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遇伏
    酿酒,在社会进入工业化大生产之前,属于奢侈品制造业。

    首先,酿酒需要大量粮食,在化肥这类提高作物产量的工业手段出现之前,粮食产量是很有限的,人都吃不饱的年代,也只有上层阶级才会有那个资本和那个需求,在酿酒上靡费,普通民众能吃上酒糟,喝上点兑水的浊酒,都像是过节似的。

    然后,用传统而原始的手段酿酒,是需要大量人手参与劳作的,这与现代社会有大量机器辅助,节省大量工时、人力是完全不同的,这才使得商纣王酒池肉林成了千古大罪,因为他这种玩法真的很浪费,很劳民伤财,要是在现代,哪个有点钱的人不能弄出酒池肉林来?海天盛筵的堕落奢华,足以让历朝帝王甘拜下风。

    再然后,秘方和技艺的封锁阻碍着知识的传播,少数人因缘际会摸索或得到相关秘方和技艺后敝帚自珍,视为传子孙的吃饭本事,也影响了行业水平的提高和发展。

    古典酿酒业这些特点在玄苍世界也一样,哪怕这里有神奇莫测的超凡力量,存在着用各种珍奇材料酿造出具有神奇效果仙酒的高人,可是,客观规律就是客观规律,当社会整体的生产力水平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各行各业是突破不了时代带来的局限性的。

    也因为这些原因,织州这种本来就贫瘠,又战乱不断的诸侯国,没有自己健全发达的酿酒行业,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枢赤莲没指望卢直能为她制备具有特殊效果的仙酒,只要他能酿造出满足人们使用的普通酒类,就帮上她大忙了。

    这也是卢直所愿,他之所以暗示自己会酿酒,就是打着以“技术人才”身份获得枢赤莲启用,从而找到一份稳定工作的目的。

    现在结果更好,枢赤莲甚至没有强迫他成为织州下属,而是让他以技术入股,织州官方予以支持,成为官私合办新酒坊的负责人,摇身一变,当老板了。

    当然,这一切暂时只是口头上的协议,还得回到织州,慢慢筹备展开。

    什么?你问卢直懂不懂酿酒技术?他当然是……不懂的,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以前在网络上看到的大堆信息里,不乏一些古典酿酒方和酿酒方法的介绍,更重要的是,他在故乡世界进行大扫货的时候,就考虑过到了其他世界,说不定要靠技术吃饭,随身空间里躺着不少技术书籍、百科全书之类的东西,而酿酒作为人类最古老的经典技术之一,是不会缺位的。

    有书本参照还搞不定的话,他可以去找根草绳挂歪脖子树了。

    一番商议,皆大欢喜,枢赤莲意外获得良才,满意离去,卢直找到工作,有了立足之本,也是心中踏实下来。

    至于卢直接受枢赤莲聘请,要为织州行酿酒事的消息传到花狸耳中后,花狸却面色如常,对前来报信的门客说道:“卢直先生本来就是小筑客人,既没有投效,也没有立契,何去何从,都是他的自由,大可不必这么义愤填膺,以后大家都在织州共事,说不得,还有相互依靠的时候呢,再说了……”

    眯眯眼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却没有说下去,只挥挥袖子,让报信的门客退下,四周恢复了安静,他才自言自语:“别看那小子呆头呆脑,对许多平常见识都茫然无知的样子,他终究是其他世界的来客,谁知道他有什么本事能耐在身?能吸引姿雪殿下注意的家伙,可小看不得,况且,将他放在外面,离在远处,才能更安全地观察,何必一定要绑在身边?要是让他蛊惑了姿雪殿下,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啊!”

    得了,对于花狸来说,卢直就是个随时可能拐走姿雪的坏胚子,就这样的心理作用下,他大概是巴不得卢直赶快让枢赤莲给招呼走吧?

    ……

    军营闹酒事件处置之后,营地安定下来,一宿无话。

    次日清晨,众人用过早饭,拔营上路,继续往织州腹地而去,速度极快,但这片被数十年战乱荒芜的土地太大了点,直到临近中午,才到了野狐岭。

    野狐岭是一处山丘,其实是十万大山外围边缘的一块突出部。

    这十万大山乃是耀朝境内横贯南北的巨大山脉,庞然无比,被视为耀朝大地之祖脉,内有荒莽之地无尽,危险生物无数,但也是个天然宝库,卢直在隐心小筑苏醒后,花狸能拿出那些珍品食材,助他调理,便全都是采摘自十万大山。

    而野狐岭作为十万大山突出部,也是物产丰富,林木繁茂之所,一向是附近城镇织州人采集草药、木材、珍石、兽皮等物的好去处。

    只可惜,绵延的战乱摧毁了这一切,当人类聚居的城镇随着战火衰败、破落,野狐岭也不复曾经的热闹,此时看来,只余林海深深,风歌回转。

    “过了这野狐岭,就是镇宁城,那是我织州应对宁国方向的屯兵城寨之一,还不算繁华,可过了镇宁城,入了鸾河境地,那就大大不同了,兄弟,我跟你说,鸾河上那些船娘,一个字,赞,到时候可得好好享受一番。”

    这说话的名叫勾六,卢直成了枢赤莲招募的人才后,他被派了过来,教导卢直骑术,毕竟,卢直虽然能驭使动物,骑术水平却太糟糕,有点让人看不下去,这教导也算是福利吧。

    勾六是织州近卫骑兵一员,也是昨夜挨了二十军棍的倒霉蛋之一,但看他生龙活虎,到现在还记挂着女人的样子,那二十棍看起来猫腻不少。

    卢直也不会揭破,他既然以后要为织州开办新酒坊,和这勾六也算同僚,自然不能揭短:“勾六哥哥见多识广,佩服佩服!”

    勾六很是健谈,一边纠正卢直骑术,一边吹嘘着自己在鸾河上和船娘们颠鸾倒凤的征伐史,有这么个活宝活跃气氛,到也让旅途不那么枯燥。

    只是伴随着踏上野狐岭前往织州的路径,慢慢的,勾六面色严肃起来,也不再吹牛。

    “勾六哥哥,怎么了?”活宝忽然严肃起来,卢直也有些诧异,不对,不止是勾六,原本气氛轻松的队伍,似乎整个儿沉寂下来,连隐心小筑的门客们都在带队人催促下警惕起来。

    勾六脸色有些不好看:“有点不对劲,这林子好像太安静了。”

    卢直一愣,不由笑道:“总不会有人跑到织州境内找麻烦吧?”

    话刚出口,前方派出的探哨斥候已经打马飞奔回来,连声吹响一种仿佛哨子的警示道具,惊起诸多飞鸟,旋即,却被一道寒芒从背心穿入,带起一篷血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