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和平主义者之怒
    伴随夺走斥候性命血花的,是天空中点点寒芒,远方林中也出现影影绰绰的身影,正速度极快地往大队这边冲来。

    这些人应该是想进行伏击的,可惜没有等到织州、隐心小筑大队进入伏击圈就被发现,只好冲出来进行正面作战。

    队伍中隶属织州的军人反应最快,纷纷从军马马鞍侧抽出盾来,这些盾由于是骑兵所用,并不算大,但织州精锐,岂能没有些压箱底的东西?

    伴随权婧一声“保护州牧大人”,骑兵们并没有原地等待,反而向前冲了出去,看着很小的盾牌,却在无形中散发出一股股惊人的能量波动,并最终联结一体,爆发出可怕的能量风暴,空中袭来的箭支像是被暴风吹散的杂草,全然失去了锐利,纷纷往四面八方散落。

    除了少许漏网之鱼落入大队,不知多少的箭雨竟是被一扫而空。

    勾六早已策马来到卢直前方,举盾提防,还帮忙打掉了两只流矢,卢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好像诸位骑兵兄弟一下子连成一体一般。”

    勾六无所谓道:“不过是我等织州骑军的冲锋矢阵,辅以远程防护装备,专克敌方远程箭阵的法门而已。”

    卢直明白到一点,这个异世界的战争模式与自己的认知是完全不同的全新种类。

    就在此时,策马奔腾,结阵冲锋的织州骑兵队已经与来袭之人冲撞到了一起。

    如潮的喊杀声在轰鸣的马蹄声中响起,人体与战马的撞击,武器与武器的冲撞,一切都那么真实,那么逼真,冷兵器时代的杀戮气息扑面而来,卢直觉得自己仿佛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撼。

    举着兵器的袭击者在呼喝,策马奔腾的骑士在忘我咆哮,双方以命换命般浴血搏杀,没有一方放弃,也没有一方退却,那是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枪,你割我同袍脑袋,我捅你心肝脾肺肾的疯狂!

    只是很快,这种乱象就不止是发生在前端了,四面八方的山林中草木晃动,一杆杆书写着来者身份的大旗在竖起。

    “是宁**!”勾六目眦欲裂,怒吼出声。

    卢直震惊:“不是说宁**早前已经撤出周围地区,全都去围攻铁门关了么?”

    野狐岭这边地形险要,镇宁城易守难攻,后方还背靠鸾河,是织州四方最险要的地方,也是织州的南大门,一向不为宁**所喜,早些年在这里碰得头破血流后,早就不做破关之想,每逢大战,也只是派出偏师,牵制织州南部军力罢了。

    此时织州和宁国的主战场在铁门关,那里是织州的东大门,只要破关而入,织州柔软的腹地就完全暴露在宁**视野之中,而围城战往往讲究十则围之,意思是想要完善包围圈,得有十倍的兵力。

    织州也好,宁国也好,到底只是耀朝地方诸侯,而且是实力并不算很强大的那一类,织州动员起来的话,能聚合的最高兵力大约有两万,宁国更富饶强盛,要多一些,大约三万,如果算上其附庸,大概在四万到五万之间。

    这样的兵力比例,显然让宁国在围攻铁门关时不得不全力以赴,别说分兵攻取镇宁城了,就连偏师都不大可能派得出来,可现在,勾六一扫山林中旗号,肝胆欲裂。

    “看旗号,竟是宁国八大将中三将到来,其率领的军力,至少也有三千之众!该死,宁国什么时候抽调了这么庞大的力量,前来了这里?”

    冷兵器战争时期,观看敌军旗号是重要的军事识别手段,宁国八大将是指宁国八名知名度最高的将领,勾六就是看到了三面属于八将成员的旗帜,根据往日所知,推断出敌人兵力的。

    三千人,相较宁**总兵力的确已经不少,何况还是知名将领率领的军队?这个时期,这就是精锐的代名词!

    然而敌人是不会告诉勾六,他们的行动计划到底如何确定的,在老兵愤怒的咆哮声中,宁**已经潮水般从山林里现身并冲锋而来。

    这些敌人看着织州、隐心小筑的队伍,眼神中只有疯狂,无论是衣着鲜艳,身姿挺拔的枢赤莲,又或是坐着软轿的姿雪,再或是一身花哨服饰的花狸,落在这些敌人眼中,都是肥羊,是功勋!

    战斗很快白热化,无论是织州军,还是隐心小筑的门客和黑麾侍卫们,都已经出手接敌,虽然在人数上他们居于绝对劣势,可在精锐程度上,他们绝对在宁**之上,一时间到也打得有声有色,场面颇为胶着。

    可谁都知道,人数差距太大,拖延下去,宁**的优势就太大了,即便此时,他们也已经突破了好几处防御,其中一处,正好是勾六和卢直所在。

    “等一下!我是平民!我是无辜的路过者!你们不应该对我出手!”面对宁**士兵,卢直徒劳地主张着。

    只可惜,战场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听你解释,靠近的宁**士兵当时就将武器往他身上招呼起来。

    “卧槽!你们这帮混蛋!”

    卢直颇有些狼狈地退后,勾六帮他挡住了这几个宁国士兵的攻击,顺口吐槽:“他们等着拿我们的脑袋领赏呢,你还指望他们手下留情?”

    意念一动,随身空间中一柄唐刀已经出现在卢直手中,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特么是和平主义者,不到最后关头,不想放弃和平的希望,可如果希望破灭,我特么就让他们体会到什么是绝望!”

    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他已经挥出手中唐刀。

    现代工艺制成的锋锐刀具面对玄苍世界那些有着神秘力量加成的武器怕是白送,可面对这些凡人精锐手中的武器,却堪称宝刀,尤其是,这些凡人精锐也只是粗通些锻体之术,强壮是强壮,却没有什么超凡力量在身。

    当卢直的唐刀划出一道绚烂轨迹,一片木制的长枪枪杆纷纷被劈断。

    勾六也是精于战阵的老兵了,顺手补了个刀,几名倒霉的宁国士兵顿时扑街。

    而勾六已经看着卢直手中的唐刀眼馋不已:“好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