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三顾茅庐,破门而入
    “卢直先生你总算醒来了,可有不适之处?”入门后看到卢直精神抖擞,姿雪松了口气的样子,虽然还是有些羞羞怯怯,却是没有初见时的害怕模样了,可能与卢直在人家的地方躺了小半年,有了熟悉感。

    对于姿雪的关心,卢直反正是开心的,可爱乖巧的女孩谁都喜欢,此外,伴随种火的铸就,超凡力量的真正获得,他也从姿雪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波动,这种波动能够抚慰人心,让人平静,并让见到姿雪的人忍不住亲近、爱护、关怀。

    这显然不能用气质之类简单解释,而是某种类似“光环”的被动天赋。

    不过,这种光环并没坏处,卢直并没有反感。

    “多谢殿下、花狸总管与隐心小筑诸位,在下误入闭关状态,浑浑噩噩这么多时日,全赖各位收容照料,要不然,下场不堪设想,还请受我一拜!”

    一边说,他一边鞠躬致谢,姿雪害羞,正说不要多礼时,忽地外间传来一声穿破云霄的怒吼,由远及近,转瞬已到小筑外间的样子。

    “什么狗屁隐心小筑,有德山林居士,我看是无礼村夫之所,沽名钓誉之徒!我家主公两次三番诚心拜访,匹夫却屡屡借口推脱不见,主公忍得,我权婧可忍不得!”

    竟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女声,只是内容让刚刚醒过来的卢直摸不着头脑,只来得及迷糊问了句“什么情况”,外间已经传来乒铃乓啷的打斗声,动静不小。

    姿雪呲溜一下就躲到花狸背后去了,看裙摆,还在瑟瑟发抖,可见内心恐慌,花狸则是一副头疼的表情,见卢直直勾勾望着他,稍作解释,却是与织州、宁国两大诸侯实力格局变化有关。

    就在半年前,卢直昏睡后不久,原本只是例行公事一般,持续了数十年的织州、宁国边境骚扰战,却出现了一个天大的意外,当时的织州州牧于军前染病,骤然离世,导致织州军军心大乱,偏又被宁**抓住机会,惨败了一场。

    在失去首领,实力又严重受损的情况下,前州牧孩子中唯一成年的一个,长女枢赤莲,临危即位。

    本来织州官僚团的目的是用枢赤莲稳定人心,没想到这位新任州牧却是个有魄力也有能力的,直接来了招以空间换时间,以让出大量土地为代价,分散宁**军力,同时收拢织州军败军,最终趁着宁**立足未稳,又分兵冒进的机会,重拳出击,打残了宁**三路大军,逼迫宁**又吐出了一半占领地带,双方恢复对峙局面。

    但经此一役,织州军到底是丧师失地,元气大伤,处于劣势,宁国首脑又是个厉害角色,这半年来,织州形势有点不妙。

    这迫使枢赤莲想方设法加强实力,左右环顾之后,自然不会放过隐心小筑。

    且不提织州、宁国皆知的小筑武装力量,仅仅其先代故主的名声,就能够吸引许多仰慕者前来投效,好处多多。

    枢赤莲到也没有用强,这位年方十余岁的织州新主人并非莽撞之徒,她用得是诚意,用卢直所知的典故来形容,就是三顾茅庐,想要邀请姿雪成为织州上卿。

    织州上卿是一个地位仅次于州牧枢赤莲的位置,真心是诚意十足。

    但姿雪这性格,实在不是个玩阴谋诡计的料,真要应了枢赤莲的邀请,别说隐心小筑了,连她本人恐怕都得被连皮带骨地吞掉。

    姿雪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当然是畏之如虎,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枢赤莲。

    三番两次下来,枢赤莲到是一副大度明君的做派,不予计较,可这权婧本就是爆脾气,今天怕是真的心态爆炸,再也忍不了了,这不,打上门来了。

    卢直了然,以姿雪的性格,恐怕那位枢赤莲连面都见不着吧?几次三番这般下来,是个人都得有脾气……

    正想得入神,又是“轰隆”一声响,隐心小筑的前屋居然被掀飞了顶盖,可见那权婧的暴力,用来当拆迁队,都用不着推土机了!

    这位爆脾气织州女将也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她的年龄看上去并不大,只有二十左右,虽然个子高挑,却不是卢直之前想象的虎背熊腰,而是一种如同猎豹的野性健美,容貌方面,这位女将也是意外地美人,原本稍显粗黑的剑眉,在她身上,却倍显英气,只是胸部那一块……好像大得有点奇妙。

    卢直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他想到了篮球。

    权婧像是感受到了他那目瞪口呆的视线,猛地看了过去,俏脸当时就黑了,深吸一口气,竟是发出巨鲸吞水一般惊人的吸气声。

    本来神色不变的花狸首次面色严肃起来,原本收拢在长袖中的双手快速结印,一道无形的波动从他身上散逸开来。

    已经融合了传承结晶的卢直哪里不知道,那权婧是在准备杀招了,看这动静,威力不会小,赶紧也催动起种火,集结魔力布置屏障。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孱弱,而且实战经验方面有所欠缺,挡住盛名在外的权婧,可能性不大,因此很鸡贼地挪了挪身子,却是躲到花狸身后去了。

    花狸看了他一眼,终究是懒得计较,他面前的防御结界已经成型。

    “无礼之徒!”

    权婧的攻击终究出手,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接冲击过来,与花狸面前的无形屏障撞击到了一起。

    “轰”地一声,两股无形之力碰撞到了一起,巨响声如同炮弹爆炸,又如巨物从高处坠地,强烈的冲击波四方横扫,不止地面飞沙走石,卢直沉睡了半年的木屋也在冲击下被薄皮拆骨。

    古朴但素雅的隐心小筑,这次是真的受了一场灭顶之灾,半拉地方被破坏了个干净。

    这威力有些丧心病狂,卢直也是被吓了个够呛,他的魔法盾只是面对冲击波的余波,都有些摇摇欲坠,若不是花狸挡在正面,这次真的悬。

    实力上的差距,让他醒来后拥有超凡力量就自觉了不起的迷之自信心态彻底破碎,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还是太弱了些,自己依旧是个弱者,远远没有到可以嘚瑟的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