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让人陪葬
    想着刚才吞下一大把草药的难受滋味,李坚就惊得全身一个机灵。要知道这些中草药都是过了期的,那些病人可以吃,自己可是李氏药业的公子哥,怎么能吃啊?

    李坚恨不得立时把手伸进喉咙里,把刚刚吃下的中草药全部挖出来。不曾想一个念头还没有闪过,刘小波又抓起一把草药要硬塞进来。

    李坚心里的胆气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了,吓得全身颤抖起来,“哇”一声大哭起来:“别啊,我求求你,千万别啊!”

    此时的李坚,哪里像是李氏药业的公子哥,完全就变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了。他爬起来直接就跪在了刘小波面前,给刘小波求饶起来。

    李坚越是求饶,刘小波就越是瞧不起他。一口唾沫吐到李坚的身上,刘小波冷声说道:“饶了你可以,你必须老实交代,南城这次病患,是不是你们李氏药业搞得鬼?”

    “不怪我们李氏药业啊,都是那个黎公子逼我老爸这样做的……”李坚哇啦啦一下子就说了出来。

    南城,最大的一家李氏药房。

    因为李氏药房卖出的中草药能治好这次病患,一时间,病人趋之若鹜,如潮水一般涌过来。

    李华生就在大药房里,指挥着员工给病人包一大包过期中草药,然后加了一颗神秘的药丸在里面,卖给病人,光是一副价格就高达280元。

    一个时辰不到,光是这一家李氏大药房,就卖出了数百包草药,一共赚了10几万。

    李华生在一旁瞧着,乐得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他得意得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心里算计着,争取这两天把积压在库存的中草药卖光,李氏药业名声大震,从天成药业的手里抢回市场,完全没有问题。

    哪知道正在心里得意呢,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连串呼啸的警笛声。眨眼功夫,外面的街道上已经飞驰过来许多辆警车。

    与此同时,更有好几辆高档轿车紧随而来。

    车子全部停了下来,最前面的警车上。唐小云局长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带着一大批警察气势汹汹朝大药房门口走过来。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别是那些病人,见到大批警察到来,都让开了一条路。

    李华生瞧着,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表面假装十分淡定,假意迎上来,笑着问:“哟,是唐局长,不知道大驾光临,是为什么?”

    唐小云杏眼一瞪,冷哼说:“李华生,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知道。”

    “我能做什么啊?”李华生故意委屈叫道。

    唐小云一瞧着他那副老狐狸的模样,就来气。走上去,很不客气一下把他掀开,然后抓起一包柜台上已经打包好的草药。

    “这是什么?”唐小云冷眸回转,严厉问道。

    李华生继续狡辩:“还能是什么?是治病的中草药啊!”

    唐小云根本不信,几下就把袋子打开,只见里面的确是中草药。不过很多都是虫蛀的,全是过期的劣质草药。

    唐小云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并不追问这些劣质草药也能治病,而是把草药全部掀开,睁大了眼睛在草药里面找着什么。

    这一下,李华生不能淡定了。他以为唐小云只是看草药,没想到唐小云醉翁之意不在酒,找的是藏在草药中的东西。

    难道唐小云已经知道了?但这不可能啊?

    李华生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

    “唐局长,你、你找什么呢?”李华生说话都有点不自在了。

    “哼哼,很快你就知道了。”唐小云根本不屑看他,继续找,很快就在草药里找到了一粒深褐色的药丸。

    当看见唐小云找到了药丸,李华生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

    “这是什么?”唐小云拿起药房,目光如针刺过来。

    “这、这也是一味中药……”李华生说话变得结结巴巴了。

    “哼,是吗?”唐小云明显不信,忽然朝着身旁的警察一挥手。这些警察立马抢了上来,把柜台上所有打包好的草药全部打开了。很快,就在每一包草药里都找到了一粒深褐色的药丸。

    李华生瞧着,顿时冷汗淋漓。

    唐小云几个踱步走过来,盯瞧着李华生,突然说道:“李总,如果我没猜错,这一次全城爆发的病患,你就是罪魁祸首吧?”

