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有点像蛊术
    水务局局长正是姓罗,他眼瞧小李把碗接到手上了,正洋洋得意呢!不曾想一旁的徐县长忽然下达了命令。

    这完全是出乎他所料的。罗局长当即就惊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说不出话来了。

    “罗局长,你是水务局的局长,管理着水厂。有什么事情,你应该一马当先地担当着,这会儿叫一个小科员出来当挡箭牌算什么事情!”徐县长严厉地说道。

    水务局局长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徐县长下了命令,威严赫赫,岂能违背啊!他顿时感觉背心一阵发凉,额头上冷汗就滚下来了。

    “唔,好,我、我喝!”他冷汗淋漓地走过来,就把小李手里的碗给接了过来。

    这一下,该刘小波乐呵了。见罗局长端着一碗清水,放到嘴边就是敢喝,刘小波趁机在一旁冷嘲热讽:“罗局长,你怎么不喝啊?刚才专家检测了的,水质根本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地喝好了。”

    很明显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啊,罗局长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把这小子撕成两半。但是现在徐县长在面前,根本不能发作。他恨恨一咬牙,就把脖子一扬,咕噜噜地喝下去了。

    自然是清水的味道,没有半点异样。罗局长喝完之后,先怔了一会儿,随即就睁大了眼睛,得意地大声说道:“瞧,臭小子,我已经把水喝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事?你现在还不承认你是造谣生事?哼哼,这下子输了吧?没什么话说了吧?得得,赶快的,先去电视台道歉,再去公安局自首!”

    罗局长得意洋洋地说着,见刘小波仍然把双手抱在胸前,嘴角挂着冷笑,站着动也不动。更加来气了,喝道:“喂,臭小子,你耳朵是聋了还是怎么的啊?叫你呢……”

    疾控办的主任和卫生局的局长跟他是一伙儿的,这会儿也跟着起哄。

    “就是,臭小子,愿赌服输,赶快去啊!”

    “是啊,这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呢,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赶快到电视台和公安局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不曾想刘小波还是站着不动,反而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瞧过来。

    罗局长一见气得肺都炸了,跳起来就要叫人把刘小波绑过去。

    不料才跳了一半,罗局长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肚子里突然“咕噜”大叫,紧接着就一阵生痛传了过来。

    罗局长“哇”一声大叫,捂着屁股忙不迭朝远处的厕所跑过去。

    这一下,疾控办主任和卫生局局长懵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连忙把目光投向刘小波,见刘小波已经讥笑出声了。

    两人顿时就明白了,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难道水厂里的水真的有问题?可是经过好几个专家检测了的,没检测出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光是他俩,就连徐县长和秘书,还有刘小雯、徐珊珊、杨晓会都瞧得一头雾水呢!

    现在确信水池里的水是有问题了,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好几个专家都检测不出来?

    正值疑惑,罗局长已经拉了一通,身体虚弱地过来了。

    只见他苍白的脸上挂着沮丧,他也想不明白,水池里的水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会儿他关心的不是水池的水了,而是担心着自己的乌纱帽。

    因为刚才和刘小波打赌可是自己提出来的。

    刘小波瞧着他那副衰样,感觉特别解气,趁机说道:“喂,罗局长,很明显,现在可以证实水里有问题了。按照先前打得赌,你可以把乌纱帽摘了!”

    罗局长一听,“啊”一声,答不上话来。

    “这……小兄弟,凡事好商量嘛!”罗局长再没有刚才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了,变得低声下气说软话了。

    但是刘小波怎么能答应,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瞧不起老百姓的小人,心想:“商量你妹啊,今儿不把你乌纱帽摘了,你以为老子是吃素的。”

    嘴上却笑嘻嘻地说道:“那不行,我是一个小小老百姓,都得愿赌服输。你是堂堂大局长,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

    见刘小波不答应,罗局长难堪死了。偏偏这会儿肚子又痛叫起来,感觉一股冲劲到了屁股处,好似又要拉了。

    罗局长难受至极,强力忍受着,一张脸都扭曲了。

    “那个,小兄弟,老哥给你赔罪行不行……”

    不料就在这时,一旁的徐县长忽然冷哼了一声,很严肃地冲着罗局长说道:“不用多说了,罗局长,从现在起你已经别撤职了!接下来我会另外安排人出任水务局局长的职位。”

    这话一出,现场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疾控办的主任和卫生局的局长,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当即噤若寒蝉了。

    没想到徐县长会因为这小子的一个打赌,亲自下令撤掉水务局局长的职位。看来这个小子跟徐县长关系匪浅啊!两个一想到自己先前还刻意嘲笑刘小波,心里顿时后悔莫迭起来。

    而罗局长几乎是一声惊呼,脑袋“嗡”一下就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恰好这时,他的屁股处那股冲劲越来越强烈,忽然“扑”一声,竟然拉了一裤子。一瞬间,一股臭气就扑腾而起,熏得众人口鼻都歪了。

    这会儿的罗局长应该是世界上最狼狈的人了。

    像他这种平日耀武扬威的人,一旦失势,那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大家这会儿一齐对他冷眼相看了,都不再理睬他,而是去关注水质问题去了。

    这一下,在场的人无不相信刘小波说的话了。

    徐县长狐疑问:“小波老弟,为什么专家检测水质没有问题,而实际上水质却受到了污染?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污染了?”

    刘小波这会儿表情已经变得比较严肃了,说道:“一定是有人偷偷潜入到水厂里面,在水池里放了东西。但施放的绝对不是毒药之类的东西。”

    “啊,那会是什么啊?”大家都惊呼地问道。无毒无味,用先进的仪器还检测不出来,实在是太蹊跷了。

    面对大家的疑问,刘小波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大家听说过东南亚三大巫术之一的蛊术没有?”

    “什么?蛊术?”大家旋即全部惊愕住了。

    蛊术听说过啊,不过大家都是在电视里才看见的。在现实中出现,有点太超乎寻常了吧!

    “小波老弟,你该不会说是有人在水里放了蛊虫吧?”徐县长惊诧地问道。

    刘小波摇头道:“不能确定是不是有人放了蛊虫,但是水里的东西跟蛊虫差不多。”

    刘小波并没有说出自己在水里感应到了古怪的力量,说出来不仅显得抽象,估计大家也不会相信。

    蛊虫很小,有的甚至无形,这跟水里的力量的确有相像之处。但刘小波仍不能确定是蛊虫,只能用蛊虫来打个比方。

    “我看科幻电视剧里面,那些蛊虫根本没有形体,施放的时候也没有形迹可寻,那些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中蛊了。这跟南城这次发生的病患很相似啊!”疾控办主任惊叫起来。

    虽然太不可思议,但是眼前的情形却非常相似。卫生局的局长惊骇万分,如梦初醒地说道:“难怪专家检测不出来水质里有问题,难怪医院的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原来这么回事啊?”

    徐县长饶是见多识广,这会儿也感觉背脊一阵发凉,颤声问道:“小波老弟,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