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嘴硬找死
    工人吓得脸都绿了,结结巴巴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一名负责搬运药材的工人。具体怎么治病的,是、是人家李氏药业的事情啊……”

    不料还没有说完呢,刘小波又甩了一个大嘴巴过去,说:“你帮助李氏药业干坏事,还没有错啊?老子打你俩耳光,也就是给你提个醒。给谁干活,也不要给这丧尽天良的无良商家干活!”

    工人嘴巴都被打歪了,直接吓得尿裤子了,哭着求饶道:“啊,我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撂挑子,再也不给李氏药业干活啦……哇哇……求求你别打了啊……”

    刘小波并没有把工人松开,嘴角一翘,问道:“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李氏药业就是用这些变质的中药材把病人治好的?”

    工人不敢撒谎,使劲点头,说:“就是啊,是我亲眼瞧见的!药房里的人把这些药草煎成水,直接给病人喝了,病人很快就好了……”

    徐县长一行就跟在刘小波的身后,听到这话,个个惊讶。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些过期的药材治不了病,李氏药业神了,难不成有逆天的手段?

    “大、大哥,你问的问题,我都老老实实交待了,求求你……放了我吧……”工人哭着求饶,就差没给刘小波磕头了。

    刘小波知道在这个工人嘴里问不出重要的信息了,放开的同时,问道:“李华生那个老家伙在什么地方?”

    虽然被放开,但是工人生怕刘小波再把他揪住,连忙答道:“李总出去了,好像到哪个药房去了。公司里就只有李公子负责调货。”

    “好,你可以滚了!”刘小波吼了一声,工人吓得心胆欲裂。像是得到赦免金牌一样,忙不跌就逃跑远去。

    刘小波把神色一收,径直朝公司里面大步走去。

    公司大楼的一楼是药材仓库,二楼以上全是办公区。刘小波猜想李坚这会儿应该在仓库里指挥工人搬药材,便径直朝仓库里走去。

    走过一个拐角,刘小波一眼就瞧到了李坚,正在仓库大门口大声指挥着工人搬运药材!

    刘小波不怕李坚会跑掉,老远就大声叫骂道:“草泥马,你个畜生!”

    李坚正指挥得劲儿呢,忽然听到远处一声暴喝,定睛瞧过来,见是刘小波怒气冲冲地走过来,顿时心里就一凛。

    他知道刘小波的厉害,心里害怕,正准备撒腿逃跑。但忽然瞧见刘小波背后还跟了一行人,为首的居然是南城县的县长徐县长,李坚一下子就不怕了。

    徐县长也来了,刘小波小子就算是再彪悍,也不可能当着徐县长的面对自己动手吧!

    不料李坚完全想错了,只见刘小波几个大步奔了过来,二话不说,一个大拳就砸了过来。

    不偏不巧,一拳恰好砸在李坚的脸上。李坚的半边脸瞬间就凹了下去,鼻子嘴里全是血,一声惨叫就被砸倒在地上。

    “你、你小子敢打我……”李坚不可思议地叫起来。要知道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而且还有徐县长这么大的官儿在这儿,刘小波居然无所忌惮,说打人就打人。

    刘小波叫了一句:“妈那巴子,老子打的就是你!”然后身纵身一跃,就骑了上去,挥起大拳如雨点般下,几下就打得李坚鼻子不是眼睛了。

    “哎哟,打死人了……来人啦、来人呐!”李坚杀猪般大叫起来。

    那些工人正忙着搬运药材呢,一听见李公子被人打了,把手里的药材一放,就全部冲了过来。

    说是工人,其实就是李家养的爪牙,这些人平日里跟着李家作威作福,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快、快,干死这狗娘养的……”李坚惨声大叫。

    一群工人一蜂窝就要冲上来,刘小波凛然无惧,一声冷笑,心想谁他妈敢上来,老子一脚踢死一个。

    不料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断喝:“你们谁敢动?”

    不是别人,正是徐县长。徐县长大步站出,威严赫赫,当即就把那些工人给震住了。

    “这是南城县的徐县长,你们当着徐县长的面打架斗殴,是不是要反天了啊?”卫生局局长趁机跳出来,把马屁拍得震天响。

    别说,这马屁太有效果了。那些工人一下就愣住了,仔细打量,见特别面熟,还真是南城县的徐县长啊!

