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敢在老子地盘撒野
    刘小波转过头来,已经有点不自在了,干笑着问:“美玉,你啥时候来的?听见啥了啊?”

    谢美玉一脸懵懂,说:“我刚刚过来,就听见你说爱死谁啦!”

    刘小波这才松了一口气,眼珠儿一转,说:“我、我刚才说的是钱呢!你不知道,刚才南城传来捷报,说咱们新开的天成大药房两天时间就赚了好多钱。嘿嘿,大把大把钞票谁不爱啊,我自然是爱得要死了。”

    谢美玉听着恍然明白,娇嗔说:“钱肯定是人人喜爱,我虽然喜欢钱,但更喜欢小波你呢!”

    这是深情的表白啊,刘小波顿时感动不已,情不自禁走过去,一下子把美玉拦腰抱在了怀里,就朝卧室走去了。

    “美玉,老公也爱死你了,今晚就好好宠宠你……”刘小波坏笑着说道。

    “哎呀,小波,你好坏呢……”美玉娇羞说着,心里却是比蜜糖还要甜。

    第二天一大早,刘小波骑了三轮摩托车就往南城去了。

    特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是哪个逗逼敢在自己的地盘撒野,非给他点颜色瞧瞧不可。

    到了南城,刘小波就骑着三轮摩托车直奔新开的天成大药房。

    再说这会儿,程瑞春刚刚坐诊没看到几个病人呢,就见一个脖子上挂着一串链子的小刺头,鼓动着刻着刺青的花胳膊,大刺刺地走了进来。

    程瑞春和萧兰一瞧,顿时就皱了皱眉头。一看这刺头男就不是正道上的,估计又是来找茬的。

    果然,刺头男大刺刺地一屁股坐下来,然后把一条毛绒绒的腿一下搭到了桌子上,阴阳怪气地说:“医生啦,我的腿有点问题,你给瞧瞧呢!”

    哪有人看病这么嚣张的,程瑞春顿时把眉头大皱,很不客气地说:“这位顾客,麻烦你放尊重一点,把腿放下去。”

    刺头男一听,一下就不干了,吆喝说:“哟,老子如果不把腿抬上来,你看得清楚吗?”

    程瑞春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沉声说:“你的腿没有问题,肚子里倒有点问题。”

    刺头男愣了一下,随即骂道:“草泥马,老子叫你看的是腿,你却说老子肚子里有问题,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哪?”

    刺头男索性站了起来,指着程瑞春的鼻子,十分嚣张地骂起来。

    程瑞春也是年轻气盛呢,自然不会输了心中那口气,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直接揭刺头男的老底:“你一肚子坏水,不怀好意,是故意过来找茬的吧?”

    刺头男没想到对方居然敢跟自己针锋相对,顿时原形毕露了,忽然探出胳膊,一手抓住了程瑞春的衣领,狞笑叫道:“草泥马,老子就是故意过来找茬的,你想咋地?”

    刺头男估计是常在道上混的,个头高,身体壮,有两下子,手上劲力大的出奇,抓着程瑞春的衣领,一下就把程瑞春从里面拖了出来。

    程瑞春肯定没有刺头男的劲头大啊,见不是对手,一着急,就大叫起来:“你、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就动粗……”

    哪知道一句话还没叫完呢,刺头男就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打的程瑞春眼冒金星。

    程瑞春急了,也不叫了,张嘴就朝刺头男的手背狠狠咬下去。

    “啊!”刺头男没料到程瑞春敢咬他,惨声大叫,一下就把手松开了。

    见自己的手背已经是鲜血淋漓了,刺头男气得眼睛都红了,顿时凶相毕露,“嗖”地一下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步步朝程瑞春逼近。

    “草泥马,居然敢咬老子,不让你见血,老子就是孙子!”

    刺头男已然走进,然后端起刀子,就朝程瑞春刺了过去。

    寒光闪动,速度飞快,眼看就要刺上了。萧兰和药房的员工都吓得尖叫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劲风袭来。刺头男还没看清楚是咋回事,手中的匕首就被踢飞了出去。

    紧接着,一道人影扑上来。直接将他扑倒在地上,铁一般的拳头就如雨点一般砸了下来。

    “嘭嘭嘭!”一连砸了好几个拳头。刺头男的脸已经彻底凹了下去,嘴里鼻子里大汩的鲜血流出来。

    “哎哟、妈呀,别、别打了……求求你……”

    拳头一拆开,才看清楚骑在身上的人影,是一个长相黝黑的小伙子,此时瞪着眼睛,一脸愤怒,像是杀神一样盯着他,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了。

    这小伙子不是别人,自然是刘小波了。

    刘小波觉得没打爽,又是一个拳头挥过去,顿时打得刺头男两颗大门牙飞出去。

    “呸!”刘小波朝着刺头男脸上吐了一口口水,恶狠狠地叫骂道:“妈拉个巴子,敢在老子的地头上撒野,找死啊!”

    刺头男刚才还嚣张之极了,这时候完全变成了一个怂包了!

    他在道上混的,见过凶悍的,但没见过这么凶悍的!这小伙子,简直凶悍得变态了!

    “大哥……是小的不对,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呐……你就饶了小的,再打下去,我、我就没气了……”刺头男哭叫着求饶起来。

    刘小波不但没起身,反而一眼瞪过去,顿时把刺头男的魂儿都瞪没了。

    刘小波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想老子饶了你也可以,你先告诉老子,是谁他妈给你的胆子叫你过来闹事的?”

    刺头男已经吓得要死了,哪里不说啊,颤抖着抬起手来,指着街对面停着的一辆越野车,稀里哗啦哭着说:“啊……是、是二哥叫我来的啊……”

    “二哥?”刘小波听到这里一愣,平白无故怎么钻出个二哥,特么的是什么货?

    刘小波随即抬起头来,朝街对面望过去,果然见街对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哈弗越野车呢!

    “二哥,卵哥!老子非得把你卵给踢爆!”刘小波大骂一声,腾一下站起来,就大踏阔步朝对面的越野车奔过去。

    很明显,对面越野车里的人看到不对劲了。刘小波还没走近呢,车门“哗啦”一下拉开,就从里面钻出来好几个胳膊上刻着刺青的粗壮大汉。

    大汉个个手里握着锋利的匕首,凶神恶煞的,磨着牙齿,扑了上来。

    很明显,凭着这些大汉的打扮,应该不是普通的混混,估计是南城混黑社会的。

    但刘小波一点也不怕,奔过去闪电般就是几拳,饶是几个大汉厉害,但都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全部中招,被打翻在地上。

    刘小波气愤填膺,凝聚了灵力,出手迅捷,准而狠,只是一拳,直中要害,几个大汉全惨叫着爬不起来了。

    “草泥马……”刘小波叫骂着朝着身前两个大汉的裤裆里踩下去,顿时听到蛋碎一地的声音,那两个大汉慌忙捂着,登时痛晕了过去。

    刘小波这才几个大步奔到了越野车面前,“哐当”一声把越野车的门给拉开了,一手抓进去,登时把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像是提小鸡儿一样给提了出来。

    这个男人身上戴着闪亮的粗金链子呢,看这派头应该就是二哥了。

    不过这个二哥此时已经吓得全身颤抖了,因为刚刚看见刘小波暴走,才知道了刘小波是多么的强悍。

    生怕刘小波一个大拳过来把他脑袋给砸扁了,二哥直接吓得尿了一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