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背井离乡
    通向蓝星的空间裂隙闭合了,随即化作星光一点,没入星界之门,原本纯黑的光幕上出现了一个亮点,代表着星界之门记录下了一个世界的坐标。

    略带惆怅地看了那亮点一眼,卢直又是手一挥,他要尝试一下星界之门的使用,总不能空有重宝而不用吧?

    漫天星辰中的一颗爆发出一缕明亮射线,平台上顿时像播放3d电影一般,映射出诸多逼真画面,画面中可见草木繁盛,生机勃勃,间中有许多城池分布,其中人流如织,皆身着古朴服饰。

    他看了点点头,似乎颇为满意,再度挥手,发出明亮射线的星辰也化作星光,没入星界之门,成为黑色光幕上的又一点亮星。

    只是这一次稍有不同的是,星界之门像是活过来一般,光幕漩涡旋转起来,最后变成平静的镜面模样,能看到一副山野景象。

    径自踏步前行,他竟是穿过了这块镜面,来到了之前映照在镜面上的风景之中。

    这就是星界之门的运用方式了,平台外漫天星辰其实是不断随机变动的世界坐标,星界之门的拥有者随着实力变化,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不定的选择次数进行选择,一旦选定坐标,就能在星界之门上形成通向这个世界的通道,并且可以避开该世界的屏障阻碍。

    像是卢直,刚刚获得传承结晶,实力很差,现在每一个蓝星年才能选择一次坐标,但随着实力的提升,会慢慢缩短选择时限,增加选择次数。

    这功能看似简单,但在时空之流中,如果没有星界之门这样的宝物,想要穿行不同世界,都是需要花费不菲代价的,要不然,卢直也不会一了解自己截获的机缘是什么后,就收拾行李跑路。

    这样的重宝,那龙傲天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好在星界之门用来跑路也是绝的很,时空之流漫漫无尽,世界之多更胜恒河砂砾,随便找上一个世界一躲,想要找到他,龙傲天怕不是得跑断腿。

    打量着周围这片异界土地的风景,卢直心内却安定了下来。

    确定星界之门有用,哪怕消耗掉了近期唯一一次选择世界的机会,也是值得的。

    再说了,选定的世界看起来不算糟糕的样子,青山绿水,林荫憧憧,甚至有怯怯偷望的小动物在不远处围观,是个物质丰饶,环境适宜的好地方。

    在故乡世界暂时不敢回去,又不可能在星界之门所在的密闭空间内长期一个人待下去的现在,能有这么个可供自由活动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想到这里,他就不想立即回星界之门平台了,想要四处逛逛,看看这个可能会经常往来的异世界是什么样,最好能找到这个世界的城市什么的。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在之前的世界信息浏览中,他可是看到过的,这个世界有着人类模样的种群存在,在外貌上和自己差距不是太大,还建立了辉煌发达的文明,有聚居的城市存在,他希望找到他们。

    直到离开树林,才发觉自己可能高兴早了。

    看得出,树林外原本有一个还算兴旺的村落,甚至砌有防备盗贼的围墙,但现在只剩下乌鸦哑哑盘旋,风吹过一人高的野草沙沙作响,野地里偶尔露出惨白枯骨,让人心内发毛,再看断壁残垣上烟熏火燎的黑色斑痕,以及血液干涸后留下的黑沉颜色,尽数透露着不祥。

    卢直本想进一步查看村落遗迹,一阵隐约的声响由远及近,好像是马蹄声,赶紧趴伏在地,借助野草和断壁残垣遮挡身形。

    没过多久,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个模糊的黑影,更近些后能够看到,那是一群身着盔甲,持有武器的冷兵器时代骑士,从外形上看,和人类没什么差别,只是马匹的外形有些怪异,额头上生角,考虑到这是异世界,又似乎很正常。

    这些人和马身上都带着征战的痕迹,骑士的马鞍上大多挂着一些用布包裹着的圆滚滚物事,甚至还滴着血,冒出包裹的头发让人知道,那是被斩下的人头!

    卢直顿时明白了,这里正在打仗,而且是绵延了很久的战乱,才会出现这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的惨状!

    好在这些骑士一心赶路,并没有发现路边有人躲藏,等他们风驰电掣般一闪而过,他才苦笑起来。

    “看起来乐观得早了,这地方是真的不太平。”

    可让他一直待在空虚寂寞冷的星界之门平台,也是不愿意的,在那里他有种被关小黑屋的感觉。

    想了想,终究是站了起来,沿着大路往之前骑士们远去的方向行走。

    相反方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战场,那些骑士都是从那边割了脑袋回来,自是去不得,跟着骑士们的足迹虽然有碰上异界士兵的担心,却总比撞进战场要强,真要碰上兵营什么的,远远地绕道应该就没问题了,实在不行,躲回星界之门平台去也成。

    只可惜一路上不是荒山野地,就是寂村孤坟,竟是看不到一点人烟。

    “我擦泪啊,最近的城池到底在哪儿啊?”

    卢直有些郁闷,星界之门虽然神奇,却终究不是任意门,连接了新世界后,并不能随意将大门开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基本上是拥有者从哪里回归,下次还是开在哪里,因此需要卢直自己找到城市等人们聚居的地方。

    没成想,这一声下意识的自问,却引来一声仿佛轻笑的回响,回头张望,空无一物,只有野草被什么东西经过后晃动一片。

    “谁?快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从随身空间掏出一柄唐刀,虽然是工艺品,却是开了锋的好刀,绝对犀利,卢直胆子一壮,就往有问题的草丛慢慢踱去。

    草丛里的存在似乎被吓住了,就要退去,沙沙声随着高高野草的倒伏,往树林而去。

    这当然地助长了卢直的勇气。

    “哪里跑!”

    大吼一声,震慑猎物的同时,他也三两步冲了上去,想要拨开草丛,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伐毛洗髓过的强壮身体和体内神秘力量的加持给了他相当程度的自信,尽管草丛中的存在是率先逃跑的,却被他后发先至,只是几个纵越,便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

    伸出手,一把就抓到了什么,随即,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卢直也是一僵。

    抓到的猎物“毛发”顺滑,握在手里相当舒服,比之最上等的丝绸也不差多少,但是这手感怎么也不像是野生动物的皮毛,再加上那女性柔弱的哀鸣,尽管是异国的语言,依旧让他产生了某种尴尬。

    自己抓住的是一名女孩的头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