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许洁醉酒
    这会儿河风习习,挺凉爽的,刘小波心里十分惬意,不自禁哼着小曲儿来。

    正哼着,裤兜里的苹果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谁啊,这会儿打电话来?该不会是美玉?或者是兰兰吧?”刘小波一边猜测着,一边从裤兜里掏出了苹果手机。

    一瞧,咦,居然是许洁打来的。

    今天新开的天成大药房生意火爆,许洁这会儿打电话来,该不会是要庆功吧?刘小波连忙滑听。

    “喂,小洁啊,大晚上的打电话什么事啊……”

    刘小波故意调侃着说道,哪知道说了一半呢,突然听到电话那头有点不对劲儿呢!

    “咯咯……刘小波,我、猜猜,你、你现在一定把兰兰……搂、搂在怀里吧?咯咯……刘小波,你、你好大胆子,连我的秘书……都、都敢下手啊……”

    刘小波一听,愣了,许洁怎么这样说话啊!瞬即醒悟过来,我擦,这语气,明显是酒后说胡话啊!

    在刘小波的印象中,许洁不是一个胡乱喝酒的女人,怎么这会儿喝醉了呢!

    刘小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切问:“小洁,你怎么喝醉酒了啊?”

    许洁只在电话那头“咯咯”的笑,并不回答。刘小波能清晰听到那边有人和车的嘈杂声,许洁应该是在外面的。

    刘小波一下就着急起来,不知道许洁是不是跟熟人在一起?如果许洁是一个人,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大街上喝醉了酒有多么危险啊?

    刘小波越想越着急,越想心里越后怕,着急说道:“小洁,你是不是一个人啊?你快告诉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许洁又“咯咯”笑了几声,突然说:“小波,你、你关心我啊?呵呵,关心我就、就来找我啊!我、我现在在滨江大道……雨、雨林轩火锅……”

    许洁说到这里,突然在电话那头“呕”了一声,估计是酒喝多了,直接吐了。

    刘小波一听更加着急了,回过神来,顿时叫道:“卧槽,小洁在滨江大道,太特么巧了吧!”

    刘小波自然是知道知道滨江大道雨林轩火锅城的,这是南城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火锅城。此刻刘小波所在的位置,恰好离这个雨林轩没有多远。

    刘小波来不及多想,拔腿就往雨林轩火锅城方向跑。

    刘小波有灵力护体,跑起来速度非常快,而且心不跳气不喘的,几分钟时间,就直接奔到了雨林轩火锅城跟前。

    老远就瞧着雨林轩火锅城门外的大街上停着许洁的白色奔驰轿车呢!刘小波一见,可高兴了,两个箭步就过去。

    走近了刘小波才发现情况不对劲啊!只见许洁穿着一件雪白的连衣裙,身体倾斜着依靠在车门边,然后周围紧紧围了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呢!

    几个男人都是长得肥头大耳的,剪着奇形怪状的头型,赤着胳膊,敞着胸膛,一看就是社会上的混混。

    几个混混喝了不少的酒,打着酒嗝,吐着酒气,调戏起许洁来。

    “哎哟,小妞儿,喝醉了啊?不能开车了啊?要不要哥几个送你回去啊?”

    “是啊,这小妞儿真有气质,真漂亮啊!为什么一个人喝醉酒啊,多半是孤独寂寞吧?要不让哥几个好好陪陪你啊?”

    “不回去也可以,跟哥几个走,哥几个很会疼女人的,今晚一定让你爽歪歪呢!”

    几个混混满脸淫笑,嚣张无礼地说道。一边说着还一边靠近。最前那个混混索性怪笑着伸出手去摸许洁的脸蛋。

    要知道,这几个混子都是南城出名的混社会的。周围的行人哪有不认识的,知道这几个混子十分狠辣,看着许洁受欺负,却是一个也不敢上前帮忙的。

    几个混子更加肆无忌惮,瞧着许洁长得这么性感漂亮,特别是一对性感大长腿,光是瞧着就流口水,几个邪心大起。

    许洁是什么人啊,身份尊贵,岂会容这几个街头混子欺负。就当那个混子的手摸过来的时候,许洁抬手就打过去,一下把那个混子的手打开,冷声骂道:“滚开,不然我就报警!”

    许洁刚刚呕吐了的,这会儿脑袋还眩晕着呢,身子也没有力气,这一手可是费了好多劲儿才打出来的。

    没想到几个混子根本就不怕啊,反而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哎哟,小妞儿,挺烈得啊!哈哈,哥几个就喜欢烈一点的,有个性,越是叫得欢,哥几个越兴奋啦!”

    几个混子说着靠得更近了,最前那个混子直接用手抓向许洁的胸前的丰盈了。

    眼看许洁就要受辱了。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暴喝:“草你先人,找死!”

    话音刚落,一个大拳头卷带劲风如山一般砸过来。

    “嗙”一声巨响,那个混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接被一拳头砸扑倒在地上。

    混子瞬间感觉脸颊骨全碎了,顿时杀猪般惨叫起来。

    其余混子定睛一瞧,见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一脸杀气腾腾,目中透射精光,整个人仿若杀神一样。

    “麻逼的,敢打我们大哥,干死你!”几个混子齐声叫着,就凶狠地扑上来。

    此时的刘小波已然愤怒得像是一头狮子,直接咆哮一声,出拳踢脚,竟然几下就把几个混子全部打翻在地上。

    而且刘小波下手十分狠辣,几个混子全部挂了重彩,应该是内里骨头断了,栽倒在地上惨叫着再也爬不起来。

    “哼,草泥马,也不看欺负谁,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刘小波走上前又凶狠地踩了几个大脚,踩得几个混子像狗一样惨叫。

    刘小波这才停止,回过身来,顾不得那么多了,把许洁的奔驰车门关上,然后把许洁拦腰抱起来,就朝远处走去。

    几个混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身手会这么厉害,知道遇到了狠角色,见刘小波走开,担心刘小波折身回来,不敢逗留,吓得连滚带爬,逃之夭夭了。

    刘小波抱着许洁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下来,责备地说:“小洁,你今晚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如果不是我及时赶过来,你就被那几个混混侮辱了。”

    这会儿的许洁实在醉的厉害,胡乱中也不知道回答刘小波的问题,忽然娇躯一颤,喉咙一阵异动,又呕了出来。

    呕了好多酒水在地上,许洁这才清醒了一下,忽然喃喃地说道:“呵呵,刘小波……我给你打电话……就知道你会来……”

    这时候,刘小波抱着许洁站在大街上,街灯洒下昏黄的灯光,可以依稀瞧见许洁的脸颊因为酒劲儿上来而显得潮红。

    眉黛轻颤,朱唇微启,刹那间,刘小波觉得许洁竟是美得不可方物。刘小波一下子看得痴了。

    不得不说,刘小波是打心里喜欢许洁的。而这种情感,已经埋藏在心里许久了。

    “小坏蛋,就你自信,万一我不过来呢,你就遭殃了……”刘小波的声音一下子变柔了许多,言语中透露着无限的关切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