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拜访徐县长
    很快就到了南城县广播电视局大门口,这会儿里面正在上班,如果冒然进去肯定不太好的。于是刘小波和刘小雯就等在门口。

    等了没一会儿,就下班了。徐珊珊第一个就跑了出来。她见着刘小雯可高兴了,像是一只欢快的小燕子一样,一下子飞过来就和刘小雯抱在了一起。

    自从高考结束,到现在都有好一阵没见面了,两人当然是十分想念对方了。

    “小雯,你个死丫头,放暑假了回去好玩不啊?”徐珊珊高兴地问道。

    “太好耍了,太刺激了!”刘小雯兴奋得不行了,瞪大了眸子,说:“姗姗,你不知道,我见着了一条大蟒蛇,比桶还粗,它还把我托在背上呢!”

    徐珊珊却认为刘小雯是在说电影里的事情,“呵呵”一笑。

    很快,徐珊珊就看见了刘小波。不知道怎么地,一下子变得有些腼腆了,轻轻叫了一声:“小波哥哥……”

    刘小波答应了一声,就直接给徐珊珊说了自己的来意,是来找她老爸帮忙的。

    跟徐珊珊在电话里说的,徐县长到乡镇巡查工作了,要晚点才回来。徐珊珊邀请刘小波和刘小雯先去家里。

    刘小波提了不少的礼品呢,这会儿去其他地方也不方便,正好送到徐县长家里去。想了想,就答应了。

    “姗姗,你是到广播电视局先实习的吗?”刘小雯好奇地问道。

    徐珊珊一边点头,一边去大门口的指纹机上面去按手印,准备签退离开。

    广播电视局的管理比较严格的,员工上下班都要打指纹签到签退。

    “嗯,我高考报的第一志愿就是蜀南省广播艺术学院。我老爸知道我的愿望,就托人让我在暑假两个月先到广播电视局实习。呵呵,说是实习,不过就是来感染下气氛,以后上大学的时候才不突兀。”

    徐珊珊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孩子,虽然只是实习的,但每天上下班也不忘打指纹。

    哪知道徐珊珊正把手伸到指纹机边要按指纹呢,不料却被另一个人抢先给按了。

    那个人按了指纹,顿时调转过身子来,故意用挑衅的眼神瞧着徐珊珊呢!

    而刘小波第一眼瞧着这人,就觉得有点面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哎呀呀,一个实习生打什么指纹啊?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那个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女的,柳叶眉,樱桃嘴,脸蛋擦得粉红如桃花,穿着一条十分贵气新潮的裙子。

    她的手臂雪白娇嫩,挎着一个精致漂亮的小包,正一脸戏谑地朝徐珊珊看过来呢!

    与这个女的相比之下,徐珊珊就要逊色了许多。因为徐珊珊还是一副学生的打扮,难怪那女的非常瞧不起徐珊珊。

    徐珊珊并没有因为女人的讥讽而生气,而是很有礼貌地叫道:“师姐,您好……”

    没想到徐珊珊还没有说完呢,那女的柳眉一挑,说:“切,谁是你师姐了?一个实习生而已,也配叫我师姐?”

    女的虽然漂亮,但心眼真不咋的,直接朝徐珊珊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仰着头,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地朝大门外走去。

    刘小波瞧到这里,顿时就怒了。麻逼这是什么货色啊,不会说人话怎么的?

    徐珊珊这么礼敬她,她居然反过来讥讽,言语还这么难听。真是可惜长了一副好皮囊!

    刘小波立时就要给徐珊珊出头,徐珊珊跟刘小波接触了好多次,知道刘小波的脾气,连忙把刘小波拉住,摇了摇头。

    看在徐珊珊的面子上,刘小波这才忍气吞声停了下来。

    一旁的刘小雯也气鼓鼓地,见女人走远,皱着眉问道:“姗姗,那女人是谁啊?说话怎么那么难听?明显是在故意欺负你?”

