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川神秀
    来不及为有人死在自己面前的事实作出反应,也没兴趣和勾六探讨手中唐刀的话题,卢直再度劈开一支刺来的长枪,顺便挥刀横扫,脆弱的木杆勉强抵挡了一下,就被金属制成的现代锋锐斩成了两半,长长的刀锋没了阻拦,顺势划过还握着枪杆的主人。

    惨叫声中,卢直从杀人帮凶升级成了杀人者。

    然而,即便是杀了人,他也没有任何不适反应出现——这是在挣命的时候,呕吐、不适什么的,是嫌活着不好么?

    顺手拉了勾六一把,又是三杆长枪从两人身侧刺过,场面上宁**的优势太大了,人也太多了。

    “走!”

    勾六顾不上眼馋卢直的唐刀了,他毕竟是久经战阵的老兵,快速接替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卢直,结果了一名敌军,又踹飞了另一个,再回过头拉着卢直躲过第三人的二次枪刺,就和卢直二人踉踉跄跄往人群中若隐若现的州牧大旗方向逃去。

    在这种乱七八糟的乱局里搅和,那是死路一条,已经成了孤军的两人,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寻找最近的战友,相互支援,另一个是赶紧脱离战局,寻路逃跑。

    后一个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周围被宁**围得重重叠叠,也只有向帅旗靠拢,托庇团队了。

    “胆小鬼,不要跑!”

    “逃跑算什么英雄?你们还是不是带把的?”

    “草拟娘的,怎么跑得这么快?回来和我等决一死战啊!”

    “……”

    各种嘈杂的叫声在身后回响,那是无比不甘的宁**士兵们,谁能想得到,之前还杀得虎虎生风的两人调过头就跑啊?明明再加一把劲,这两头“肥羊”就到手了啊!

    卢直和勾六肯定是不鸟这些家伙的,鬼才和这帮无耻之徒决一死战啊,那么多人,那么多武器,冲上去被扎成刺猬吗?

    两个家伙闷头跑得更快了,一个是百战老兵,一个铸就种火后各项素质大大提高,灵觉敏锐,竟是真被他们冲破了包围圈。

    只可惜两人冲到的并非织州州牧大旗之下,反而发现,眼前出现了许多身着高级铠甲,面色冷肃的家伙,他们身后,是一架被十余条壮汉抬着的软轿,从四周垂下的珠帘纱幔中隐约可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家伙正在其中端着酒碗,悠然斟酌。

    看到两人冲撞驾前,那些衣甲华丽的近卫抽出兵刃,冷漠相视。

    逼格满满,非富即贵。

    “我靠,不是吧!”止住前冲脚步的勾六一脸绝望,原来他和卢直竟是在慌乱中将敌方将旗看成了枢赤莲的帅旗,而这面敌方旗帜华丽夸张,在织州也是赫赫有名:“六菱冰鸢旗!”

    “哦呵呵呵,没想到,两条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居然也知道我的旗帜,看在你们如此有眼色的份上,暂且饶你们狗命,不过李都,这么两个废物都能冲到我的面前,你有什么解释吗?”帐中身影一阵嚣张大笑,却是一名女子,只是她的为人貌似非常高调,有好大喜功之嫌,完全不将卢直和勾六放在眼里的样子。

    卢直和勾六面面相觑,一名衣甲华丽的武士却苦笑着躬身道歉:“属下有罪,请主上责罚。”

    “罚你有什么用?回去后好好操练军队,别再丢人现眼才是真的。”女声用充满慵懒而厌恶的口吻说道:“再发生这样的事,你也就不用继续待在八大将序列了。”

    “是,属下遵命!”那名为李都的武士不着痕迹地瞥了卢直和勾六一眼,眼神不善,很明显,他记恨上这两个让他丢脸的家伙了。

    然而李都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的卢直是什么样的选手。

    “喂!你这么盯着我们干什么?想违背你家主上的命令,对我们出手吗?这是阳奉阴违,藐视你家主上的权威吧?”

    别说李都了,连勾六都不由露出“我不认识他”的尴尬表情来,卢直这厮不要脸皮的时候是真的不要脸啊!

    “咦?你这小兵虽然是敌军,却的确有眼色,我很看好你,要不要到宁国这边来服侍我?”帐中女声闻言,却是很有兴趣地对卢直说道。

    卢直看了看周围持刀佩剑,虎视眈眈的宁国武士,又想了想,自己是穿越者嘛,枢赤莲啊什么的,和自己很铁吗?

    不由吞了口口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在下非常荣幸,只是在下粗鄙,担心不能服侍好宁国大人。”

    女子漫不经心:“这就不用担心了,你过来净过身后,自有熟练内侍教导于你。”

    等一下,净身是什么鬼?是自己所知的那种“净身”吗?

    卢直额头开始冒冷汗了,悄悄问勾六:“净身是什么情况?”

    勾六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瞥了瞥他下半身:“就是给你那儿来上一刀,以免秽乱贵人内廷的意思。”

    卢直脸都绿了,卧槽,还真是太监啊!

    立刻摇头,语气坚定地说道:“感谢宁国大人赏识,然而古人有云,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在下是个很重视契约精神的人,与织州州牧枢赤莲大人签订过雇佣协议的,在协议期满之前,不好侍奉宁国大人,还请赎罪。”

    勾六都无语了,有气无力地给了卢直一个大拇指,对他的表演表示高度赞赏。

    那帐中女子到也不恼,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的确是个妙人,枢赤莲这母猴子到是运气好,也罢,看在你让我笑得愉快的份上,便放过你们了,反正这次前来的目标也不是你们。”

    说完,女子却是身形一展,一缕冰寒若蓝的气息骤然扩散,等卢直等人眯眼看去,却发现,一名绝世佳人已经站在一头仿若冰雕的蓝鸢背上,傲游九天,随即如雷之音滚滚而来。

    “枢赤莲,宁国川神秀在此,出来一见!”

    地面上,卢直则询问勾六:“这川神秀是谁?”

    勾六满面复杂,抬头望天:“宁国国君是她的父亲,可宁国的权柄却全在她的手上,她才是宁国真正的掌控者,我织州最强大的对手,冰鸢长公主,川神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