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美酒的锅
    织州和隐心小筑的队伍合流后规模颇大,有两百多号人,护着数辆马车,赶着近百头骏马,浩浩荡荡,在山野间穿行。

    由于队伍中人都不是普通人,最差的也是体术高手,行李等诸般俗物又有疑似空间系手段的法术或装备收纳,没有额外包袱,行进速度颇快,不能与飞机、高铁代步相比,却也绝对不类冷兵器时代军队的缓慢,走了大半天,已经离隐心小筑所在的地方很远。

    直至黄昏,大队人马才停了下来,垒营生火,埋锅造饭。

    织州虽然不乏繁华城镇,与宁国交界的这些区域却早已在长期的对峙、战争中残破,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以至贵为织州牧的枢赤莲,在来拜访隐心小筑完毕,踏上归途之后,都寻不到城镇落脚,不得不率队野外宿营。

    营地立起后,卢直这没名没分的家伙自是挨不着华美的核心营帐,却又因为花狸知道他是异界来客,姿雪对异界新奇事物很感兴趣,对他也亲善,到底是没把他扔到最外围的简陋营帐去,而是安排在了相对内圈的营区,与织州牧近卫骑兵、隐心小筑高等门客之流混居一隅。

    这些家伙本来地位较高,心高气傲,不怎么拿眼看人,但卢直一路上用动物驭使的法术驾驭马匹,都被他们看在眼里,即便在玄苍世界,法爷一样稀有,哪怕是个不怎么样的江湖术士,只要有个一两手绝活,地位也比大头兵和门客高得太多,他们的态度自然不同。

    卢直在这个世界根基薄弱,没必要恶了对自己示好的人,以前又经常和各路人士打交道,也不会摆出高高在上的嘴脸,双方到是相谈尽欢。

    应酬一番,询问起当地地理,当即就有一名近卫骑兵笑道:“出了十万大山,过了前面的野狐岭,就能到织州相对繁华的地方了,那地界,相比于这些已经打烂了的地方,可就好得太多了,对了,卢直小哥,咱看着与你有缘,到了城里,要不要哥哥带你去开开眼界?这织州的美娘啊,就一个字,嫩,可不能错过!”

    一干糙货都笑了起来,男人吗,三句话不离女人,这些人又是刀头舔血的,自然更是粗鲁。

    卢直知道怎么和这类人打交道:“我长这么大还真没去过那些地方,到时候还要有劳各位带路,前往观摩观摩。”

    一阵男人都懂的笑声响起,关系愈发融洽,还有近卫骑兵取出酒来助兴。

    这到是让卢直真的惊讶了:“军中能饮酒?”

    那近卫骑兵哈哈一笑:“当然不能,不过当下既不是临战,又不是轮值,大家伙又高兴,就算州……咳咳,军法官也会通情达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你刚刚是想说州牧吧?然后想想似乎牛皮吹太大了,赶紧换词了吧?

    卢直与另外几个近卫骑兵挤眉弄眼,大家都知道意思,顿时哄笑,还别说,这种“大家是一伙儿的”小动作,比口中千言更有效果。

    那藏酒的近卫骑兵也不恼,径自美滋滋来了一口,一声“痛快”,将皮囊传给了下一个人,没一会儿就到了卢直手里。

    其实,卢直是不怎么习惯这种粗野的喝法的,但为了不那么不合群,还是举起酒囊,喝了一口。

    然后喷了。

    实在是那皮囊里的“酒”又酸又涩,还有股奇怪的苦味和霉味,也就只有那种辛辣感给人酒的感觉了,其他的……不说也罢。

    “咳咳咳咳,这,这是酒?”

    众人心中都有些不悦,取出藏酒的近卫骑兵更是心痛,就算你卢直是大爷,也别这么糟践咱小兵兵的珍藏啊!

    见到众人脸色,卢直也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不过没关系,他有辙。

    随手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瓶故乡世界的酒来,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充其量是那种包装精美些,实际上单瓶价格不到五十元的清香型白酒,但打开酒瓶后,仅仅那股纯正的酒香,比起之前的酸涩苦酒就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好香好香,这,这酒好香!”

    一众人等哪里还有之前的不虞之色?人家卢直有这等美酒,刚刚喷掉一口苦酒,简直是太正常不过了!

    “来来来,多余的话不说了,大家伙儿都尝尝!”

    将酒瓶递给身边一个近卫骑兵,这骑兵喉头耸动,当时就准备来口大的,卢直只来得及喊了句“别”,就见这货已经脸红脖子粗,眼珠子都快瞪得爆了,偏偏舍不得被他吞入口中的美酒,就这么辛苦地憋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一口气来,怒吼一声“好酒”,说完后眼泪都下来了。

    一半是被酒气冲的,一半是觉得自己好惨,以前喝得那是什么?马尿吗?以后又怎么办,还能喝到这样的琼浆玉液吗?

    其他人可等不及他悲春伤秋,各出手段,没一会儿,这边就又是喧闹,又是唏嘘,热闹极了。

    卢直到是没想到,一瓶廉价白酒居然能让这帮汉子这么激动,也是一愣一愣的。

    他这就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了,现代人物质丰富,享乐惯了,哪里像玄苍世界这般,战祸连结,物质匮乏,这些骑士、门客看起来身份不低,实际上一个个都是苦逼,不过是权贵门下走狗,官僚机构鹰犬,比起百姓要强那么一些,却又与权贵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们差距不可以道理计,生活水平也就那样罢了,一下子品尝到超越平时水准许多的美酒,自然有些失态。

    只是这般闹腾有些过了,很快有巡逻队伍发现这里不对,一个织州军军法官带着人铁青着脸跑了过来,准备收拾一下这帮喧哗军营的混账,却又闻到浓郁的酒香味,脸色更是难看。

    “把这帮混账给我绑起来!”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其中不乏隐心小筑的门客等人,偏偏喧哗的人群里大一半是织州骑军,愈发让军法官觉得羞耻。

    这帮混账,是在丢州牧大人的脸啊!

    正闹得起劲,一个如莺啼婉转的声音响起,只是有些清冷:“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