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欺之以方
    如果是本地土著,听到织澜院主,隐心小筑的名号,估摸着会知道自己惹了哪方神仙,卢直却不是土著,而是异界来客,这就尴尬了,他一脸无知的表情让眯眯眼男子很崩溃。

    “织澜院主?那是啥?隐心小筑?是什么?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噗嗤!”看到卢直一本正经地低声询问眯眯眼男子,眯眯眼男子却无语无比的模样,银发女孩偷笑了起来,大概是因为眯眯眼男子平日里都是运筹帷幄,游刃有余的模样,今天却难得狼狈吧。

    “殿下……”眯眯眼男子更郁闷了,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

    “无、无碍的,”银发女孩终究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其实是很厉害的一个存在,安抚了眯眯眼男子后,看向了卢直,用灵语术说道:“你好,陌生的异乡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卢直顿时一脸震惊,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女孩看穿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不能吧?或许这个世界有很多穿越者,导致穿越者的情报四处泛滥,让人们见怪不怪?

    脑海中正翻滚着无数靠谱和不靠谱猜测的时候,还是银发女孩自己揭露了答案:“我懂得一些观星之术,昨天看星星的时候,星星告诉我,附近出现了一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于此世之人,好奇之下,就出去寻找,想看看是谁,然后,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呢,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

    卢直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眼前这位银发女孩,懂得占星术、预言类法术这类玩意儿,而且是真才实学,不是江湖骗子的把戏!

    在物理法则为尊的蓝星,占星术啊,预言什么的,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封建迷信,唯一的正面作用是可以充作把妹工具,可是,在漫漫无尽,世界无穷的时空之流,存在着的神奇本领实在是太多了,存在着无数奇人异士也再正常不过了!

    既然这个世界有狐妖,存在占星术、预言法术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好吧,看来你已经看出来了,我的确是异界人,你想怎么样?烧死我吗?”有了足够的认识,卢直反而光棍了起来,承认了自己来自异界的事情,并且摆出一副爱咋咋的态度,但暗地里,他全神贯注,随时准备打开空间裂隙逃回星界之门平台。

    银发女孩却是连忙摆手,很有些慌乱,好半天才弱弱地说道:“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会烧你的,我只是对来自异界的人比较好奇,真的存在其他世界吗?那里是什么样的?”

    看到银发女孩好奇宝宝一样的模样,卢直也松了口气,不是要烧了自己就好啊,最怕的就是碰到不管青红皂白,直接干掉异界人没商量的人了,但他还要加个保险,强调道:“你说的啊,不烧我的啊,别忘了你自己的话。”

    银发女孩还没说话呢,他又指了指旁边对他的“无礼”非常不爽,正盯着他直瞧的眯眯眼男子:“还有,是不是让这位妖怪大叔不要再这么盯着我啊?我压力很大的,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一旁的眯眯眼男子被他堵得干瞪眼,至于银发女孩则是被他机关枪一样的语速弄得晕头转向,但还是耐心地说道:“放心好了,花狸大叔不是坏人,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不,花狸大叔,先给这位异乡人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吧?”

    原来这位眯眯眼男子是叫花狸吗?这名字……

    卢直赶紧绷住脸,好不容易气氛变得好了点,可不能自己作死,把对方给得罪了。

    但花狸还是看出了卢直的微表情含义,很有些不爽,但他终究只是翻了翻白眼,在向银发女孩施了一礼后,遵从女孩的吩咐,缓缓说道:“异乡人,向你告知,此处为隐心小筑,乃是姿雪殿下隐居之所,吾乃花狸,隐心小筑的管家……”

    随着花狸的简介,卢直知道了,这方世界的已知地界被人们统称为“玄苍”,他们所在的是玄苍东方一个名为“耀”的国家,只不过这个国家现在正处于已经持续了百年的纷乱之中,各地诸侯割据,混战不休,中央则羸弱不堪,国事危殆,有些类似于古代华夏的春秋战国时代。

    姿雪,也就是银发女孩,父辈曾是某个国家诸侯之后,因为贤能,国君本欲废掉原本的继承人,转而传位于他,却被推辞,认为废长立幼,不利国家稳定,为了显示决心,携带姿雪等家人离开故国,隐居于此,是为隐心小筑。

    有感于姿雪父辈在这样的乱世依旧秉礼致公,隐心小筑在耀国也算是一处名士隐居之所,为世人所敬重,耀国中央皇室还为此予以嘉奖,姿雪那个“织澜院主”的名头就是一个非皇室公主的封号,因此,姿雪有资格被称为“殿下”。

    当然,在这个混乱的年头,哪怕有天下的赞誉,皇室给予的封号,碰上土匪什么的也不好使,更别说妖怪了,隐心小筑能让花狸这样已经达到化形境界的大妖怪当管家,还能养着小三儿这样的三尾妖狐,本身就是拥有强大实力的证明,姿雪本身的占星预言能力也说明隐心小筑的潜在实力不可小觑。

    “情况大体就是这样,异乡人,现在到你介绍一下自己了。”

    花狸拉拉杂杂介绍了个大概,姿雪也以期待的目光看向卢直,似乎对异世界的新奇见闻很感兴趣,可卢直这家伙听完花狸的介绍,细细思索一番后,却是开口道:“那个,我可以等一会儿再讲吗?因为昨天晚上没有吃晚饭,随后一直昏迷到现在,我觉得肚子很饿,也很口渴,请问贵方是否能先提供些饭食和茶水?待我吃饱喝足,定当细说。”

    花狸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他辛苦讲了半天,卢直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妖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但姿雪闻言,却是一副“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的抱歉表情,还一个劲道歉:“啊,真是抱歉,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些,实在是失礼了。”

    这让花狸泪流满面,殿下啊,你要不要这么善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