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三尾白狐
    这是一名有着稀罕银白发色,弱气可爱的矮个儿女孩,像个洋娃娃似的,银色的眼眸泪汪汪地看着卢直,口中一个劲说着异界的语言,仿佛恐惧的小兽,害怕无比。

    卢直那叫一个尴尬,自己似乎过于敏感了,当即放开女孩的头发,抱歉道:“对不起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危险的野兽。”

    也不知女孩听不听得懂汉语,反正女孩得到自由后并没有安心,而是手脚并用,往后退去,依旧惊魂未定的样子,害怕地看着卢直。

    苦恼于如何与女孩沟通,忽地灵光一闪,将手放入口袋,实际上已经从随身空间掏出一些糖果,剥开糖纸,递向女孩,并用尽可能和蔼的笑容示意对方接过糖果。

    这却是当年东瀛小鬼子搞大东亚共荣时的故智,最古老的金鱼佬招数,不过对小孩子的欺骗效果绝佳,女孩看到花花绿绿,又飘着香味的糖果,果然稍稍镇定了下来,还咽了口口水。

    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化的时候,远方忽然传来愤怒的兽吼,稍稍柔弱的树苗和纤细的野草大面积倒伏,从远处快速往这边而来。

    卢直脸色大变,来者不善,而且强大,下意识抽出唐刀,想要增加点安全感,却一时忘记了直接打开裂隙,回归平台。

    不过就算他没忘记也不成了,那远处的威势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威胁早已来到近处。

    接过糖果,刚刚舔舐了一口的女孩背后,忽地升腾起一大团白色微光雾气,还不等女孩反应,已经被雾气包围。

    卢直眼前却是另一番情景,他分明看到雾气很快形成了一个嘴巴裂开到耳根,眼睛眯成一条缝,肆意张狂笑着的,如同狐狸一样的形状,更是张开血盆大口,向他的脑袋上咬来。

    “妖怪!”

    诡异的场景让人汗毛直竖,想也不想,就是一刀斩出,能感受到锋利刀芒切断了什么的触感。

    但白色雾气像是棉花絮,很柔软,却也很坚韧,飞快缠绕到刀背上,严重迟滞了他收刀的动作。

    卢直也是果断,松手撒刀,往后撤走,也想起要打开空间裂隙,回归平台了。

    只要争取到那么一丝时间就足够了。

    然而事情根本无法像他想象得那么发展。

    这团白雾显然有着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早在缴械唐刀的时候就有一缕缕细丝白雾绕到了他背后,结成一张罗网,他的退却,反而像是自投罗网,瞬间就被白雾罗网给网住了,随即,更多白雾顺着这些白雾细丝汹涌而来,没一会儿就将之吞没了进去,像是被困在了一个茧中一般,无法动弹。

    更要命的是,这些白雾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甜香味道,吸入这种味道后人会变得飘飘欲仙,浑身酸软,还不等反应过来,就会陷入了一种貌似甜蜜的梦境之中。

    卢直同样中招了,他在茧中只是挣扎了一会会,就昏睡了过去,甚至连体内得自传承结晶的神秘力量都没来得及使用,着实是战斗经验太过不足,被老鸟吊起来打的菜鸟一只。

    白雾正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之前被它卷入其中的银发女孩叫了一声,却是让它停下了动作,随即,白雾异常温柔地打开一道缝隙,银发女孩探头探脑地看了外界一眼,就全须全尾地出来了,白雾还绕着她身边转了好几圈,像是在蹭蹭亲亲求抱抱一般。

    银发女孩咯咯笑了两声,小手轻拍白雾两下,然后珍而重之地张开另一只手掌,手掌里分明攥着之前卢直送给她的糖粒。

    她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进行挑选,最终选了个紫色黑加仑口味的糖粒,轻轻捻起,伸到白雾附近。

    白雾又幻化出之前吓到卢直的狐狸脸,仿佛有表情似的,带着疑惑看向银发女孩。

    银发女孩晃了晃糖粒,示意它这是好东西,白雾狐狸这才张开嘴巴,将女孩投来的糖粒吞了下去,随即,它的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还翻滚了好几下,活像一头二哈。

    很显然,白雾和银发女孩是一边的,它是她的“保镖”,它对卢直的愤怒,正是因为卢直之前不小心“伤害”到了银发女孩,而银发女孩是在用糖粒来证明,卢直并不像白雾想得那么危险。

    得到银发女孩的安抚,白雾慢慢安静下来,最终化作了一头体型巨大,却又纤细优雅的雾状白狐,肩头距离地面的高度就达到惊人的两米多,极为庞大,身后则奇异地有三条尾巴,尾巴尖端上燃烧着幽兰的火焰,一看就不是凡种。

    它将被裹成蚕茧一样的卢直叼在口中,随即尾巴轻扫,银发女孩就被它卷到了背上,女孩一边吃着糖,一边笑着拍了拍它的背脊,白狐便化作了一缕微光白影,在荒野中穿行起来,只在草丛林间留下一道残影,便最终消失无踪,隐没在了远方的山头。

    此时正是太阳落山之际,没一会儿满天星斗的夜幕就取代了残留的阳光,而在更远处,一道影影绰绰的火龙正在赶来,人嘶马鸣,却秩序井然,就着火光,还能看到烈烈招展的诸多旗帜,却是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但这支军队领头的却是两名没有穿铠甲,而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有神圣感袍服的中年男子。

    等这支队伍来到银发女孩和三尾白狐逗留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后,立刻分散开来,进退有据,阵容齐整,看得出乃是精锐之师。

    那两名中年男子则双手结印,吟唱了一段不知名咒语,随即,三尾白狐逗留时间较长的地方燃起了一阵微弱的幽蓝火焰,这些火焰沾染在花草树木上,却没有伤它们,仿佛一点点温度也没有,状极奇诡。

    两名中年人仔细查看了一会儿,面色却是放松了下来,相互交谈一阵后,朝军队中的军官挥挥手,军官也松了口气的样子。

    没一会儿,整支军队的气氛都得到了缓解,重新整队,又慢慢顺着原路返回了来处,仿佛只是来打了一场酱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