    要知道徐县长是公众人物,经常出现在电视上,这些人哪有不认识的。于是一个个立时都不敢动了。

    李坚瞧见,气得眼珠子要瞪出来了。特么的怪事,刘小波打自己,徐县长假装没看见似的。自己的人要打刘小波,徐县长马上就来阻止了。

    “徐县长,刘小波打我,你咋不管?”李坚不服气地叫道。

    不料徐县长根本不理他,只是让人把李氏药业的工人制住,然后不再说一句话,好像故意给了刘小波行使特权。

    李坚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今儿是着了道儿了!

    果然,刘小波得意一笑,又是一个巴掌扇了下来,登时就把李坚的大门牙扇掉了。

    “我呸,草泥马,小畜生!”刘小波唾骂道。

    “你骂谁小畜生?”李坚虽然被打得够呛,但心里不服,大声叫道。

    “骂你呢,你爸是老畜生,你就是小畜生!你们李家全他妈的是畜生!”刘小波毫不客气地大骂道。

    李坚一听,气得肺都炸了,偏偏被刘小波骑在身上,就像是被一头大石头压住,丝毫动弹不得。

    “刘小波,你……”李坚歪着嘴巴大叫。

    “你、你什么?嘴里是含了鸡ba咋的,说不出话来啊?老子问你,这次南城的病患事件是不是你们李家一手搞出来的?”刘小波目光如炬,直盯着李坚的眼睛问道。

    李坚心里“咯噔”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强作镇定下来,狡辩说:“刘小波,你血口喷人!你没看见整个南城,就只有我们李氏药业可以治好病人吗?我们是在救人,没有害人!”

    刘小波的目光是多么犀利,李坚眼睛里的那一丝异样怎么会逃得过自己的眼睛。刘小波一下子就在心里能百分百断定了。

    冷笑了一声,刘小波突然从地上抓了一把草药起来,放在李坚的眼前,“哼”声道:“小畜生,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啊?就这些劣质草药,也想救人?你是打算把病人吃死吗?”

    李坚自然知道这些草药是怎么回事了。前段时间,李氏药业受到天成药业的排挤,导致公司仓库大量中药材没有卖出去,积压了下来,被虫蛀不说,还过期了,当真是损失惨重啊!

    这一次南城大面积爆发病症,李华生老谋深算,趁机把所有过期的中药材一并卖出,而且卖的价格十分昂贵,不光挽回损失,还可以大赚一笔!

    要说这些过期的中药材可以治病救人,简直就是扯蛋。不过李华生手里可有一样法宝,那是黎公子给的。是专门针对这次由黎公子一手促成的病症。

    李华生把过期的劣质中药材跟着这样法宝混同在一起,然后以高价卖给病人。过期的中药材肯定是没有半点药效的,但是那法宝有效果啊!病人不明就里,吃了李氏药业开的药,病一下就好了。还以为是这些中草药起的作用呢!

    如此,李氏药业不仅赚了大把的钱,还得到了好的名声,一举两得呀!这一步棋可谓相当精妙!

    李坚知道这些,但是嘴上打死都不会说出的。这会儿嘴特别硬,兀自说道:“谁说是劣质药草啊,我们卖出这些药草,不仅不会吃死人,还能把病人治好了!”

    卧槽,还嘴硬。刘小波大笑一声,忽然捏住李坚的嘴巴,一下就把大把中草药强行塞到了李坚的嘴里。

    “能吃好病人是吧?吃不死人是吧?好哇,老子这就让你吃下去,看你会怎么样?”刘小波恨恨地说道。

    “嗷……噗……”李坚被塞了满嘴都是中药材,差点没被呛死。胀红了脸,说不出话来,难受之极。

    刘小波知道李坚这货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让他好受,手上用劲,几下就把一大把中药材全部塞到了李坚的肚子里。

    李坚难受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立马翻过身子,捂住喉咙大声咳嗽起来。

    “嘴硬找死,滋味好受吗?”刘小波冷声问道。

    “刘小波,你……咳咳……”李坚咳得说不出话来。

    刘小波这会儿却像是杀神一样,一手再次把李坚按住,另一手又抓了一大把草药。

    “老实交代,不然老子这一把草药又要硬塞进去!”刘小波的目光生冷,仿如一把利剑一下子插入李坚的心窝。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