘建民呢,见刘建民这惊讶十足的表情,觉得有趣,心里乐呵呵的。

    把斑鸠蛋和蟠桃放好之后,刘小波就和刘建民出了尚美超市,然后坐上了奥迪车。

    “建民哥,你原来干活的工地在哪里呢?”刘小波问道。

    一说到马上就要去建筑工地了,刘建民心里不免胆怯了。自己悄悄开走了陈老板的奥迪车,还把他放在车里的5万块钱花光光了,不晓得陈老板会怎样暴跳如雷呢,说不定拿把刀把自己杀了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里,刘建民说话没底气了,嗫喏说:“不、不远了,我们这、这就过去……”

    刘建民开着奥迪车穿过繁华的市区,然后到了东面郊区的一处建筑工地上。

    刘建民把奥迪车缓缓开到了建筑工地里面,一个工人老远就瞧见了,随即大叫了一声,连忙去叫陈老板了。

    车子刚刚停下,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胖子,腆着啤酒肚,带了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就大刺刺地跑了过来。

    很明显,这个长着啤酒肚的胖子就是陈老板。他嘴里叼着一支吸了半截的香烟,长着一脸横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是一柄半月利刃一样。整张脸上怒气冲冲地,看那模样就像是要吃人似的。

    而且他身后带着的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都是一脸凶恶相,目光死死朝刘建民盯过来。

    刘建民一瞧,立马就吓得全身一哆嗦。只觉得双腿发软,差点没站住,就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还是一旁的刘小波把他拉住,在他耳边十分淡定地说:“别怕,有我在。”

    刘建民的心里这才放松了一些。

    陈老板大摇大摆走过来,把嘴里的香烟一下掐灭了,扔在了地上,几乎是怒吼道:“刘建民,你妈那个巴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啊,居然敢打老子的主意!”

    刘建民噤若寒蝉,连忙赔着一脸歉笑,说:“那个、陈老板,我也不是故意的……唔,我回家不方便,所以就借你的车开一开……嘿嘿,这不,现在我把您的车完好无损地还回来了嘛……”

    陈老板听了勃然大怒,骂道:“草泥马,谁说老子要借车给你了?你妈的,就你那衰样儿,配开老子的车?”

    陈老板说到这里,把大手一伸,说:“你他妈傻了啊,先把钥匙还给老子!”

    刘建民这才一个机灵回过神来,忙笑着说:“对对,我、我差点忘了……”刘建民说着就把车钥匙双手呈上去,那模样可恭敬了,看起来,对陈老板怕得要死呢!

    陈老板一把就把钥匙抢过来了,然后扔给一旁的工人,说:“去瞧瞧,看车有没有问题,还有老子放在车里的钱,有没有少一分?”

    那个工人听了,旋即答应了一声,就拿着钥匙朝奥迪车走过去了。

    刘建民瞧到这里,吓得一张脸已经变成了死灰色了。

    要知道,五万块钱,自己差不多用得干干净净了,哪里只是少了一分那么简单啊!

    刘建民心里害怕,“扑通”一下就给陈老板跪下了,“陈老板,真是对不起啊……”

    刘建民准备说出已经把钱花了的事实,打算哀求陈老板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能把5万块钱还上的。

    不料才说了一半呢,陈老板就暴喝道:“马拉个把子,给老子闭嘴!”

    刘建民被惊得全身一颤,立时就把嘴闭上了。

    这时,那个工人已经打开了奥迪车,检查了奥迪车整个情况,然后说:“陈老板,车没问题,5万块钱不见了……”

    谁料那个工人还没有说完呢,陈老板就睁大小眼使劲一瞪,喝斥说:“喂,你小子是不是眼瞎了啊,什么没问题,什么才5万块钱啊?”

    那个工人先是一怔,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连忙改口说:“哎呀,陈老板,可不好了,这车门怎么被划了这么长一条痕迹啊?直接从车头划到车尾了呢!还有,你放的10万块怎么一分钱也没有了啊?”

    这话一出,刘建明直接就傻眼了。就连刘小波听着都是一愣。特么的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的是5万块钱吗?这会儿怎么一下变成10万块钱了?

    刘小波瞧着那个工人一脸戏谑的表情和陈老板狡黠的嘴脸,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很明显,眼前这个陈老板心眼儿黑,准备好好在刘建民身上敲诈一笔呢!

    刘建民傻眼了一阵,才知道自己被坑了,连忙说:“陈老板……这、这不对啊!你奥迪车上的痕迹是你才提车的时候,不小心被路边的防护栏刮了的。而且你车上放的只有5万块钱啊,根本不是10万块啊!”

    “狗屁不对,老子说得就是对的!”陈老板凶神恶煞地跳斤,突然一个巴掌就扇在了刘建民的脸上。

    这一巴掌实在太突兀,连一旁的刘小波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刘小波没想到这个陈老板敲诈勒索也就算了,居然还出手打人,心里一下就火了。

    刘建民挨了一巴掌,感觉半边脸都火辣辣疼起来。他捂着脸哭着说:“本来就不对……”

    “还嘴硬!”陈老板扬起巴掌又一下扇过来。

    眼看又要扇到刘建民的脸上了,就在这时,横地里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来,一下子就把陈老板的手腕给抓住了。

    陈老板顿时感觉一股大力涌过来,使劲挣扎了几下,居然没挣脱开来。连忙望过去,见出手的正是跟着刘建民一起来的年轻人。

    陈老板毕竟长得这么肥胖,加上刘小波刚刚出手,只是使出了三分力气。陈老板嗷着使劲一振,就挣脱开来,不过却感觉手腕一阵疼痛。

    陈老板眼睛上下一翻,打量了一遍刘小波,见刘小波穿得土里土气的,十分普通,应该是和刘建民一样,都是从农村里来的,当即就十分瞧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