    “你说什么?”李华生假装惊诧,打死也不承认,叫道:“唐局长,你可别冤枉好人啊?我一心想着救人,怎么会害人?”

    唐小云根本不听他狡辩,冷声说:“你制造了病患,然后靠提前准备好的药丸救人,不仅大赚一笔,还可以挽回名声,一箭双雕,实在精妙!”

    唐小云故意拍起掌来,瞧着李华生,已经是一脸讥讽。

    李华生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设计的这么严密的计策,居然会被唐小云识破。心里不由地生起恐慌。但是,他表面上仍是拒不承认。

    “唐局长,你总不能无凭无据就说是我搞的事吧?”李华生故意冷声说道。

    没曾想唐小云忽然一拍手,后面人群散开,就见一小伙子像是提小鸡一样,把李坚给提了上来。

    更加惊诧的是,跟着来的还有徐县长一行。只见徐县长阴沉着脸,仿佛接下来就是雷霆风暴。

    “邦!”李坚被对方一扬手,像是扔死狗一样扔在了地上,摔得惨叫起来。

    “老畜生,小畜生已经招了,你还有什么话说?”刘小波双手抱胸,用挑衅的目光看过来。

    “你、你……刘小波……”李华生瞧刘小波把李坚已经打得不成人样了,气得心都在滴血了。

    “老爸啊,这小子不是人啦……呜呜……手段太残忍了……给我吃草药……我受不了,只有招了……”李坚满嘴都是血,大哭叫道。

    李华生听到这里,本来已经不太硬朗的一身老骨,猛然一颤,差点没站住,整个人差点倒下去。

    自己的儿子把什么都招了,事已至此,肯定是完蛋大吉了。

    两眼一闭,李华生痛苦地大叫一声。要知道他这次可是不惜丢了小秘,豁出一切要翻本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警察抓住,什么都完啦!

    李华生身子一顿,颓丧地倒在地上。

    “李华生,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简直连猪狗都不如,叫你一声畜生都是高抬了你!”刘小波心里一直憋着火,这会儿彻底爆发,破口大骂。

    再说外面的病人刚才还一蜂窝找李氏药房买药呢,这会儿全看明白了,原来病患正是李氏药业搞出来的,一个个气得叫骂起来。

    “什么?是李氏药业搞出来的?”

    “难怪一下这么多人都得病了,是李氏药业动的手脚啊!”

    “他妈的李华生这是在杀人啊,太不是人了吧!”

    “就是,猪狗不如,干这坏事,要遭天谴的!”

    “呸!”“呸!”“呸!”

    一时间在场的患者无不愤怒地朝李氏大药房、李华生父子吐口水。片刻间,李华生和李坚全身都被口水吐满了。那模样,简直是狼狈至极。

    刘小波瞧着,心里甭提多么解恨了。他妈的,这样的人,就该被唾沫星子淹死。

    李华生成了众矢之的,狼狈极了。这会儿瞧见刘小波一脸的讥讽,当即气得全身颤抖起来。

    很明显,自己这事设计得这么隐秘。普通的人不会轻易识破,能识破的也只有这个奸猾的小子。

    李华生一想到这里,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刘小波咬了吃了。

    “臭小子,都是因为你,老子才落得这样的下场,老子跟你拼啦!”李华生双眼发红,像是一头疯牛一样冲了上来。

    没曾想还没扑近呢,刘小波一个大脚踹去,“蓬”一下踢在他的胸膛上。他一个仰翻,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麻逼,找死!”刘小波直接爆出一句。

    李华生感觉整个胸膛都要裂开似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地上爬起来。刘小波的厉害他不是不知道,就算拼了老命,估计也不能把刘小波怎么样。

    李华生弓腰站定,喘着粗气,忽然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调转头,就朝大药房后面的库房跑过去。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