    徐珊珊眉间一黯,说:“她是县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兼重要记者,名叫侯心语。”

    刘小雯听到这里,立马“啊”声叫了出来:“原来她就是侯心语啊!”

    南城县也就只有这么大,一个主播名人,好多人都还是听说的。刘小雯自然也听过侯心语的名声。毕竟,县广播电视局的主播也仅仅只有一两人。

    刘小波这时候才明白过来,难怪刚才第一眼觉得有些面熟,一定是在电视上见过侯心语主持节目。只是,刘小波看电视的时间很少,所以记不住。

    “她为什么要欺负你啊?”刘小雯不解地问道。

    徐珊珊说:“也怪不得她了。原先都一直由她主持电视台的黄金节目。你也知道我老爸的关系,局长为了让我练手,让我替了她主持了一回节目,所以她对我有成见。”

    刘小雯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说白了,是徐珊珊抢了侯心语的出镜率,难怪她心里不爽呢!

    “原来是这样啊!姗姗,你只是去实习的,又不是真的要抢她的饭碗,她这样子做,也太小气了吧!”刘小雯嘟着小嘴说。

    徐珊珊却淡然一笑,说:“没事,反正我是实习的,呆不了多长时间,以后跟她打不打交道还不知道呢,用不着生气。呵呵,走,咱们回家去!”

    刘小雯不由为徐珊珊的乐观感到佩服,也“嗯”了一声,然后就一起朝刘小波的三轮摩托车走去。

    徐珊珊在外面一直很低调,从来不会给任何人说自己是县长的女儿,每天到广播电视局也是走路过来,广电局很多人都不知道徐珊珊的真实身份。

    刘小波心想也犯不着和那样的女人呕气,便上前骑了三轮摩托车,载着刘小雯和徐珊珊去了。

    原来徐珊珊的家就住在县政府旁边不远的一个小区的,名字叫做翔合绿洲。

    徐县长虽然不在家,但是有徐珊珊的老妈在。另外家里还有徐珊珊的爷爷,以及一名照顾爷爷的保姆。

    徐珊珊的老妈年过40,但依然风韵犹存。她早就听徐县长和徐珊珊说过刘小波的名头,而且还知道刘小波曾救过老爷子,顿时对刘小波十分热情起来。

    见刘小波提了这么多知名的产品上来,心里更是欢喜不已,对刘小波热情备至。又是亲自倒茶水,又是安排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款待刘小波和小雯。

    徐珊珊的爷爷自从上次被刘小波救醒过来后,现在精神头一直好得不得了呢!见刘小波亲自登门拜访,那是一个激动啊!

    老爷子一激动,就紧紧拉住刘小波的手不放开,一个劲儿地说着感谢话呢!

    饭桌上,徐珊珊的老妈一个劲儿叫刘小波和刘小雯多吃,中途问道:“小波啊,你这次登门是要找咱家老徐办什么事吧?唔,老徐今天下乡镇去了,估计晚点才回来。你有什么事先给阿姨说,看阿姨能不能给你想办法?”

    不愧是县长大人的夫人,心思聪慧缜密,一下就看出刘小波有事。

    竟然徐珊珊的老妈都这样说了,盛情难却,刘小波便说了找徐县长帮忙给林业局打招呼审核开垦东山的事情。

    徐珊珊的老妈一听,就笑着说:“哎呀,这是小事嘛!你打个电话过来就行,哪用得着麻烦你亲自登门来说啊!唔,我马上给老徐打个电话,叫他给林业局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

    徐珊珊的老妈说着就站起身来去打电话,刘小波连忙叫道:“阿姨,不急呢,徐县长正在工作,打电话过去不好吧!”

    徐珊珊老妈却笑眯眯说:“没事,你不知道,老徐虽然在外面当着官,在家里却是听我的,我给他说一声准行。”

    徐珊珊老妈说着就给徐县长拨电话过去了。

    “什么,小波老弟来了?哎呀,怎么不提前给我说声啊!我也好亲自款待小波老弟啊!”徐县长在电话那头大声叫道,言语中充满了失落之意,好像错过了最要紧的人生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