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风向变了
    张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以为小姐会怪罪的,没想到她不但不怪罪,反而还表扬自己,看来自己先接刘小波是对的。

    张秘想到这里不禁讶异:“咦,小姐以前不是处处跟小波老板做对吗?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好像风向变了。”

    张秘一边想着一边开车,很快就到了桂博园的桂景别墅。

    何妈带着下人正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呢!虽然说是家常菜,但也不会太寒酸,反而还会十分的丰盛。要知道这里身价上亿的大老总家里呀!

    张浩锋还没有回来呢,张千带着刘小波先进了别墅。

    张浩锋的老婆薛丽花见着,十分贤惠热情,招呼刘小波,叫刘小波到沙发上先看会儿电视、吃些水果。

    于是,刘小波就朝沙发边走去。

    没想到沙发上已经坐了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年轻男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千的表哥薛康。

    薛康好像知道刘小波要过来坐,有意跟刘小波做对,故意占住沙发的正中间,叉着腿,摊开手臂按在沙发上,把沙发的正中位置牢牢占据呢!

    意思就是,哼,想坐沙发正中间没门儿,坐拐角处去!

    薛康心里早打好算盘,表妹张千不是特讨厌刘小波么,这会儿趁机巴结表妹,帮表妹收拾收拾刘小波。

    要知道刘小波先前可没让张千少吃苦果子。

    瞧着刘小波走过来没地儿坐,只有坐沙发的拐角处了。薛康心里可得意了,还邀功似地朝张千抛眼色呢!

    哪知道张千忽然气鼓鼓地走过来,一下就把薛康给拉了起来。别说,这小丫头劲头挺大的,薛康差点被拉了个狗扑屎,一头撞到茶几上,额头挂着一个大青包。

    “哎哟,表妹,你这是干什么啊?”薛康捂着疼痛的脑袋,大声叫起来。不是跟刘小波做对吗?怎么回事?薛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想到张千朝着他努着嘴、瞪着杏眼,气鼓鼓地说:“喂,这正中位置是我师父坐的,你倒好,反坐上了。”

    薛康听到这里顿时就愣了,“师父?有没搞错啊!”张千还真把刘小波叫师父,太辣眼睛了吧!

    薛康有点不相信,忽然靠近,压低声音问:“表妹,你故意这样子,开玩笑吧?”

    张千却一本正经说道:“谁跟你开玩笑呢?这个位置理所应当是我师父坐的,你,哼哼……”

    张千说到这里,纤手一指,指着沙发最拐角处,“坐哪里去!”

    “啊!”薛康登时一脸懵逼,怎么还成自己去挂角了。

    薛康心里不服,气嘟嘟地说:“我不坐那里!”

    如果是以前,薛康生气了,张千就会将就的。哪知道今天完全不一样了。张千毫不在乎地说:“不去拉到,那你就站着呗!”

    说完理也不理薛康,亲昵地挽着刘小波的胳膊,把刘小波扶到沙发正中位置坐下了。

    薛康的两个眼珠子差点瞪落下来,“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风向怎么变了啊?”

    让薛康更气的还在后面呢!

    在刘小波坐下来之后,张千跟平常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会儿倒水,一会儿削水果,跑得不亦乐乎,可勤快了。

    “师父,你喝白水还是喝茶呀?喝什么茶呢?”

    “师父,你要吃什么水果呀?我给你削皮!”

    “……”

    那热情度简直是甭提了。薛康瞧着,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揉着眼睛再看,确实是这样啊!

    看张千这热情亲昵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张千什么时候变得对刘小波这么好了?

    刘小波也没有想到张千会一改原来的态度,对自己这么客气热情,顿时有点飘飘然起来。嘿嘿,看来自己教导徒弟还是有方法的,就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一个刁蛮小公主变成温顺可爱的小女孩呢!刘小波想着就一阵惬意。

    刘小波挺得意的,也不客气,张千的一切好意都来之不拒。先喝了张千倒过来的茶水,然后吃张千削过来的一个大苹果。

    刘小波大大咬了一口,“啊,这苹果真甜啊,真好吃!”

