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处置
    来者戴着鬼首面具,一身火红,连头发都如同燃烧的火焰,正是织州牧枢赤莲。

    在她的身边,跟着的自然是有织州第一女将之称的权婧,只是走近了才发现,这位暴力女其实非常年轻,也非常美貌,真真是人不可貌相,谁人知道她美丽的皮囊下藏着暴龙般的力量?

    此外还有几名女性侍从,却是枢赤莲的亲卫,听说名曰“赤鹫”,俱都功夫了得,本领不凡。

    这些人的出现,立刻让场面一静。

    “竟然惊动了州牧大人,属下失职!”军法官很快反应过来,抱拳施礼,颇有懊恼,没想到竟然惊动顶头上司。

    “无妨,这里出了什么事?为何如此喧闹?”其实枢赤莲在闻到酒味的时候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上位者,不能那么苛刻,要给属下一些转圜的空间。

    军法官羞愧道:“有骑军部属违反军纪,营中饮酒,正准备处罚。”

    “该当何罪?”枢赤莲追问。

    军法官回答道“本当斩首,然考虑到此行并非出征,可适当减免处罚,涉事者应领军棍五十!”

    枢赤莲沉默了一会儿:“还要赶路,再减三十,略施惩戒即可,不过涉事者记录归档,一年内不得晋升,五枚敌首可抵其罪。”

    包括军法官在内,织州军众人都松了口气,枢赤莲的处置很灵活。

    只要行刑人不是下死手,五十军棍对骑军精锐来说不过是丢掉半条命的事儿,恢复过来依旧是生龙活虎一条,但要是再加上长途赶路,疾行回归,就有些生死难料,谁知道带着伤的倒霉蛋能不能跟上队伍,撑到织锦城?

    可减到二十棍就绝对没问题了,对军中糙老爷们来说,这个程度的惩罚属于皮外伤,虽然很惨,却不会伤到筋骨。

    然后涉事者记录归档,一年内不得晋升,相对来说惩罚比较严重,现在是与宁国大战的时期,正是军功好取的时候,错过了,可不只是一个亿的问题,而是一辈子的前途问题。

    偏偏枢赤莲又给开了个后门,只要这些受罚者能够各自取得五枚敌人首级,就可以抹消不得晋升的惩罚,也就是说,杀敌五人,就能把这次的事情完全揭过去。

    这样的惩罚足够让犯事者铭记,却又不至于就此断绝犯事者前途,还能敦促他们奋勇杀敌,让那些喝了酒的织州军人心悦诚服,甘愿受罚,也算是枢赤莲治下手腕的体现。

    然后她又转向那些喝酒的隐心小筑门客以及卢直,众人不由抖了抖,这是要处罚咱们了么?也要打板子?

    没想到枢赤莲却说道:“至于诸位,是隐心小筑门下,在织澜院主将各位的指挥权交到本座手中之前,本座不会代行院主的权力,你们就等待隐心小筑自身的惩处措施好了。”

    这却让许多隐心小筑门客肃然起敬,制定规则,却又破坏自己所制定规则的贵族他们见多了,如枢赤莲这般依律办事,有条有理的,他们反而见得少,偏偏这种品质正是人们所推崇的“守约”,不由一个个拱手做礼,表示尊重。

    “此外……”枢赤莲还没说完,却又笑了,虽然看不到容颜,却给人一种百花盛开的美好感:“诸位刚刚喝得佳酿从何而来?这味道着实醇厚,也就难怪各位忍不住犯禁了。”

    众人闻言,轰然一笑,这一下仿佛与州牧大人的距离都拉近不少,顿时由带头的那名骑士将事情说给了枢赤莲听,枢赤莲连连点头,爽朗大笑,本来带着些惊惧感的氛围消散无踪。

    一旁的卢直深深看了这位据说才十几岁的少女一眼,厉害,真是厉害,虽然是封建封君,却非常懂得收揽人心,无论是手段还是智慧,都是一等一地高明,也就难怪在宁国占据那么大的优势之下,她还能力挽狂澜。

    这个时候,枢赤莲已经知晓前因后果,朝卢直拱了拱手:“不成想阁下不止驭马之术高明,手中还有这等好酒,这酒香的醇厚浓郁,便是州牧府都不曾闻到过,却不知是何名目,哪里特产?有机会,本座定当订购一批,待得将宁国贼子赶出去,好与众手足痛饮一番。”

    “好!”众织州军纷纷喝彩。

    卢直看向枢赤莲,暗暗感慨,这位是影后啊,到了自己的故乡世界,不拿十个八个小金人都对不起她的演技,随即却是心中一动。

    自己在这个世界可以说如同浮萍,毫无根基,也无所依托,别看姿雪对自己颇为亲善,她终究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孩子善变,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对自己厌倦呢?花狸那家伙看起来又不靠谱,还有些看不惯自己的样子。

    那么,自己铁定是要找个稳当点的依靠才好,面前这位,以后不说,当下却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心思一起,拱手做礼,一副惭愧的表情:“到是让州牧大人见笑了,这酒名为‘杜康’,其实是在下家中秘制,只是家中生变,不仅在下暂时回不得故乡,家中货源也暂时断绝,除了手头少许存货,实在不知如何为州牧找到足量美酒,惭愧惭愧。”

    然而枢赤莲却如他所料,一下子听懂了潜台词:“你是说,这酒是你家酿的?那么,你会不会酿酒手艺?”

    “这个……”卢直作出为难状,随后说道:“懂到是略懂,只是在下所学不全,又没亲自动过手,怕是酿出的成品不比手头珍藏。”

    枢赤莲却已经大喜,原来,织州不擅酿酒,酒业水平惨不忍睹,每年都要从外地花大价钱购进大量美酒,以满足市场需求,尤其是赏赐家臣等活动,那些美酒清一色外地进口,每每让她心痛不已。

    那可都是纯支出,对于经济状况本来就不算太好的织州来说,就是经济上的一道伤口,在不断失血。

    现在好了,如果卢直能酿酒,哪怕酿出的酒只有这飘散酒香的美酒一半美味,也是少有的佳酿了,能够填补织州在酿酒业上的不足,至少也能大大节约织州每年的外购酒类费用。

    所以她迫不及待地对卢直说道:“不知阁下有没有兴趣在我织州重操旧业?本座愿意以州牧府之力,给于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