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抱团取暖
    就在枢赤莲诚恳请求,花狸却为难于姿雪拒绝接的态度时,卢直已经将已知的各种信息串联起来,吃惊地发现,枢赤莲的一切说辞都可以不加以理会,但那句“和隐心小筑本身的安危”有关,却是事实!

    依照目前的形势来说,随着织州之前的大败,实力大损,宁国吞并大量织州土地,此消彼长下,这一地区的力量平衡已经被打破,虽然枢赤莲上台后连施妙手,暂时稳住局势,在总体实力上却终究是落到了下风,只要宁国方面不犯错,织州被吞并的未来可以预见。

    织州被灭的话,原本位于两强夹隙,得益于双方对峙,而逍遥自在的隐心小筑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只从枢赤莲肯放下身段,前来拜访拉拢,就能知道隐心小筑的实力并不容小觑,是能够影响地区力量平衡的一极,哪怕这一极非常弱小,但能在棋盘上牵引大局,就属于不安定因素。

    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会乐见自己的内部存在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隐患,必然要绞尽脑汁处置,既然那位宁国诸侯不是善茬,就不会放过隐心小筑。

    这不由让卢直有些担忧,他毕竟受过小筑恩惠,闭关时的护法之恩,称得上救命之恩了,还真不希望隐心小筑这些人出事,尤其姿雪这个女孩明显只是个善良的怕生宅女,与世无争,天真烂漫,现在却非要被这些俗世争锋的漩涡卷入,何其无辜?

    不过隐心小筑能在宁国、织州的对峙中一直风轻云淡打酱油,也是有本事的,花狸这个妖怪总管虽然宠溺姿雪,平日里以下仆自居,却在这种涉及前程大事上很有权威,在枢赤莲一番恳请下,他终究是在姿雪耳边阐述厉害。

    唇亡齿寒的道理,其实非常浅显。

    作为姿雪最信任的人,或者说妖怪之一,花狸的建议还是很有效果的,大大动摇了女孩的原本想法,再加上女孩虽然怕生胆小,却并不笨,思前想后之后,终究是鼓起勇气,露出小半个身子,面向枢赤莲。

    “我……我就是织澜院主,姿、姿、姿雪!你的建议我听到了!那个……面也见过了,你和花狸去谈吧!”

    说罢,又是呲溜一下,躲到了花狸背后,双手抱着小脑袋,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喃喃道:“好可怕,好可怕,那个人是鬼,居然是鬼啊!”

    一旁的卢直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女孩这是把枢赤莲的鬼首面具当真容了吧?不由哭笑不得地轻声说道:“那个是人,不是鬼啦,姿雪你仔细看看,她只是戴着一个面具而已。”

    “唉?真的吗?”姿雪闻言,有些想要仔细打量一下,又有些不敢,小脸上满是纠结。

    卢直鼓励道:“真的,我担保。”

    他到是没考虑到自己的担保有多少价值,但姿雪还就吃这一套,对于已经熟悉的人,她到是很信任,不由偷偷伸出半个脑袋往外看去,然后又很快缩了回来,拍着胸口,却有些雀跃道:“真的唉,是假的面具,吓死我了。”

    一直充当挡箭牌的花狸一阵无语,殿下啊,您好歹关注一下我和枢赤莲的谈判啊……

    一种“这货绝对是奸臣种子”的怨念从妖怪总管脑门上骤然升起,看向与姿雪交谈甚欢的卢直时,变得不怀好意起来。

    卢直此时灵觉颇为敏感,浑身一个哆嗦,抬头一看,就是一副闺女被夺走模样的花狸,不由尴尬一笑,也不知道怎么又招惹对方了。

    好在有了姿雪的首肯,花狸终于能放开来和枢赤莲谈,枢赤莲也是急于拉拢强力后援,条件开得很宽松,双方一拍即合,很快约定了合作事宜。

    耀朝在整体的大环境上,类似于华夏古代春秋战国时代,是一个列国征战,追逐神器的大争之世,也是各国悬梁刺股,励精图治的时代,同样是各路勇者谋士,投效天下各国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虽然还保持着森严的社会身份等阶制度,但朝为田舍郎,暮登国君堂的戏码也在天天上演。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就可以打破身份藩篱,社会流动性异常频繁的时代。

    也正因为这样,哪怕枢赤莲是织州牧,一方诸侯,隐心小筑这样有本事的“民间势力”依旧能和对方对等谈判,并且谋得很好的合作条件。

    等花狸和枢赤莲谈完了,隐心小筑一方到也不磨叽,得到授权的花狸当时就答应了随枢赤莲回归织州首府织锦城的建议,并且,不知道是出于示威还是展现本领,狠狠地露了一手。

    却见姿雪在花狸一番叮嘱后,只是挥挥袖子,原本游走于隐心小筑的诸多仆从、侍卫就纷纷化作一缕缕光芒,钻到了她的袖子里,小筑中许多家当也同样被女孩的袖子收取,等一切“收拾”好,原本算得上人气鼎盛,颇有大户人家气象的小筑瞬间安静下来,仿佛变成了空宅。

    而姿雪则抱着白狐小三儿,坐到了花狸准备好的一抬造型古朴,却又悬浮半空的落帘软轿中,由四头毛发雪白的狐狸前方牵引,竟是低调中的奢华,不同凡响。

    在车驾四方,是一队卢直曾经见识过的黑麾侍卫,他们显然是保护姿雪的核心力量,由花狸亲自统领。

    此外,还有一批各种衣着,抱刀持剑的精悍人群散落在外围,眼如鹰隼,看起来很不好惹。

    卢直到也知道他们的身份,门客,算是此时耀朝的一大特色,这些人大多都是学成文武艺,货于各路实力派,找个饭碗,顺便找个前途的人士,大多数出身底层平民,也有落魄贵族后裔在,虽然有滥竽充数的,却也不乏民间高手。

    说起来,卢直现在的身份也有些类似于门客,只是稍有不同的是,由于和姿雪奇妙的会面经历,又有长达半年的闭关期在前,他直接走上了“上层路线”,当大多数门客还得用两条腿跑路的时候,他到是得到了关照,花狸特意给他备了一匹马。

    这是属于得到主家承认的证明,与卢直一样待遇的,都是从门客中提拔起来的“客卿”。

    只可惜,这货不会骑啊!

    这就有些尴尬了,尤其是那些门客中人,已经有些露出蔑视,乃至不怀好意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