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妖狐窝
    隐隐约约中,卢直对外界的感知有了些恢复,能感觉到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温暖,清脆的鸟鸣和和缓的水流声在耳边萦绕。

    下意识地动了动手,先是手指,再是手臂,力气在一分一分恢复,昏沉的脑袋也在逐渐清醒。

    终于,他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未知的天花板,很古老的木架构方式,房屋空间也很开阔,足以说明这里是一个建筑水平颇高的地方,也就是“文明人”的地盘,应该……不至于被当成两脚羊给烧烤了。

    “你醒啦。”

    温润的男声,虽然语言是听不懂的异界语,却奇异地在听到后直接了解了其中的意思。

    愣了好一会儿,卢直才从传承结晶中找到了相关信息。

    通晓语言,一种表面使用听觉,实际使用精神感应的交流方式。

    看起来,有机会的话要好好理一理传承结晶传输的庞大信息了,现在自己连一些常识信息都要延迟一会儿才能翻检出来,太不效率。

    这也能看出,自己这次穿越世界实在太过轻率,太过缺乏经验,竟是一点准备都没做好,栽得一点都不冤枉。

    将懊恼潜藏,转过头,看向发声人,那是一名相貌相当英俊,肤色白皙,但有着狐狸一样眯眯眼的男子,笑起来总有一种狡猾的感觉。

    “你是谁?这是哪里?”

    他一个翻身,想要爬起来,只是不知为何,手脚有些酸软,最终只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便到了极限,酝酿了一下体内的神秘力量,才同样使出通晓语言的手段反问。

    眯眯眼男子一愣,他有些意外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也懂得灵语术,看来也是修炼之人了。”

    在这里通晓语言被称为“灵语术”吗?这么说来,这里应该不是龙傲天以及传承结晶所出的神秘圣地所处时空之流区域,以至同类法术称呼都不统一,换言之,在这个世界的话,至少暂时不用担心受到龙傲天方面的威胁了。

    “我只是一个初涉修行的小修士,惭愧,能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吗?我记得被一只妖怪袭击,然后就昏了过去,是你救了我吗?”

    眯眯眼男子用一种有些怪异的目光注视着卢直,似笑非笑:“妖怪?是这样的吗?”

    随即他的身体仿佛变成了雾气,然后陡然露出狐狸一样的脸。

    卢直吓得浑身冷汗,自己这是落到妖狐窝里了吗?

    可惜他现在浑身酸软无力,只能是吓得往后挪了几屁股,连自卫防御都无法做到,正打算不顾一切,开启空间裂隙回归星界之门平台的时候,忽地又想到,自己现在固然是软脚虾,之前更是陷入昏迷,对方若是想要干掉自己实在太轻松了,何必又是救治,又是显形?

    稳了稳神,他看着眼前妖化的身影说道:“看起来之前打晕我的也是阁下,或阁下的同伴了?不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雾气重新凝结,成为了眯眯眼男子,他笑道:“到是小看你了,居然只是吓了一跳。”

    然后他整了整衣冠,继续说道:“要说目的的话,其实是没有的,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之前打晕你的也不是我,是小三儿,喏,就是她了。”

    说着,轻轻一拍手,门外飘进来一缕白雾,随即凝结成一只有着三条尾巴的小小白狐,看到眯眯眼男子,三尾白狐像哈士奇似的,围着他直闹腾。

    “呵呵,小三儿,别闹,给人家道歉了。”眯眯眼男子很是宠溺地拍了拍三尾白狐的小脑袋。

    三尾白狐这才抬眼看向卢直,貌似有些不情不愿,可最终还是“吱”了两声,并且很拟人地人立而起,前肢作合什状,微微鞠躬,一副道歉的样子,极通人性!

    卢直有些懵逼,虽然早已知道时空之流中有无尽世界,也有无尽神奇,可看到一头“小动物”如此做派,还是有些惊奇的感觉,当然,这三尾白狐叫做“小三儿”也有些让他面容古怪。

    “吱?”

    大约他呆愣的时间有些长了,维持着道歉姿态的三尾白狐不满起来,不由出声提醒他,自己已经做足道歉姿态,你也别太过分,快快来一句“免礼”啊!

    卢直赧赧,连声说道:“不用多礼。”

    又想要表达亲近之意,想到眯眯眼男子的做派,便不自觉伸出手,想要和他学一学,摸摸三尾白狐的小脑袋。

    “不可!”

    那边的眯眯眼男子吃了一惊,却已经来不及,三尾白狐仿佛被卢直的举动激怒,本来只是因为道歉而不高兴,现在却张牙舞爪起来,外形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它的嘴巴不断变大,竟像是蛇类一般,仿佛能活吞体积更大的猎物,两只毛茸茸兽耳边的绒毛开始变得如同针立,眼眸也从清澈的碧蓝逐渐充盈鲜血,扮上一身白毛,有种妖艳的凄美,完全一副战斗姿态。

    就在这时,一个弱弱的女声从门外传来,虽然是听不懂的异界语,但内容大体上应该是阻止三尾白狐的暴怒。

    让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眯眯眼男子都没有制止得了的三尾白狐,在这弱气的声音下居然一下子安静下来,本来炸毛了的姿态逐渐平和,三两步跳下眯眯眼男子的怀抱,转而扑到门外女孩子的怀中去了。

    而眯眯眼男子也转过身,以一种拜服的姿态向门外的女孩子施以大礼,直到女孩子说了些什么,才重新直起身子,很显然,这里有着很森严的等级制度,下位者对上位者极其服从。

    惊魂甫定的卢直这才往声音来源看去,银白的发色,矮矮的个子,躲在门后萌萌的弱气模样,可不正是自己昏迷前碰到的女孩儿?

    “那个,你好,我叫卢直,还记得我吗?不小心抓到你头发的那个,不好意思啊,当时是一场误会,我以为是什么想要威胁我的坏东西,”卢直估摸着这个小女孩才是正主,小心翼翼地运用通晓语言打起了招呼,只不过要他像眯眯眼男子那样大礼参拜,他是做不到的:“对了,你是谁?这里是你家吗?”

    眯眯眼男子不再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闻言低声呵斥道:“这位是织澜院主,隐心小筑的主人,不得无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