    薛康此刻完全懵逼了,像是一条哈巴狗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的拐角处,目瞪口呆说不出半句话来。

    薛丽花见自己的女儿忽然变得这么有礼貌了,跟原先的刁蛮任性完全是辩若两人。心里也高兴不已,听说女儿在刘小波的天成大药房干的很好,已经成了大名医了,便坐过来一个劲儿感谢刘小波呢!

    刘小波对此表现得十分谦虚,忙说着“不客气”“都是应该的”话语。

    一会儿,张浩锋就回来了。原来他从公司回来的这一条路线堵车,所以晚回来一步。

    见刘小波已经到了,张浩锋十分高兴,走上来笑呵呵先就给刘小波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像一对好兄弟几十年都没有见面了一样,那么热情。

    这会儿,何妈已经把饭菜张罗好了,端在了餐桌上。

    刘小波朝桌上一瞧,虽说是家常菜,但实在太丰盛了。海参鲍鱼,什么样的珍馐食物都有,而最具特色的是有大半部分都是小波特色农产品烹饪的。

    “哇,好香!”刘小波的肚子真饿了,忍不住咂吧着嘴巴说道。

    “呵呵,小波老弟,请上座!”张浩锋十分热情地叫道。

    刘小波哪能坐上席,要坐上席也是张总去坐啊!刘小波自然推说不坐,张浩锋却非要拉着刘小波去坐。

    刘小波实在没办法,忽然瞧到张浩锋的老妈正走过来呢,灵机一动,忙上前把张浩锋老妈扶过来,“这个上席位置肯定是老大娘来坐才行!”

    刘小波笑呵呵说道,瞧着张浩锋老妈走起路来挺有精神的,不敢相信先前一段时间,还是染了一身寒疾、卧在轮椅上连话都说不了。现在,身上的寒疾几乎全好了。

    张浩锋老妈十分感激刘小波,要知道能根除自己身上的寒疾,全靠小波的治疗。见小波十分有礼貌地来扶自己,她激动得热泪盈眶:“小波,你真是好孩子,有本事,还热心肠……唔,如果我们家张千丫头能找到这样好的小伙子,可有多好啊!”

    张浩锋老妈并不知道刘小波已经是结婚了的,故意这样说。

    老人家的心思本来就要细腻些,想的也要多些。现在她年龄这么大了,只想着在自己还没走之前,能瞧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嫁人呢!

    张浩锋老妈这话一落,在场的人都怔了一下。特别是薛康和张千,表现尤为突出。

    薛康立马瞠目结舌了!感觉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张家奶奶怎么会有这种思想啊,表妹金枝玉叶,怎么能嫁给刘小波这样一个种地的?

    薛康感觉一对眼珠子都要跌落到地上了。

    而张千呢,表情恰好与薛康相反。她的脸上顿时腾起了两片大大的红霞,竟然表现出从来没有的羞涩。

    “哎呀,奶奶,你是糊涂了吧,看你在说什么呢?”张千羞红着脸嗲声嗲气地撒娇。

    张浩锋老妈却正儿八经地说:“宝贝孙女,你别看奶奶年龄大了,奶奶可没糊涂,脑子清晰着呢!”

    张千继续撒娇,“奶奶,我才不嫁人呢,这一辈子都陪着你还有老爸老妈。”

    张浩锋老妈听了笑呵呵说:“呵呵,宝贝孙女,奶奶也想你陪啊!但嫁人更要紧呢!”

    大家听到这里都欢笑起来。

    宴席正式开始,张浩锋老妈自然坐了上席,刘小波被安排挨着张浩锋坐,由此可以看出身份多么尊贵。而薛康呢,坐在餐桌的挂角处,已经被严重冷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