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俗世何处有桃源
    小心眼的妖怪总管大人依旧眯着眼,但读懂菜名的卢直从他眼中依稀看出了贱兮兮的味道,那好像在说:我就喜欢看你看破了我的报复,却还得向我道谢的样子。

    应该说,不愧是老狐狸精,大年龄妖怪么?真是狡猾啊!

    还好,卢直在社会那个大染缸里滚过一圈,又经过上司陷害的人,早就分得清什么是侮辱,什么是玩笑,什么是面子,什么是里子,什么是真的坏,什么是假的好。

    既然妖怪总管只是通过这种玩笑一般的手段,小小报复自己之前的不礼貌,他终究还是要记着对方为自己对症下药,准备珍品菜肴,还给予提点的好的,得了里子,面子就先放放吧。

    化郁闷为食欲,卢直用风卷残云来回应花狸的调侃,直到吃得小肚子溜圆,打了个饱嗝,才算完了事。

    这时候,若是正规修炼人士,就该运行功法,吸收药力了,但卢直一来还没整理好传承信息,无功可练,二来他非常确定,抱稳眼前银发女孩姿雪的大腿,以后绝对不会缺乏那些对他有大补之用的好食,自是分得清轻重缓急,发挥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住正主才是紧要之事。

    在他抑扬顿挫,跌宕起伏的话语中,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和来历,又将迥异这个异世界的故乡风景向期待了半天的姿雪竭力描绘,什么汽车、飞机、火车啊,乃至月亮上都是坑,太阳是大火球等蓝星常识啊之类,新奇之处,足够让姿雪小姑娘睁大眼睛,惊呼连连了。

    就连自诩“见多识广”的花狸也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科技世界有这么精彩。

    当然,星界之门之类的事情是说不得的,这种终极秘密只能藏在心底,并要好好翻找继承信息,寻找能够封闭内心某些秘密的秘技,避免被读心术一类法术发觉,他只是用自己在故乡世界无意中得了某种先古传承,然后落入空间裂隙,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为借口,将具体得到传承结晶的事情给忽略了过去,算是春秋笔法用得精妙。

    至于姿雪、花狸主仆信不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姿雪应该是信了,这位女孩本事是有的,性情却着实天真烂漫,换句话说,好忽悠,到是花狸眼睛眯着,看不清他的心思。

    直到对话一番,见卢直露出困倦模样,花狸才开口说道:“殿下,今日询问便到这里吧,卢直先生刚刚经历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际遇,损耗颇大,之前又被小三儿的狐香咒术所袭,略有些眩晕后遗,再说这么多话,想必也是倦了,我们不便过多打扰。”

    姿雪闻言,甚是懂事,点点头道:“花狸所言有理,小三儿的狐香咒术的确容易让人嗜睡,这般缠着卢直先生,到是我的不是了。”

    狐香咒术是此间妖狐一族的秘术,乃是将自身味道祭炼的最终所得,介于法宝和法术之间,有着迷晕敌人的奇效,之前卢直被小三儿化身白雾缠绕,固然是事实,真正让他快速失去反抗之力的,还是这种秘术,那股子甜香味便是小三儿施展狐香咒术的外在特征。

    当然,作为受害者的卢直看向懒懒躺在姿雪怀里的小三儿,依旧是怨念满满的,什么狐香啊,狐狸身上的味儿,不就是狐臭么?只是祭炼过了才变成甜香味吧?

    内心恶意满满地诋毁了一下三尾白狐,但他也的确是精元损失颇大,此时倦得很,在和姿雪、花狸礼貌一番后,一待对方出了房门,就躺了下来,昏沉沉睡去,到是在异界实现了吃饱了睡的生活。

    他却是不知道,在他睡着后,出了门的花狸在送姿雪和小三儿去玩后,便换成了一张严肃的面孔。

    “这卢直的来历查得如何?”

    他终究是多疑的,不那么信得过卢直的自述,派了人去查对方的过往。

    花狸身后,被阳光照射的影子里,有一团氤氲在翻滚着:“大人,此人来历的确玄奇,我等遍查小筑周围三百里,竟是发现,对方既无过往痕迹留下,也无交集之人识之,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

    本来就眯着眼的花狸眼睛缝更细长了些:“这么说,他‘异界人’的身份能坐实了?”

    “大体不会出错了,”黑影氤氲说道:“虽说事情有些离奇,却也不是不可能,秘库史册上也有过‘异界人’到来的记录,我们应该是也碰上这千年不遇的奇事了。”

    “影狐不需要大体、大概、可能,将查证范围再扩大二百里。”

    花狸这一刻爆发出极为冷冽的气息,让影子里的氤氲微微一抖:“是,大人!”

    然后它犹豫了一下,又道:“只是大人,织州与宁国的战事还在持续,我们频繁出动,会不会引起两大诸侯注意?”

    “你们不动,我们就不会吸引他们的注意了吗?”花狸却是嗤笑一声。

    在耀朝常年内乱的现在,诸侯之间打来打去早已是常态,织州、宁国便是两个纠缠数十年的冤家,隐心小筑所在恰好处于这两个诸侯的夹隙之中,建筑于较为偏僻的山林。

    若隐心小筑籍籍无名,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避乱隐居之所,偏偏它不是,它乃是另一诸侯国宗室旁支隐退之所,因为主人出身宗室,使得隐心小筑本身就有不少门客、追随者,具有一定实力,还因为先代主人的缘故颇有声名。

    在耀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当今,各方诸侯哪一个不是竭尽全力发展自己,壮大实力?隐心小筑这样一块招牌,若是能纳入麾下,不仅其门客、追随者将归为己有,先代名声、德行也将发挥强大号召力,吸引一些仰慕者来投。

    也就是说,隐心小筑对临近的织州、宁国诸侯,都很有些吸引力,这两大诸侯也一直希望将隐心小筑拉拢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去。

    只不过隐心小筑以“德”为天下重,两国诸侯不便使用强行性手段,以免弄巧成拙,被天下人诟病,但私底下小动作却一直没断过,想要逼迫隐心小筑屈从。

    这也是花狸冷笑的缘故。

    树欲静,风,却何时止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